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CitizenNews
眾聞

一國兩制20年 陳方安生:現在你看到哪個官員在守住?


 

1997這4個數字,是香港人的身分識別。
每一個香港人,對1997都有一份濃濃的感覺;
每一個香港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1997故事。 

有一些香港人,1997,
是他人生的轉捩點,
成長路上一個不能忘記的密碼,
是喜也好,是悲也好,
已是20年的光景。

從獅子山上看着看着,
燈光中一個又一個的香港故事,
交織出一道1997至2017的香港風景線。

這20年間,
維多利亞港上空多了一抹紅霞,
彌敦道的繁華多了一陣吵鬧,
夏愨道被賦予了一種全新意義,
銅鑼灣卻多了一陣惶恐。

維園的普選冀盼年復年,
深水埗老百姓望穿秋水,
旺角街頭的年輕男女,在令人眼花的霓虹燈之間,
開始探索2047。

回望1997,
十年人事幾番新,
廿年,翻了幾番,
回頭已是百年身。

陳方安生由末代布政司,走到首任政務司,離開政府再加入立法會,她一直看著香港20年變化。何君健攝

陳方安生20年前身穿一襲紅衣,站在會展看著一旗降、一旗升, 有誰知道當時她心情多忐忑。由布政司過渡為政務司, 最後因高官問責制而離開政府,再參選立法會,20年間, 她一直將香港的變化看在眼內。

她說回歸後四年,一國兩制的確成功:「當時還是新華社姜恩柱, 你從來無聽過姜恩柱會出來指指點點,干預香港內部, 他立下一個非常好的榜樣。」偶爾翻起風波, 例如有政協批評港台用公帑鬧政府,但最終都仍能堅持一國兩制、 港人治港。

不過,之後卻愈來愈變味:「近幾年特別是CY做了行政長官, 你根本縱容他,鼓勵中聯辦干預, 所以現在你甚麼都看到他在指指點點!」或許正是源於出身政府, 陳太說這句話的時候,嗓音鏗鏘之餘帶點火氣。

一國兩制已經實施20年,陳方安生不無痛心地說, 再看不見有官員為香港守著那條底線。

陳方安生辦公室中,放著多年前和前港督彭定康的合照和基本法。何君健攝

火氣十足
與美國總領事隔空開火

陳方安生今年77歲,但這個「香港鐵娘子」至今依然幹勁十足。 訪問安排在陳太辦公室的會議室,她一踏進狹窄的房間, 就直接走到安排好的位置,精準而快捷, 一邊聲線響亮地向記者打招呼,不經意地流露出一絲前高官的氣勢。

記者想先問問近況打破隔閡,豈料第一個話題已火氣四冒,「 他說一國兩制很好,we should be building on it, instead of questioning it, which is NONSENSE. 」她說的是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Kurt Tong),近日接受《南華早報》訪問, 提到一國兩制取得成功,港人不應該質疑。

「How can he say what he said?(他怎麼可以這樣講?)」陳方安生看不過眼, 因為他的說法和港人感受有極大落差,所以她早前主動發聲明, 要求唐偉康對華盛頓作平衡評價。最後美國領事館打電話向她說, 唐回港後想和她碰個面,好好聊一下。

「你可以說economically一國兩制很成功, 但你要問economic basis是甚麼,如果沒有法治、人權自由,不是對外開放, 香港有這樣的活力嗎?我覺得你要說這些。」

陳方安生(右)與董建華(左)曾有不和傳聞。美聯社圖片

一人之下,深感回歸變化

陳方安生在回歸前是布政司,以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身分, 順利過渡成為政務司司長,她是最有資格談回歸的人之一。「 我記得我站在中間,特別見到一個旗降落,一個旗升上, 我記得當時軍樂隊奏起國歌,心情當然有點起伏。」

「當時我們作為公務員,尤其知道在左翼分子眼中, 我們是港英餘孽,所以不多不少,都不太知道究竟回歸後, 雖然有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但我們都不知道新宗主國, 究竟會如何對待我們。」1997年7月1日會議展覽中心, 她身穿一身紅衣站在舞台中央,但原來背後也是忐忑。

她首先要面對的,就是董建華和彭定康的不同。「 以前彭定康個個都是,我記得我入行的時候,幾個老闆都和我說: Anson,我不要你同意我,我要你分析一下,你不同意, 你告訴我為甚麼,如果你能夠遊説我改變意思,我接受。」她說, 彭定康信任她的話,就會放手讓她處理。

「董先生不是說聽完你意見就立刻否決,但會幾個月來來往往, 下次再聊,去了某個地步,我會和董先生說, 對不起你一定要做某個決定。」

陳太說二人並非合作不了,但總有很多瑣碎事情都有不同意見, 例如當年鍾庭耀事件。當年傳媒披露董建華高級特別助理路祥安,透過港大高層,要求鍾庭耀停止進行特首民望調查, 陳太一開始曾表示政府不會干預學術自由,但後來突然轉口風, 稱希望事件告一段落。

事隔十多年,陳太說:「鍾庭耀事件本來應該can be much better handled,不過如果你有些事情不告訴我, 我都很難幫你去mount a defence。」但記者追問之下,她並未繼續說下去。 

陳方安生(左)1998年以政務司司長身份上京時,獲時任外交部部長錢其琛(右)接見。美聯社圖片

回歸後力守一國兩制底線

陳方安生很長一段時間,都是政府最高民望的官員,被外媒稱為「 香港良心」,原因是她敢說話。「 你記不記得回歸後有一次關於香港電台的,他(前全國政協徐四民) 就在罵Radio Hong Kong,說你們是由政府出薪水,為何你回過頭鬧我們。」 

陳太說的是1998年,全國政協徐四民曾批評港台節目《 頭條新聞》陰陽怪氣,收公帑卻大罵政府。「當時董先生不在香港, 我是署任行政長官,我覺得:『哇!你這樣侵犯港台編輯自主, 你這是違反一國兩制,所以我要出來説話。』 」所以她當時表態說, 對徐四民言論感到遺憾和不恰當。

我覺得你任何時候都要守緊那條底線,一方面我們要守緊, 中央都要守緊。

「宗主國答應的,有新聞自由,所以我出來説話都沒有人鬧我。 起碼他們同意,我們承諾的,我無要求一些你無承諾過的, 我只不過守住你說過的底線。」這種遇事直言的性格, 植根於數十年公務員的習慣。

她深信,當時中國有誠意落實一國兩制:「當時還是新華社姜恩柱, 你從來無聽過姜恩柱會出來指指點點,干預香港內部, 他立下一個非常好的榜樣。」

陳方安生(右)曾在2007年參選立法會,擊敗對手葉劉淑儀成為議員。美聯社圖片

從政務司到60把聲之一

為香港堅持了四年,陳方安生最終於2001年, 因不同意董建華提出的高官問責制而提早退休。 有人批評她放棄了良心,不為香港繼續堅持下去,她說:「無辦法『 啃』,我會非常不高興,而且我會覺得昧著良心做事,對不起。」 陳太強調中央無要求她辭職,反而知道中央對自己提早離開感到不高興。

直至16年後的今天,陳太的不滿沒有絲毫減退, 反而讓她更看清問責背後的不足。「你們分明看到, 自從2002年落實高官問責制,有無培育啲咩政治領袖人才?」

她退休後數年保持半低調,偶爾評論時政, 直至2007年突然參選立法會議員,與葉劉淑儀一爭補選的席位。 「我2007年出來選之前,我都和中央某程度上有溝通, 他們想遊説我不要出來run,我無聽,自此以後他們就cut off所有和我的communication。」亦是從那時起, 她成了左派傳媒口中的「民主阿婆」。

短短幾個月的立法會議員生涯,她說很值得, 但卻感到未能改變社會。「因為我坐在立法會, 很勤力由朝到晚都在開會,參加很多panel, 但政府官員來這裡,你提出甚麼都說這個不可行,那個不可行, 我自己做了政府官員幾十年,我當然更清楚哪些可行,哪些不可行。 你當然會覺得放這麼多功夫,成效絕對不彰。」

「當時你只是60把聲其中之一,反而自己出來,脫離立法會, 我把聲仲大啲。」所以她後來成立智庫,為政改提意見。

陳方安生說近年中聯辦干預香港愈來愈嚴重。何君健攝

陳方安生:現在你看到哪個官員在守住(一國兩制)?

從政府走到議會,再到民間自辦組織, 陳方安生看著香港20年間的變化。「管治質素越來越下降, 你現在找人不是因為他們有才幹,在社會有地位聲望, 而是一個範疇就是忠心,一定要找自己人,姑勿論有無才幹, 姑勿論市民如何看他。」

陳方安生不點名批評:「這邊輸了立法會選舉, 那邊政府委任他做主要官員,這個對大眾市民是甚麼訊息? 即是告訴你們,我無需要顧慮你們怎麼想。」 她說過往政府十分重視市民觀感,但如今情況已經不再。

不僅是官員質素,還有香港對一國兩制的堅持, 特別是在剛過去的特首選舉。「現在你看到哪個官員在守住? 中聯辦這麼粗暴干預(特首選舉),還覺得引以為榮。」

近幾年特別是CY做了行政長官,你根本縱容他, 鼓勵中聯辦干預,所以現在你甚麼都看到他在指指點點!

「因為有頭有面的商界人士,個個低下頭,因為既得利益, 不光是這樣,有時甚至到了中央,還說他們喜歡的説話。」

「普羅大眾市民就越來越覺得無奈,很多時候都跟我說,『 陳太我有甚麼用,我都是一把聲。』但一把可以變成一千把、 一萬把,如果你繼續沉默,只說這些不可以接受, 我們就會繼續被人踩多幾下。如果這樣,無需要等到2047, 已經變成一國一制。」

她引述彭定康離任前最後一份施政報告說, 不擔心中央破壞一國兩制,但會在港人手中摧毀,鐵娘子一錘定音: 「He is absolutely right.(他說得完全正確。)」

陳方安生回望過去20年,她認為自己依然會走上同一條路。何君健攝

陳方安生:過去20年令人覺得很沮喪

陳方安生毫不諱言,對香港過去20年感到沮喪, 更能體會年輕人的無奈、憤怒和失落。「中央整天說, 為何回歸20年,民心未回歸,特別年輕人?我心想, 愛國情操不能強求,是發自内心,如何令年輕人的心回歸祖國, 你要透過你的言行,但你每處都收緊一國兩制, 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剝奪我們核心價值。還有很實際的, 例如年輕人到深圳,上FB、Twitter都不行, 你如何説服他們接受這個社會,香港不是這樣的社會。」不過, 她重申自己不支持港獨,只希望一國兩制能回到正軌,「 你永遠都有個希望,領導人能回心轉意。」

未來五年,她寄望林鄭月娥能盡量為港人爭取利益。陳太不知道林鄭有多少空間可以爭取,「但她可以肯定,如果她站在香港人那邊,我們一定會支持她。」陳太說,寧願希望林鄭成功,都不要希望她失敗。

「你可以問我,今年我77歲,如果我回望我整個career, 1962年加入政府,2001年退出,2007年選立法會, 然後成立幾個智庫,你問我,if i can do it all over again,我會否走另一條路, 我覺得大致上我都會做同樣的事情。」

「我在這裡讀小學、讀中學、讀大學,然後加入政府工作, 我覺得對我本人而言,我是非常高興在這個開放容忍、 百花齊放的社會成長工作。特別加入政府的40年很有滿足感, 當然都有很多挑戰,能夠參與見證這個歷史性回歸, 對我來説是一生榮幸。」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