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出爾反爾誠信一去不返 武進文退管治醜態畢現


過去一周,有幾則政治新聞較為矚目,包括立法會通過修例,引入非本地培訓醫生,廢除之前承諾只限香港居民,親建制醫學界人士慨嘆錯信政府;立法會通過立法,全面禁止電子煙與加熱煙,被商界指為出爾反爾;新任海關關長何珮珊說,反龍蝦走私關乎國家安全,事涉中國對澳洲的貿易限制,觸發外交風波;警方派重兵布防渣打馬拉松,印有「香港加油」字樣的衣服被禁,跑手須更衣才能出賽,但主辦方一周前曾公開表示「香港加油」沒問題。

備受爭議的《2021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於22日在立法會三讀通過,非港人專科醫生未來將可免試在港成為執業醫生。對此,在特首選舉中投票給林鄭月娥的骨科名醫方津生非常失望,自嘲說:「我太天真喇,I am too naive,我信了這個政府。」

立法會周五以39票贊成,三讀通過《2021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僅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投下唯一的反對票。他批評當局無視業界意見,形容這是嚴重打擊專業自主,放棄專業水平和病人福祉。新例生效後,非港人專科醫生將可申請特別註冊在港執業。不論他們是否為香港居民,只要他們在本港四間公營醫療機構工作五年,並持有認可的專科資格,皆可申請特別註冊,然後再於公營醫療機構工作五年,便可申請正式註冊。

政府5月提出要修例引入海外醫生後,一直宣稱引入對象局限於香港永久性居民,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8月底突然提出三項新修訂,包括引入非港人專科醫生。向來是政府諮詢對象的骨科名醫方津生向眾新聞表示,港府突然改口的做法是破壞誠信,「完全不可信賴」。針對陳肇始提出的三項新修訂,方津生直言他完全沒有被諮詢,形容忽然要引入非香港永久性居民,好像是突然來了一個炸彈。他回憶自己從新聞得悉新修訂後,第一反應就是自認很蠢,因為很多同行已勸說政府信不過。

方津生對政府的批評,頗能反映在後國安法年代泛民議員悉數出局後,政府管治的新常態,不但議會不再有真正的反對派,反對票只剩下象徵式的一票,連1985年引入功能團體選舉後的港英立法局也不如,就連殖民地年代港英政府引以為傲的諮詢式民主,即透過眾多諮詢架構吸納專業意見及持份者聲音,也已分崩離析——就連幾十年來為政府出心出力的方津生也被出賣,無法向醫生同業交代,今後專業界別還怎會相信政府醞釀修例時所作的諮詢與承諾?

其實,特區政府完全沒有必要操之過急,即使專科醫生人手短缺,新例只限引入香港永久居民作用不大,也可以稍等數個月,等新例實施成功引入首批港人海外醫生,讓港人看到引入的都是來自海外著名醫學院,質素沒有問題,屆時再修例擴大引入範圍,醫學界和社會大眾便會較容易接受,如今搞一步到位,雖省去再度修例,卻是公然的出爾反爾,政府誠信盡毀,其向外界傳達的政治信息清楚不過,就是政府有議會建制票在手,根本不用聽專業界和持份者的意見,可以獨斷獨行。然而這樣一來,政府幾十年來與各專業界別辛苦起來的互信關係、在政策與立法醞釀階段的坦誠互動,就此付諸東流,實在是失遠大於得!

與方津生情況相似的是民建聯的立法會資深議員黃定光。立法會周四恢復二讀及三讀全禁電子煙的草案,有關草案的法案委員會早於2019年3月已成立,但之後決定停止審議,去年再成立新的法案委員會,由黃定光擔任主席。他周四在立法會發言,交代法案委員會工作後,一時感觸慨嘆,說自己做了立法會議員17年,處理過不少法案委員會,但今次的確「搞到佢十分困擾同遺憾」。

黃定光爆料說,自己被政府「擺上枱」,由他主持的法案委員會前後開過6次會,其間曾與食物及衛生局高層溝通7次,包括局長、副局長及政治助理等,溝通過程被要求將政府的意見,作為他的個人意見向業界溝通,最後特首曾經專門約他傾談有關法案。黃定光說,整個溝通過程令他覺得,一切傾談過後被政府推倒一切,他批評政府出爾反爾,令他非常無奈。

其實,電子煙與加熱煙是一步到位全面禁止,還是分階段禁止,都符合推行反吸煙政策的施政方向,由於電子煙與加熱煙是新興事物,其利弊影響需要時間研究,有說法指有助吸煙人士逐步戒煙,亦有說法指會吸引年輕人染上煙癮,政府可以一方面嚴格限制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一面進行市場調查研究,搜集證據以收緊立法,在傳統香煙並不完全禁售下,一步到位全禁電子煙,做法比歐美國家或內地更激進,其實並無必要。

也許政府看到立法會再也沒有反對派,覺得可以不用理會業界意見,便罔顧立法期間透過建制派議員向業界提的立場,把這些當成法案委員會主席個人意見,索性翻臉不認帳,一步到位全禁電子煙,藉此向外界顯示特區政府如何果斷強勢。其實,這樣做會嚴重破壞政府與立法會之間的合作關係,讓建制議員信譽盡失丟人現眼,不單是建制派議員和所屬政黨的損失,試問今後立法會各政策委員會和法案委員會的主席出去諮詢業界或公眾,還有誰會相信他們的意見代表建制立場?他們若得不到尊重,又怎能作有效的諮詢?

除了出爾反爾誠信盡失,還有另一個因素,讓特區政府的管治大幅倒退,那就是武進文退,讓缺乏管治經驗的武官督導文官施政,結果醜態百出。以新任海關關長何珮珊為例,本來作為首為華人女性關長,她可以得到不少掌聲,可以顯示紀律部隊首長職位並非男士的專利,但她急於向中央表態效忠,把近日海關大力打擊龍蝦走私,說成維護國家安全的重大任務,豈料因此捅出外交風波。

中國自去年開始百計留難澳洲進口商品,報復澳洲在聯合國提出調查中國是否新冠肺炎發源地,一直用的是打擦邊球策略,例如以食品安全檢查為例扣查進口澳洲龍蝦,這樣做是要避免澳洲向世界貿易組織投訴時,世貿有把柄指控中國違規,如今何珮珊將把柄雙手奉上,澳洲當局立即對中國發出外交質疑,也肯定會向世貿提交此一證據,證明中國乃基於政治考慮限制澳洲商品。何佩珊的愚蠢行為,反映紀律部隊首長只是長於執法行動,對較複雜的政策與政治可能一竅不通,任由他們把持朝政,後果可以是災難性的。

再舉一個例子,剛舉行的渣打馬拉松,本來是萬眾期待的城中盛事,因為去年受疫情影響停辦,幾經艱辛才能復辦,主辦方對於運動員會否借機展示政治標語,其實已作了周詳的規範,任何帶有明顯政治性質的標語或口號,都不准帶進賽場,但「香港加油」是用了幾十年的體壇口號,主辦方有合理理由認為,不應該因為反修例期間有一些社運人士曾經使用,替其他社運人士打氣,就廢棄這個口號,令港人無法以「香港加油」這樣正面的信息替運動員打氣,於是在記者會上公開表明,「香港加油」沒有問題,不在禁止之列,這個表態一周前登了新聞,已是眾所周知。儘管如此,到了賽事進行之日,穿上「香港加油」字樣的運動員仍被禁止入場,須更換衣服才能出賽,這種朝令夕改的做法,說明什麼問題?

首先,事情說明政府督導賽事保安的一眾武官,完全不尊重大會的公開取態,覺得可以隨時出爾反爾,臨門用腳推倒重來,並且完全不用向公眾發消息,也不用構思一個合理的解說,讓主辦方可以向新聞界有所交代,總之就是不可以。用這種粗暴的手法來管理城中最大型的體育盛事,令人嘆為觀止。究其原因,可能是警隊出身的政務司司長李家超,以署理特首身分,聯同警務處長蕭澤頤,一起主持開步禮,一眾武官見大Sir在上,害怕「香港加油」四字惹上司不快,顯示杜絕政治口號不夠徹底,所以逼渣馬籌委會出爾反爾,臨時決定禁止「香港加油」在賽場出現,殊不知這樣做,正正會把禁止香港加油變成國際政治新聞,成為今年渣馬的新聞焦點,那些忠字當頭的保安官員,顯然欠缺了管治常識與政治頭腦,讓他們繼續把持朝政,特區的管治會變成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