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煽動六四集結案】鄒幸彤自辯:六四悼念遍地開花 維園只有支聯會「自己人」集會


警方去年以疫情為由禁止維園六四集會,多名支聯會成員和泛民主派人士被控當日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何桂藍、鄒幸彤及黎智英不認罪,法官胡雅文昨裁定案件表證成立,鄒幸彤今出庭自辯,解釋支聯會堅持入維園,只為反抗極權謊言,信守對六四死難者的承諾。她強調當晚只有支聯會「自己人」集會,市民是「遍地開花」悼念六四,又謂:「如果有舉蠟燭,就叫參與集會,咁全個香港都參與緊集會。」

辯方今早押後約一小時索取指示後,黎智英最終決定不出庭自辯。鄒幸彤跟著出庭自辯。

鄒幸彤:如果有舉蠟燭,就叫參與集會,咁全個香港都參與緊集會。

距集會三日才發禁止通知書 

鄒幸彤由犯人欄走到證人台時,有旁聽人士向她揮手示意,鄒逐一點頭微笑回應。鄒供稱,她在2010年加入支聯會,在2015年底成為支聯會副主席,支聯會去年5月28日與警方開會時,她並不在場。

被問及為何支聯會沒有上訴警方禁止集會的決定,鄒解釋支聯會去年4月23日已呈交通知書,惟警方一直未有回應,直至逾一個月後才開會,至6月1日才發出禁止通知書,當時距離集會時間只剩三日,「我哋唔可能再搞一個安全、有秩序嘅集會,租唔切音響、間唔切台,總之乜都做唔切。」

集會被禁止後,支聯會啟動悼念活動的後備方案,邀請市民在全港「遍地開花」,並會舉行網上集會。支聯會常委同時亦決定,會堅持進入維園悼念。鄒在盤問下強調,支聯會當晚有「自己人」的集會,但原先被警方所禁止的集會已不存在,「至於圈外人嚟維園係咪參與我哋嘅集會,我無法判斷⋯如果有舉蠟燭,就叫參與集會,咁全個香港都參與緊集會。」

鄒又指,支聯會之所以堅持選擇去維園,是因為31年來的維園燭光有反抗專權、對抗政權謊言的象徵,亦是「對六四死者、難屬的承諾」,故支聯會不可迴避責任,一定要堅守維園燭光。

控方引Google資料:致命疫情政府理應警惕
鄒幸彤:憑乜話逼地鐵比集會風險低?

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

控方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盤問時對新冠疫情着墨不少,先引述「Google」網上資料指全球有5百萬人因染疫死亡,再回溯香港去年學校停課、法庭關閉、市民搶口罩等事件,指出任何負責任的政府都亟需警惕疫情發展。

控方:疫情肆虐全球,是我們所有人的共同經驗。不止每個人,每個家庭、每種生物都受疫情影響?

鄒:如果你說全球性疫情,同意。

控方:新冠肺炎是致命的。

鄒:感冒都可以致命。我唔明呢啲問題有咩意義。

控方:我今早Google了,全球有5百萬人因疫情死亡⋯

法官(打斷):我可用司法認知考慮疫情⋯另外請不要依賴Google。

鄒強調,支聯會已向警方表明會遵守防疫措施,包括確保參加者會戴口罩。她又回應謂:「如果嗰警惕係一視同仁,咁梗係同意啦。」她指出,當時市民仍可逼地鐵、行商場,但政府並無強制要求市民搭地鐵時戴口罩、量體溫,反問「憑乜嘢話逼地鐵風險低過六四集會?」

控方關注,除了支聯會常委外,陳皓桓、郭永健、黎智英等人亦在噴水池廣場點燃蠟燭,問:「邊個負責叫呢啲人過嚟?」鄒回應指,該行動並非事前組織的行動,「如果友好嘅人行過嚟,無緣無故我哋都唔會趕佢哋走。」控方續問,支聯會有否事前通知,以讓傳媒得悉何時到場採訪,鄒笑言:「記者出嚟,係唔需要我哋通知。」

我出門啦,今晚見

控方引述鄒在去年集會前夕發表的FB帖文,「......你們這些今日必然會走出來的傻瓜們,你們這些有着樸素的對錯判斷的可愛的香港人們。」控方問「傻瓜們」是否指所有人,鄒回應指意指「所有堅持悼念的人」。控方續問「傻瓜們」是否也等同「可愛的香港人」,鄒笑言:「我是寫文章,不是寫數學算式。」

控方引文中最後一句「我出門啦,今晚見」,追問她是否意指「維園見」,鄒指這是開放式的語句,但自己確實已表明會前往維園。鄒在法官追問下補充指,她當時預期支聯會前往維園會有記者採訪,「大家好可能會喺鏡頭前見到我」。

反感控方形容叫口號是「表演」 鄒:六四係一件莊嚴嘅事

控方質疑,支聯會從來沒公開透露,當晚會有少於50人的「自己人」聚會,鄒反駁他們已多次表明會入維園,沒有必要特別強調人數。控方又謂,如果只是「自己人」集會,就沒有必要推開鐵馬,推鐵馬目的是為市民開路。鄒則表示,他們只是想進入足球場,「如果我真心要開路,我可以出返嚟拆其他鐵馬,但我冇。」鄒又謂:「我哋唔得閒管咁多......每一個要反抗嘅香港人都做緊自己要做嘅嘢。」

此外,控方獲確認李卓人曾在參與集會其間叫口號時,質問:「所以這是表演的一部分?」鄒聞言不悅謂:「我反感你用『表演』去形容,六四係一件莊嚴嘅事,唔係表演。」控方收回提問。

 【案件編號:DCCC857-875、877-884、886-889、891、89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