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迷你倉死因研訊】與死者在火場失散 消防隊長憶昏迷邊緣爬出求救 遺孀聞狀抽泣


【研訊第35天】

2016年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第一座大火導致兩名消防員殉職,死因研訊今開展死者許志傑的案情。高級消防隊長憶述,火場非常惡劣,當日他偕許及兩名下屬入場爆門及滅火,消防喉突然無法射水。與此同時,他發現許的氧氣樽含量甚低,遂嘗試用對講機找人接更,但沒有回應。其後他與三人失散,不斷用對講機大叫「觀塘泵車」,但不獲回應。最終他在筋疲力竭並接近昏迷的狀態下,用盡全力爬出火場求救。許的遺孀聽到亡夫的殉職經過時,不禁抽泣。

許志傑遺孀吳安兒(左)及胞姊(右)

消防隊長本駐守另一消防局 派去觀塘「頂更」

時昌迷你倉於2016年6月21日起火,許志傑於第三天入火場,其時火警已升為四級火。2013年入職的高級防隊長邱曉生供稱,2016年6月23日他作為順利消防局的見習消防隊長,被調去觀塘消防局「頂更」擔任觀塘泵車主管,隊員包括消防員許志傑、袁耀強及徐建文。

中午時分,控制中心調派他們去寶琳消防局,頂替該局已出動的兩架可出水消防車。下午4時46分,控制中心再指示邱帶隊去淘大火警現場工作,高級消防區長盧錦榮指示他們帶喉入火場爆破儲物倉門及滅火。準備期間隊員在梯間休息及進食,邱沒留意許有否吃。

入火場前確認呼吸器、對講機等裝備沒問題

入火場前,邱和隊員分別檢查裝備,確保自己的對講機運作良好、電量充足,呼吸器運作正常,氧氣樽存量充足。四人亦將寫有姓名與氧氣樽存量的個人牌,交給火場入口指揮官。至於用作啟動「衛士」個人監察系統的個人識別牌,邱不肯定三名隊員均有交給入口指揮官,但他認為「應該有」。

傍晚6時42分,邱偕三人沿1號梯準備進入三樓火場前,從旺角消防局泵車隊員手中接過一條注滿水的消防喉,許持喉筆入火場,袁則持一枝鐵筆;他們進入火場的次序為許、袁、徐、邱。

邱憶述,火場能見度不足一米,溫度非常高,地上佈滿廢水及雜物。他們推進5至6米後,收到無線電通知火場內有一把萬能斧,徐取斧回來後,一行四人繼續前進。邱查問隊員的身體狀況及會否太熱,三人稱「OK」。

死者氧氣樽含量降至低位   隊長欲尋人「接更」但沒回音

徐嘗試爆開倉門但失敗,許接手後先後爆開兩道倉門,徐則向倉內射水。邱憶述,兩個倉內均沒有明火,只見灰燼及雜物,熱力不斷湧出,另因射水而產生大量水蒸氣。

然而,射水消防喉突然失去水壓致無法射水,邱遂指示隊員後退至一個位置休息,並詢問各人的氧氣樽存量。許表示氧氣存量只剩下110巴,是四人中最低。

邱隨即兩度嘗試用對講機呼叫入口指揮站,打算安排人手接更,但對方沒回應。

隊長:向其他隊伍交代工作後 轉頭已不見自己隊員

未幾,邱在火場內看到其他隊的消防員,事後得知他們來自青山灣消防局。他當時認為對方是來接更,故交代工作進度,惟因現場能見度極低,遂略為靠近對方。

十多秒後,邱交代完畢轉身向三名隊員大叫:「觀塘泵車走喇!」但沒人回應,三人不知所終。

他憶述,現場環境非常黑暗及高溫,他向前行了幾步,並數度大叫「觀塘泵車」、「觀塘泵主管」及「觀塘泵隊員」,但沒人回應。當時地上積水非常高溫,他感到非常疲倦,思識開始模糊,遂沿喉折返,繼續大叫「觀塘泵隊員」,但仍然沒人回應。

瀕臨昏迷下爬向光源求救 一隊員沒跟上

其後,邱感到有兩名隊員接近他,但不知兩人是誰。他因感到體力不支及意識模糊,遂走向1號樓梯出口方向。由於意識到仍有一名隊員沒跟上,故撤離期間仍然堅持大叫「觀塘泵車」。

邱回憶,他撤至出口附近時已接近昏迷,無力步行,只能花盡全力向光源方向爬行,最終在出口見到一名高級長官,告知對方仍有一人在火場。

這次是邱首度進入涉事火場,他指理論上三名隊員的上一個工作天是6月20日,沒有在起火首兩天當值。

經常去不同消防局「頂更」 事前不認識死者

他又指,當時四人約在火場內逗留了15分鐘,但他不知確實時間;進入火場前,許並沒表示身體不適,他也沒察覺到許有任何異樣。身處火場時,邱沒聽到有人要求他們撤退,亦沒印象入口指揮官曾透過對講機報告各人的氧氣樽含量。

邱表示,他在順利消防局擔任見習消防隊長期間,經常要去其他消防局「頂更」。順利及觀塘消防局屬不同消防分區,他去觀塘「頂更」的次數不多,事前不認識案發當日帶領的三名隊員。

案件編號:CCDI333-33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