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K11 Art Foundation及倫敦皇家藝術研究院常駐藝術家|張健君——眾生中的「人跡」


今年去了兩個K11 Art Foundation 的展覽;上星期則是第一次到位於鰂魚涌的展覽空間。樓底比K11 Musea 更高,空間感大很多,對於展覽感受是更舒適,有更大更多空間展出大型作品和設計場地,更適合展出當代(contemporary)作品。
 
當日參觀的是K11 Art Foundation及倫敦皇家藝術研究院(Royal Academy of Arts)合辦、「藝術家駐留項目」第四位常駐藝術家,張健君的「人跡Human Traces」。
 
張健君,1955年生於上海,現於上海與紐約兩地生活及工作。1978年自上海戲劇學院美術系畢業,1986年成為上海美術館藝術研究部主任,1987年任上海美術館助理館長,1989年移居美國。

香港是展覽「人跡Human Traces」的亞洲最終站。2019年張健君先在倫敦就地取材,以「人」為主題,創作綜合媒介裝置作品。整個展覽空間,都是同一作品,即每一張水墨畫和每一件雕塑,全部,是一個整體。

如果對西方藝術或藝術史有認識,應該會知道炭筆charcoal 是其中一種早期和普遍就使用的創作媒介(medium),最早被記錄的是在1390年由意大利畫家Cennini所著的書籍Libro dell’arte ;是一種很基本的西方藝術材料,直至今天也仍然被使用。中國畫最基本的自然就是水墨(ink)。張健君的眾多如草稿或素描(sketch)般的作品,在不同紙質上,有時會誤認水墨成炭筆,也有兩者同時使用的作品。
 
這個處理很有趣,也很明顯的在表達中西文化之間的互動。在當代藝術中,現代水墨很多時候要做到「當代」或「現代」,很明顯的都有很重的西方藝術影子,當然藝術史art history 作為一個學派也是強烈的被西方定型或定義了。在整個展覽廳中,展示方式也很像歐洲的美術館,或以前的workshop。(如果想了解多一點,可以去看一看RA 的歷史,不難在影片輯錄的部分畫作中看到相類近的場境。)中間又當然的混入了東方的元素,如貌似佛教頭像的雕塑。如何理解也有很多可能,是藝術家對自我身份的反思,是中國藝術家進入西方市場的聰明手法,是簡單的直接的受西方文化影響,是使用當代不限國籍的大家都了解的表達語言,也是持續地在探究人類文明一直想知道答案的問題:我是誰?
 
張健君是中國早期的抽象(abstract)藝術家,作品涉及很多未有確實答案的抽象概念,包括「時間」和「人」,這次「人跡」也涉及這些題目。其實這些創作題目也不是新的事情,長久以來一直是哲學家和藝術家探討的「問題」。展覽其中一部分展出了80年代的早期作品,書畫布上也使用了石頭,讓我聯想到韓國藝術家Lee Ufan(b.1936)的大型site-specific 裝置。將石頭跟時間聯繫上,也是一個很具象的表達,不需要我太多解釋。

左:《有》Noumenon (Existence),1988,油彩、砂石、紙漿、畫布,85 x 75 x 8 cm(畫框尺寸);
右:《有》Noumenon (Existence),1989,丙烯、樹枝、砂石、水墨、宣紙、紙漿、畫布,85 x 75 x 8 cm
 
因疫情關係,只有正門開放。如想前往觀看,請認著這個展覽入口,以防去錯商業大廈的其他出入口。
 

人跡Human Traces
展覽至11月14日,免費入場
時間:星期一至五,下午12時至8時|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早上 11時至下午7時
地點:K11 HACC,鰂魚涌英皇道728號K11 ATELIER King’s Road 2樓
更多資料:https://www.k11artfoundatio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