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想像的力量--改善情緒壞習慣


禪修世界博大精深,早前談過正念(Mindfulness)如何透過訓練覺察能力以及專注力控制減壓,但觀呼吸確是沉悶,對習慣在五光十色的都巿人來說或者不容易入手。其實禪修還有很多方法適合不同的人,而我因為心散,目前最喜歡的是慈悲觀(Loving Kindness and Compassion Meditation)的修習。

日落時份的雲隙光景象。Ophelie C攝

善念提升自我肯定 增内在安全感

與觀呼吸需要專注在一呼一吸的微細感覺不同,慈悲觀比較注重想像(正式用語為「觀想」,意思大概是觀看自己的想像)。修習的主要內容是專注想像一些讓你感覺放鬆、開心以至幸福的畫面,從而喚起由心而發的「善念」。對我來說,這項修習改善了我對周遭一切(包括自我)充滿懷疑、敵意等情緒繃緊習慣,更重要的是讓我學懂肯定自己,提升本來不足的安全感。
 
也許因為長時間在新聞機構工作,而工作真的需要分秒必爭和批判思維,我太習慣緊張和對一切資訊保持警惕和戒心。這樣的訓練當然有其好處,事業也算平步青雲,所以直至焦慮症找上,才赫然發現那壓力身體承受不了。現在我每天都會抽時間修習觀呼吸(提升正念)和慈悲觀(培養善念),兩者的差別可以用看電視的習慣來譬喻說明:日常生活的煩囂就像我們平時常常觀看打鬥、殺戮、爾虞我詐的戲碼,這些情節很吸引,也教我們活得更精明,但如果我們太入戲,自然會跟着劇情變得緊張和充滿仇恨敵意,看得咬牙切齒甚至破口大罵,這不單破壞心情,還會令神經緊張。
 
提升正念就像學習關掉電視,將專注力轉移到其他東西上,不讓情緒無限發酵;培養善念則像改看其他輕鬆一點的小品,讓內心也跟着放鬆、愉快一點。

競爭成習慣 想像訓練改變既定思維

我們有需要喚起「善念」嗎?常說「人善被人欺」,起初我也擔心會不會因放鬆而身陷險境(這想法大概是焦慮作崇了),但細想一下,香港人自小已從一個充滿競爭的環境中成長,也別說職場的勾心鬥角了,就算是工餘時間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以至在餐廳用膳也不時出現為小事對立的場面。我們都太習慣競爭,不容自己有一刻鬆懈,那早已成為根深蒂固的反應模式,但真的有必要時刻處於作戰狀態嗎?要是你覺得太累卻又無法放鬆,那麼慈悲觀的修習就是提供方法,以想像放鬆畫面的訓練,讓你以善念取代那些令精神繃緊的思維模式。

想像法應用於運動員訓練 研究:重塑大腦思維習慣

想像的訓練的確帶來改變的力量,像體育界近年流行的「心理想像法」(Mental Imagery)特訓,運動員就是透過想像比賽時可能出現的畫面,減少負面想法,提升自信和表現。也有科學界以磁力共振觀察腦部變化的研究顯示,慈悲的修習能激活神經可塑性(Neuroplasticity) 。心理學家Richie Davidson的研究發現,受試者接受兩周的慈悲訓練後,腦部已有明顯變化,他認為培養幸福感、增強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有助改變舊有思維習慣,促進自我療癒。
 
香港過去兩年社會對立加劇,憤怒、焦慮等彷彿是理所當然,而平靜和善良卻是一種嘗試遠離仇恨、煩惱和急躁的選擇,不少人或者會懷疑這有點阿Q,好像是輕忽現實、自欺欺人。但其實,過份的負面情緒令我們像「火遮眼」或走馬看花,無法如實看清楚現況。正如 〈談移民潮下的去留〉 一文的分享,實際的修習給我一份紛亂中的平靜,對世事多一份理解,並看清楚和接納自己真正的需要和感受,那會給你勇氣去實實在在的面對,反而決不是逃避或自欺欺人。
 
但得要強調,慈悲觀的修習需要一點自覺,不能強加於人,它非常講究機緣,大概就是佛教所說的「只度有緣人」。初習慈悲觀的時候我常常推介給朋友,但往往是待到他們失意時才會感興趣。所以我只想推介慈悲觀給自覺有需要減壓的人,最起碼,你覺得現在生活壓力太大、人與人之間的對立和敵意令你太累、太繃緊了,很想放下這些憤怒、焦慮和急躁另覓出路,那慈悲觀的修習或能給你一點啟發。

日落時份的雲隙光景象。Ophelie C攝

PS 筆者獲邀義務參與禪修老師12月份開辦的慈悲觀課程,分享修習心得,課程資料如下:
 
《禪修入門》
上課地點:荃灣鹿湖文教中心
時間:2021年11月28日(下午4至6時)
講授:覺莊法師(港大佛學碩士)
費用:免費
報名詳情連結
 
《慈悲觀初級班》
上課方式:荃灣鹿湖文教中心現場上課 或Cisco Webex 網路課堂
時間:2021年12月份的四個週日下午;2022年1月16日 (共修日)
講授:覺韜法師(港大哲學博士)
費用:港幣300元(可申請退費)
報名詳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