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線上談:信心來自人民 The game is not over


【《線上談》結集】

本集嘉賓:前立法會議員劉慧卿

過去兩年,反修例運動爆發,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港區國安法》實施,選舉制度被「完善」。大批民主派人士被捕、失去自由,移民潮再起、公民社會組織瓦解。大時代下的香港,變化觸目驚心,恐怖瀰漫。沒人能預料未來香港的局勢和發展。前立法會議員、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說,自己有被捕心理準備,亦包括「身後事」,但對於香港的現況,並未放棄,香港未玩完,「The game is not over!」她出席眾新聞節目《線上談》時談及在紅線下仍會堅守崗位,坦言現時局勢會比以前更加艱難,但仍要努力去做,她相信香港人。

劉慧卿於1991年成為立法局議員,2012年成為民主黨主席, 2016年決定不尋求連任,連續擔任7屆議員(除97- 98臨立會),「未輸過!」對於民主黨將會「缺席」新一屆立法會選舉,黨和民主運動是否仍有空間發展,劉慧卿直指自己是個永不言敗的人,「就算本地、外國傳媒訪問我,我從來都講 “The game is not over”!」面對許多黨友入獄以及陸續有組織解散,她指曾有人說香港「玩完」,但她並不認同,「 我覺得我哋個心係唔會死。」劉慧卿續稱,這十多年一直在爭取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及港人治港,就是要中央政府遵守當年《中央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的承諾。 她質疑並且反駁香港已變成「一國一制」的說法,說:「 如果香港真係一無所有,咁我宜家都無可能坐係度做訪問,或者訪問完都出唔到街。」

她以內地維權律師王全章為例,對比正在監獄內的黨友,指王全章被判監5年,除酷刑之外,亦無法見律師和家人,更沒有人知道他身在何處,其妻子李文足千里尋夫、四處奔波,在監獄外呼喚「王全章!王全章!」劉慧卿又指,緬甸內戰導致幾千人死亡,但仍然持續鬥爭,沒有所謂的「玩完」。劉慧卿認為香港情況並未如內地那般惡劣,「一國兩制」 是沒有完全被摧毀的,並希望中央能夠聽到及恪守當年對香港的承諾,她笑言:「 從來都不覺得香港係輸,近年好多人讚香港人,點會突然話我哋玩完啦,當然唔會啦。」

雖然大部分黨友被捕,每日都上演著不同的事情,但劉慧卿坦言不可以放棄,現時市民所珍惜的自由、法治及人身安全,是大家努力爭取回來的。她憶述,幾年前接受媒體訪問時,問及被年輕人指責民主派爭取民主失敗,令香港變成現在局面,她當時立即拍檯大罵:「我哋爭取好多年,都爭取唔到民主,這是清楚嘅事實,香港從來都沒有民主。」

她續指,香港回歸前後,市民享有的自由、法治等人權是遠遠高於許多有選舉的國家。她想告訴年輕人,自由法治不是從天而降,而是香港幾百萬人多年爭取回來的,正因為社會有討論,令政府有所制約,更加尊重法院,也令北京政府感到不悅。劉慧卿表示,這麼多年一直有人說六四是行禮如儀,「但現在六四都沒有了,國殤之柱也不知如何處置」,「很多時候嘅發展係痛苦,冇理由嚟到呢啲位就話我哋唔得啦,梗係唔會啦,要繼續努力啦!」

隨著移民潮和公民社會解散潮湧現,社會似乎只剩下一把聲音,問及劉慧卿如何看待這種情況及會否持續下去,她坦言大家都是在自己範圍內盡力去做,未能預料未來局勢,指現時民主黨只剩下10多個區議員,但他們仍每天服務市民。劉慧卿認為現時雖然辛苦,但都要努力去做。她解釋,團體解散還能成立,成立雖有被捕風險,但不能排除可能性永遠存在,希望氣氛會改善,要活在期望下。

劉慧卿指這種期望不是盲目樂觀,而是對危險有所準備,她堅定地說:「我唔會講我投降或以後不會參加任何遊行、選舉,及放棄所有適用於聯合國公民及政治權利公約的權利,有人做我會尊重,但我不會,希望市民都不會。」她又以緬甸領導人昂山素姬為例,指她可能被監禁20年,但在她軟禁期間接受記者訪問時,仍然對緬甸前途抱有信心,並稱她的信心來自人民;劉慧卿表示這句說話在任何地方都適用,她同樣對港人抱有信心,相信港人在挑戰下是可以迎戰。

從政之前,劉慧卿亦是一名記者,曾擔任香港記者協會主席,她現時也在網台主持節目,問及是否對記者工作有情意結,劉慧卿立即表示「唔想做返」,但認為新聞界對社會非常重要,讓大眾知道社會發生什麼事情,同時新聞報道亦存在審查。她表示一個地方是否擁有自由,新聞自由指標便能反映出來,她續稱香港每年的新聞自由報告指標下跌,令人很擔心,並指新聞界一直對記者非常刻薄,她從事記者時期已經如此,雖然人工低工作又辛苦,但亦有些懷有理想的年輕人入行。至於會否鼓勵年輕人入行做記者,劉慧卿說:「 點會唔鼓勵佢哋,我都鼓勵自己講嘢啦,但我鼓勵老闆俾多啲錢佢哋。」她直言許多年輕人都很有理想,知道現在社會發生什麼事情,不會覺得自己沒有前途, 更鼓勵學生若有興趣,便去嘗試。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許多人都會擔心接受外媒採訪,劉慧卿坦言沒有什麼好擔心,但紅線是一定不能踩,其他事情也沒有辦法預防。她指有許多領事館、學術界及商界人士表明不接受採訪,礙於身分和處境,擔心訪問完自身言論會引致禍患,「政府成日話國安法影響少部分人,但點解咁多人都驚到咁緊要呢?」她解釋政府現時整天說要整頓假新聞,令市民不敢出聲。儘管空間越來愈窄,劉慧卿表示都是視乎如何去爭取,如果不撐,就沒有空間,雖然現在會比以前更加辛苦,但仍有摸索的空間,「 佢哋話可以講好多嘢架嘛,咁咪試下,如果唔係個個都縮,香港聽日就玩完。」

對於是否擔心自身安全及評估被捕風險,劉慧卿表示擔心不了太多,亦沒有評估,指自己沒有計劃去其他地方,若要坐監,都沒有辦法,「有時候有啲犧牲係要做,當然唔想,但要發生就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