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無家者無法「安心出行」被拒進入體育館、圖書館 感難堪:好似歧視我哋無智能手機


政府規定進入政府設施必須掃瞄安心出行。但對於大部分無家者來說,沒有智能電話,如何可以安心出行?

措施實施第四天,記者跟隨露宿深水埗通洲街公園的無家者阿昌及阿輝,到附近數個政府場所,觀察他們能否成功進入,結果即使他們表明沒有智能電話,部分場所如體育館、圖書館,仍因他們未夠65歲,不准以填表代替,拒絕他們進入。這些地方以往他們能自由進出去洗手間,洗澡或看報紙,但現在成為了他們的禁地。

阿昌歎道:「好似歧視我哋冇智能手機用,冇裝安心出行,入唔到我哋需要嘅地方。掉返轉頭你都好難堪啦,我歧視你唔畀你入你需要嘅地方,將心比己你都好無奈,想入又入唔到。」

阿昌及阿輝都是在深水埗通洲街公園露宿的無家者,二人均沒有智能電話。記者跟隨他們到附近數個政府場所,嘗試看看沒有電話的二人,能否成功進入。部分場所如通州街公園壁球中心、北河街街市,在他們表示沒有智能電話後,可容許他們填紙仔代替,留下聯絡電話及部分身份證資料;但北河街體育館及保安道圖書館,則指他們未夠65歲,不容許他們填紙代替。

50歲的阿昌平日間中會去圖書館看報紙、涼冷氣,消磨時間。他昨日如常去附近的元洲街圖書館時,卻因沒有安心出行被拒進入,最後只好折返公園睡午覺,日後亦唯有「少啲去」。他亦不時會到北河街體育館洗澡,因為那裡的熱水較公廁充足。不過這天以借廁所為由欲進入時,卻因沒安心出行被拒。二人感到無奈,阿輝說:「有時人有三急,嚟到想借,咁又話唔畀入,唔通瀨喺大堂?又要跑返落嚟四圍搵,急起嚟唔係好多時間比你四圍搵。」

阿昌及阿輝嘗試進入保安道圖書館,因沒有智能手機掃瞄安心出行被拒進入。黎家威攝

無家者是公共設施的常客,他們最常去的場所包括公立醫院、政府診所、體育館、圖書館等。不過,大部分無家者都沒有智能電話。截至今年6月底,全港無家者人數約有1,562人,社區組織協會估計當中近八成無智能手機。

在公園露宿,不少無家者都經常有東西失竊。阿昌之前用辛苦儲下的錢,花了約1,500買一部智能手機,只用了兩、三星期就被偷去,如今只有一部由社區組織協會給的諾基亞2G手機,「無錢買,買完轉頭又俾人偷,晒錢,邊有咁多錢買?」阿昌目前靠綜援維生,要儲大半年才夠錢再買一部電話,「買部二手電話都7、800蚊,咁貴,仲未買電話卡呢。叉電都要搵地方啦,我哋瞓街,邊有地方叉?」

他有點委屈:「好似歧視我哋冇智能手機用,冇裝安心出行,入唔到我哋需要嘅地方。掉返轉頭你都好難堪啦,我歧視你唔畀你入你需要嘅地方,將心比己你都好無奈,想入又入唔到。」

阿輝則連電話也沒有,他的諾基亞2G手機近日再度被偷,亦從未用過智能電話,「就算畀部新式機我,都唔知點撳。我係電話白痴,仲停留喺90年代打出打入嘅年代。」

阿昌早前曾買過部智能手機,但只用了兩、三星期就被偷,暫時沒錢再買。黎家威攝

社協在措施實施前,曾發信予多個政府部門,關注無家者需使用安心出行進入政府建築物。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曾指,部門會按實際情況安排,初期將寛鬆處理無家者,會要求他們留下留下身份證資料及社工聯絡電話。

協助無家者多年的社協幹事吳衛東指,無家者有不少基本需要使用公共服務,例如入境處、圖書館、體育館、法庭、警署等,認為有關公共設施的規限應放寬予無家者,但實際情況未必每個部門可以寛鬆處理,「上面有上面講放寬,但到下面做嘅時候,個別職員就跟足規距做。」他指,早前連同傳媒一起拍攝無家者進入政府場所,職員同樣表示不能填紙,但見有數名記者及攝影機在場,就有經理到場表示可填紙處理,「我哋擔心普通市民唔會成日遇到經理,執行嚴咗,令無家者用唔到公共服務。」

吳衛東指,社協有想過為無家者籌集智能電話,但成本不低,最便宜也要8、900元,無家者電話亦常常失竊,資源未必可應付到,希望政府盡快推出改善的替代方案,協助無家者或無智能電話的基層市民,可使用公共服務。

吳衛東希望政府盡快推出改善的替代方案,協助無家者可使用公共服務。黎家威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