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迷你倉死因研訊】死者與消防隊長等三人失散 拍檔:有隊員不適提議撤退,以為隊長知情並同意


【研訊第37天】

2016年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大火導致兩名消防員殉職,死因庭今續研訊關於死者消防隊目許志傑的案情。見習消防隊長早前供稱,當日他帶領死者等三名下屬入火場爆破,其間沒人表示不適,當他向另一隊交代「接更」工作後,轉頭便不見三人。惟其隊員袁耀强今供稱,火場工作期間曾有隊員表示「好熱好辛苦」,各人有共識後便開始撤退,惟途中他因體力不支及知覺模糊,已不知其他人身在何方。袁指,從沒聽到有其他隊來「接更」或有人大叫「觀塘泵車走」。

【迷你倉死因研訊】結集

消防員袁耀強(白衣)

隊員表示「好熱好辛苦,想抖一陣」

時昌迷你倉於2016年6月21日起火,死者許志傑於第三天、即6月23日入火場,其時已升為四級火警。消防員袁耀強供稱,當日時任見習消防隊長邱曉生擔任觀塘消防局泵車主管,帶領他、死者許志傑及隊員徐建文到場增援。

進入火場前,袁與隊員先檢查裝備及呼吸器,並向入口指揮官交出個人牌及用作啟動「衛士」個人監察系統的識別牌。其間死者沒表示裝備或氧氣存量有問題,亦沒表示身體不適。

傍晚6時45分,四人開始進入火場,推進期間溫度不斷升高,視野不足一米。他們合力爆開了兩個儲物倉門後,火場溫度愈來愈高,其體力開始下降。他們蹲著休息時,徐建文表示「好熱好辛苦,想抖一陣」,要求交換位置。

不知誰提議撤退  沒向隊長確認是否一起撤退

其後溫度愈升愈高,有隊員表示需要開始撤退,全部人同意後,便隨即半蹲地沿喉撤退,途中有一塊鐵板阻路,他與一人嘗試推開,但不成功,於是偕隊員轉身朝另一方向走,惟途中又遇到鐵板阻路。他當時感到疲倦及意識迷糊,並感到暈,不知其他人身在何處,只意識到要找出路,最終成功逃離火場。他不知起初是誰提議撤退,也不知後來誰與他合力推鐵板。

他沒聽過有人說「觀塘泵撤退」;而他與隊員撤退前,並沒向邱查問清楚是否可離開,故邱可能沒有一同撤退。

對講機錄音顯示有不知名男聲表示「我哋出緊返嚟」

此外,庭上播放多段對講機錄音,顯示觀塘消防局泵車主管、時任見習消防隊長邱曉生與隊員失散後,曾多次呼叫隊員,但沒人回應。根據錄音,邱與隊員失聯後5分鐘,青山灣同袍便表示在火場找到昏迷的許;再隔3分鐘後,才有人呼叫「mayday」啟動緊急救援程序。有一把不知名男聲表示「聯絡到(觀塘泵隊員)」及「我哋出緊返嚟」。

邱昨表示,當日從沒人提及火場內或有無法接收對講機的「死位」;雖然錄音顯示入口指揮官曾提醒「工作時間仲有10分鐘」,但他沒印象聽過。

與隊員失散後沒立即求助   隊長:諗唔到咁多嘢

許志傑家屬的代表大狀譚俊傑關注邱沒有及早下令撤退及求救。

◉問:消防喉沒水壓後,為何不立即撤退?
邱:我當時認為三名隊員的身體狀況仍然「OK」,雖然知道徐建文曾表示溫度高,遂與袁耀強交換位置,但不認為徐體力不支,因他沒明確表示「頂唔順」。

◉問:為何得知許的氣樽含量偏低後,仍要等其他隊接更?
邱:不是「等」,只是先向入口指揮官了解「交更」安排,而且當時不認為需要緊急撤退。

◉問:「接更」後不見隊員時,為何不向青山灣同袍求助?
邱:起初不認為與隊員失散,故打算自行「行前兩步」找人。

◉問:理應可沿喉身找到持喉筆的隊員,為何不這樣做?
邱:這是可行方法,但「我冇作出呢一步」。

◉譚:確認隊員失蹤後,為何仍不向青山灣同袍求助?
邱:「太心急嘅時候,我諗我諗唔到咁多嘢」,而且當確認隊員失蹤後,青山灣同袍已經離開。

◉譚:為何與隊員失散3分鐘後,才通知入口指揮官?
邱:當時精神狀態不好,「我都確實答你唔到」。

大狀指「交更」後自行離開   隊長:我記憶唔係咁

譚大狀指出,邱向青山灣同袍交代「接更」工作後,便直接轉身自行離開,並沒特別留意三人有否尾隨你離開,也沒「行前幾步」尋找三名隊員。邱不同意,稱「我記憶中唔係咁樣」。

譚續指出,當消防喉水壓不足,各人要蹲下休息期間,已有隊員表示需要撤退。邱不同意,稱「當時我聽唔到」。

案件編號:CCDI333-33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