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迷你倉死因研訊】憶死者昏迷前不斷拉扯金屬間隔 消防隊長:佢做緊嘢但已經冇意識


【研訊第39天】

2016年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大火導致兩名消防員殉職,死因研訊今續。當日首先在火場發現死者許志傑昏迷的消防隊長溫志平供稱,當日他帶隊入場接更,其間發現許的隊長獨自一人,且地上有一個消防頭盔。當時溫感到不尋常,繼續前進後發現許及其兩名隊員在一個倉內,許志傑正在拉扯金屬間隔,對隊員的拍打沒有反應,「佢係做緊嘢嘅,拉緊嘢,但已經冇意識」,其兩名隊員遂先後撤退,許亦暈倒。溫與四名隊員合力將許抬出火場,他指過程非常吃力,「抬完佢,我十隻手指都瘀晒」。

時任消防隊長溫志平

死者所屬隊伍隊長一人「接更」

時昌迷你倉於2016年6月21日起火,死者許志傑於第三天、即6月23日入火場,其時已升為四級火警。時任消防隊長溫志平供稱,當日他作為青山灣升降台主管,帶領四名隊員入火場接替死者許志傑所屬的觀塘泵車隊伍,並爆破「接更」位置附近的數個儲物倉門。

溫憶述,他與隊員沿1號主走廊推進時,先後在地上摸到兩支喉筆,去到3號橫巷時,遇到觀塘消防局泵車主管邱曉生。當時邱向他走來,但沒有說話,溫先高喊:「觀車泵車走!我哋接你更!」邱聞言喊「觀塘泵車走」後,便轉身離開。

溫稱原本沒意識到邱單獨一人,直至十多秒後,他在2號主走廊地上看到一頂消防頭盔,且發現邱身後沒有任何隊員,才感到情況不尋常,「好奇怪做乜事得佢(邱)一個,同埋地下有頂帽」。

火場平面圖

死者無意識拉扯金屬間隔  未幾伏倒牆上

溫繼續沿2號主走廊前進後,發現走廊盡頭、5號橫巷的一個儲物倉內,有三名觀塘泵車隊員,當中包括死者許志傑;該倉沒有門,倉內光線昏暗。溫遂將拾獲的頭盔交給一名沒戴帽的觀塘泵車隊員後,該名隊員便往出口離開,未幾又折返呼叫餘下兩人撤退。其中一人聽到呼叫後拍打死者,但拍打了半分鐘,死者也沒有反應。

溫憶述,當時死者一直在拉扯倉內的金屬間隔,但已失去意識,「佢(死者許志傑)係做緊嘢嘅,拉緊嘢,但已經冇意識」。該名觀塘泵車隊員見死者沒反應,遂先行撤退,未幾死者開始伏在「少少斜」的間隔金屬牆上。

五人合力搬死者出火場

溫遂趕到火場入口通知上司,指有同袍在火場暈倒,要求派員增援,同時用對講機通知入口指揮官有關情況,但沒按「mayday」掣啟動緊急救援程序。

其後溫立即折返火場,並與四名隊員合力將死者搬出火場,過程約為7至8分鐘,其間至少有兩名隊員的呼吸器發出警號,代表其氣樽存量已降至60巴以下。

裁判官及研訊主任質疑「交更」過程

死因裁判官黃偉權直言,兩隊交更的方式非常奇怪,問:
「點解你哋好似係街到相遇打個招呼,我唔係好明,你嘅目的係接佢(邱)更㗎嘛?」

溫坦言「我哋嗰一刻冇交到更」,因上司的指示是找到觀塘泵隊伍後,在該隊的撤退位置附近爆破數個倉門。因此,他認為要看到觀塘泵車隊伍一行四人後,確認清楚該隊人數,並了解他們的工作進度,才算成功接更。

研訊主任續問,為何沒有正式接更?溫起初沉默良好後,表示「嗰個時間我真係記唔到」,後又稱「我以為轉彎就會看到佢(邱)同事」,然後進行交更程序。

被問到為何不叫邱交出爆破工具,溫自言當時以為邱身後有其他隊員,「我估佢後面同事會俾(工具)」。

黃官聞言質疑:「係咪消防處嘅訓練嚟㗎?『估』就得?」

邱解釋稱,一貫做法是隊員負責拿工具,故當時他認為邱身後的隊員會交出工具。

主任續問為何不立即按掣啟動「mayday」,溫解釋稱,相信他與四名隊員有能力救援,加上死者非常接近火場出口,因此「喺嗰一刻我意識到我哋有足夠資源救到佢」;而且啟動「mayday」需要交代情況,預計約花半分鐘,拖延救援時間。他又透露,雖然事發時已入職逾十載,但從沒啟動或經歷過「mayday」。

溫又憶述,他通知上司有人暈倒途中,死者的衞士個人監察系統「應該有」響起警報,當消防員靜止達30秒後,該警報便會響起。惟他折返火場時,已聽不到警報聲,估計因有隊員移動了死者。

救援期間沒查看死者氣樽存量

溫又指,他偕隊員搬死者出火場的過程中,他從沒查看死者的氣樽存量。若當時知道死者的氣樽存量為「零」,他可與死者共享自己的氧氣,惟他當時聽不到死者的氣樽或衛士系統發出警號。

其後研訊主任播出有線新聞的現場片段,顯示多名消防員正將許搬出火場,其間一度將死者放在地下,然後再合力抬起。溫確認,片中人便是他與隊員,他憶述因死者很重,加上地面很多雜物,故他們需一度放下死者。兩分鐘後,他們將死者搬到樓梯口,為死者脫下裝備時,才有另一隊消防員到場支援。

青山灣消防員將許志傑搬出火場(有線新聞截圖)

觀塘泵車主管邱曉生早前供稱,當日他偕死者及兩名下屬入火場,其間發現死者的氣樽存量低,未幾便遇到接更的青山灣升降台隊伍。惟他向溫交代工作進度後,轉身便不見三名隊員,他於是不斷用對講機大叫「觀塘泵車」,但不獲回應,最終只好獨自爬出火場求救。

邱的隊員袁耀强則指,火場工作期間曾有人表示「好熱好辛苦」,各人有共識後便開始撤退,惟途中他因體力不支及知覺模糊,已不知其他人身在何方。袁表示從沒聽到有人「接更」,而他與隊員撤退前,並沒向邱查問清楚是否可離開,故邱可能沒有一同撤退。

案件編號:CCDI333-33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