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從「強烈譴責」到「誠摯呼籲」 朱立倫與國民黨對香港議題的發文,透露了什麼訊息?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回鍋擔任黨主席後,先在罷免案後拋出「開口就反對抗中保台的民代必遭罷免」,國民黨昨(27)又針對香港時事議題發聲,內容提醒北京當局與港府,應該尊重香港市民紀念六四事件的傳統與合法權利,同時也「誠摯呼籲」北京當局在基本法框架下,維持「兩制」承諾;相較於今年初,朱立倫發文對於香港警方逮捕53名民主派人士,用「強烈譴責」的字眼,態度明顯有別。台灣學者對此'解讀,國民黨年輕選票流失嚴重,在兩岸議題上,必須「切割操作」,才有機會贏回年輕人選票及大選,進一步與北京對話。

朱立倫今在國民黨中常會表示,昨天公布的民調對國民黨是個警訊,也是他就任之初碰到的問題。國民黨提供

朱立倫9月25日以45.78%得票率,成為國民黨首位得票率未過半的黨主席,他的兩岸政策主張「求同尊異」,在黨主席選舉時,面臨高舉統派大旗的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強力挑戰;最後朱雖當選,但從其選後言行來看,中央研究院台史所副研究員吳叡人便質疑,「朱贏了張亞中,卻遭張亞中路線綁票」。

事實上,最近國民黨的士氣雖在陳柏惟罷免案看似有所提升,但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昨天公布的民調顯示,國民黨的支持度不升反降,在20歲以上台灣人中,只有16.2%支持國民黨,比上月下滑3.1%。

國民黨支持度下滑的原因,與國民黨面臨台北市長柯文哲領軍的民眾黨聲勢竄起有關;根據民調,民眾黨以17.6%支持度,首度超車國民黨,成為台灣第二大政黨。

從年齡層來看,國民黨在每一個年齡層支持者都和民進黨有明顯差距,且越年輕差距越大,尤其在25至54歲這個青壯群體;此外,民眾黨也在此年齡層領先國民黨。

調查顯示,民進黨仍為台灣第一大黨,但支持度從上月的30.1%下滑至27.1%;剛遭罷免的陳柏惟所屬政黨台灣基進則從2.4%遽升至4.3%,是創黨以來最高紀錄。

針對民調結果,朱立倫今天在出席國民黨中常會前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昨天的民調對國民黨是個警訊,也是他就任之初碰到的問題,任何民調都是鞭策努力的力量。他也呼籲柯文哲,針對公投過關一起努力。

朱立倫勝選黨主席後,主張與民進黨最大不同,就是反對台獨,並且立即與中共有「對話」;但從朱勝選後來看,這個「對話」,目前仍停留在他當選黨主席隔天,接獲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賀電,目前尚未看到有其他形式的公開對話。

蔡英文今年初曾提到願意與中共展開有意義的對話。民進黨提供

不過,這對朱及國民黨來說,已遠勝蔡英文今年初稱「要和中共展開有意義的對話」,以及陸委會主委邱太三今年上任時曾說的「期待兩岸春暖花開」。

國民黨在後有民眾黨直追、前又必須趕緊推倒民進黨的壓力之下,如何透過兩岸政策贏得台灣最多民意支持?成了當務之急,也因此,操作議題的空間也較以前來得「靈活」,學者認為,「切割操作」就是其中之一。

●朱立倫選後主動提及「抗中保台」議題 反批民進黨及對手操作意識形態

朱立倫上任後的第一場勝仗,就是台中市第二選區立委、「台灣基進」陳柏惟罷免案;他多次親征台中選區,親上火線回擊陳柏惟為「3毒立委」、「3零立委」,即使不少人將國民黨鎖定陳柏惟罷免的理由之一,拉到與台灣基進主張台獨、以及支持「抗中保台」有關,但朱立倫極力避免將罷免案定調在陳柏惟「個人」爭議言行上,就是避免遭模糊焦點。

但沒想到,朱立倫在23日晚間罷免案一通過後,卻主動丟出「反對抗中保台」議題,他在臉書發文稱,「不能讓傲慢的立委,憑著抗中保台的口號勝選」;他並批評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蘇貞昌及民進黨將這場罷免案操作成「抗中保台」的口號式選戰,「可以不要再如此了吧!」

台北市無黨籍立委林昶佐接連發文與朱立倫交鋒。取自林昶佐Facebook

其實,早在朱23日晚間發文之前,無黨籍立委林昶佐就發文批評朱立倫,「成為被國際認證的中國滲透勢力,讓台灣社會有更大的裂縫被中國介入,符合最大在野黨應有的價值立場與利益嗎?」

朱立倫25日被媒體問及林昶佐的批評時,即加以強力反擊稱,每個民代都要面對民意,關鍵在於平常有沒有關心民眾及選民服務,「不要一開口就要搞抗中保台、意識形態,這樣的立委、民代一定會被罷免掉」。

林昶佐隨後也發文表示,不解為何討論到中國滲透的問題,就要被威脅「一定要罷免?」他認為,朱立倫的說法,不就剛好符合中國的利益,也符合了美國前國務卿萊斯對國民黨的不理性政治動作解讀?」

正當外界正從朱立倫回覆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黨主席賀函首次提到「民進黨反對台獨」,進而解讀他的兩岸態度時,他在罷免案後又馬上主動丟出「反對抗中保台」來回擊對手,不免又讓人有所聯想。

朱立倫如何走出一條讓選民支持的兩岸康莊大道,是國民黨當前政策重點之一,到底應該如何做?大家都在看朱立倫如何透過具體行動,實現「求同尊異」的兩岸主張。

國民黨在Facebook發文聲援香港民主自由。取自國民黨Facebook

●朱立倫勝選黨主席後,透過國民黨首度發文聲援香港自由

國民黨昨晚在臉書以「捍衛民主法治,聲援香港自由」發帖,內容先提到鄒幸彤,說她昨天出庭為「涉煽惑他人參與六四集會案」自我辯護,並引鄒說法指出「當日只是呼籲繼續用行動悼念六四」。

該帖內容稱,提醒北京當局與港府,基於對「民主」、「人權」、「法治」的追求,北京當局與港府,應尊重香港市民紀念六四事件的傳統與合法權利,不宜以疫情為由,沒收香港市民的集會自由,更不宜無限上綱國安法,查禁香港社會長期以來悼念六四的市民活動與言論。

國民黨表示,當習近平紀念孫中山的革命事業時,要提醒北京當局,辛亥革命不只是推翻專制的清朝政府,更象徵兩岸人民在那個時代對民主、自由與人權的共同追求與奮鬥,「如今以峻法限制香港市民的自由權利,絕對是嚴重悖離國父  孫中山先生所主張的民主、民權等共和理念」。

國民黨細數,從民主派人士遭到取消資格(DQ)、民主運動領袖遭到清算,到近日鄒幸彤案、雙十國慶禁用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搜索及壓迫關閉《蘋果日報》、香港中大學生會被迫解散等一系列打壓民主人權的事件,「我們看到原本崇尚法治、號稱『東方之珠』的香港,其人權與自由竟一點一滴地被剝奪。

國民黨發帖稱,力挺香港市民擁有基本言論自由,「誠摯呼籲」北京當局,應以更大的寬容面對異議聲音,尊重香港人紀念六四事件、為社會公義發聲的傳統,也應當在基本法框架下,維持「兩制」給予香港市民活動空間與權利的承諾。

該帖最後稱,任意擴大國家安全法令,只會造成港台公民社會的疑懼與動盪,唯有包容,方能打動台灣民眾兩岸交流的意願與熱誠。

與昨天發文的態度相比,朱立倫最近一次針對香港局勢發言,是在今年6月4日,當時他提到,30多年來,中國大陸在經濟上飛速成長,但在民主、人權及法治卻不進反退。他說,「近年來,東方之珠愈發黯淡,香港民主普選遭剝奪、為自由發聲的運動領袖與媒體老闆遭抓捕下獄,很多港人只好『用腳投票』,離開自己生長的地方追求民主自由。

更早一次發帖是在今年1月,當時朱立倫說,自2014年9月29日以來,已第14度對香港事件發聲,「民主自由,法治人權」是我們一貫的堅持。當時他用「強力譴責」的字眼,表達香港警方以涉嫌違反港版國安法、大舉逮捕53名民主派人士的不滿。

從今年初發帖的用字「強力譴責」,到昨天的「提醒」、「誠摯呼籲」,朱立倫與國民黨在香港議題上的態度,在回鍋擔任黨主席後,顯然有明顯轉變。

●學者解讀:朱立倫與國民黨切割操作,先求贏得年輕選票

朱立倫一方面高舉「反對抗中保台」大旗,一方面又透過國民黨發帖聲援香港民主,兩者之間立場是否有所衝突?當年朱以會計學教授身分投入政壇,後來被戲稱為政壇「精算大師」,如此作法背後的意涵究竟為何?

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林子立接受眾新聞訪問時說,若民調數字沒有刻意操作,從最新結果來看,國民黨已被民眾黨超車,特別是在年輕族群,不只遠輸給民進黨,同樣也慘輸民眾黨,所以,國民黨必須想辦法趕緊找回年輕選票。

事實上,年輕人不喜歡國民黨早已不是新聞,這個議題在國民黨主席舉行辯論會時,也成為4位參選人交鋒的重點議題之一,可見其問題嚴重程度。

林子立說,台灣年輕選民普遍支持香港民主運動,所以從朱立倫的行為來看,他一方面雖拋出「反動抗中保台」主張,另一方面又要支持香港民主,是「切割操作行為」,短期來看,就是希望挽回年輕選民的選票。

但支持香港民主,是否可能得罪北京當局,反而失去與中共高層對話的機會?林子立認為,國民黨面臨民眾黨強大壓力,所以必須趕緊透過選舉贏得民意支持,包括三個月後的台中市第二選區立委補選,以及12月將舉行的四項公投,才有機會在明年的縣市長及議員選舉贏得勝果,並在後年的大選中獲得勝利,「若國民黨沒有能力贏得選舉,北京也不會跟你談」。

●中共「促統」成為進行式,朱立倫急尋與對岸對話的發言空間

政大東亞所教授寇健文接受眾新聞訪問時也表示,中共態度「促統」已從原本口頭說法,轉變為行動,也就是「進行式」;過去中共與國民黨合作的主要立場是雙方「反獨」,現在在「促統」為前提下,與國民黨的合作空間也變小了,所以,朱立倫如何再重新找回他與對岸互動最起碼的「發言」空間,也值得進一步觀察。

寇健文認為,朱立倫聲稱民進黨不要將「抗中保台」作為選戰操弄的工具,是針對《習近平告台灣同胞書》以來,普遍被稱為「亡國感」的操作而來,但這也是國民黨必須面對的問題,若民眾普遍接受,也代表國民黨必須有所調整,所以,必須長期來看,而不是只看朱立倫或國民黨幾次的發言或行為而定。

他說,若再多幾次選舉下來,國民黨還是無法調整到多數選民願意接受的地位,中共在尋找主要合作對象時,可能就會從台灣內部找其他可以合作的對象,「這是現實問題,若你都無法贏得選戰,為何要理你?」

不過,寇建文也認為,這不是朱立倫或國民黨自己能決定是否要大幅改變兩岸政策,因為除了國民黨內選民意向,還涉及美中關係、美台及三方角力關係,加上台灣民眾目前對中共的態度顯然並不友善,朱立倫找到可以操作的空間確實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