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別讓政權壟斷歷史


【撰文:許麗明】
筆者為社工總工會前總幹事

徘徊在火藥味的回憶中

很多人去了英國,有人為了下一代;有人頂不住令人窒息的空氣;有人被放上鉆板又僥倖地被撥開後忙著逃走,忽忽的連不捨既情懷都遺失了,只能在失去與失去之間找到自由。這天,11月5日的晚上,看著不下一個facebook friends上載放煙花的影片,然而,如果人在英國會以為自己回到2019年的中大、理大(都係11月),被放催淚彈的聲音包圍,事實係到處都在放煙花。

Bonfire night 還是Guy Fawkes Day?

英國Guy Fawkes Day放煙花慶祝。美聯社資料照片

這天是英國人一個重要節日,既名為Bonfire night(篝火節)/firework night(煙花節),又稱為Guy Fawkes Day(「皆・霍斯」日——香港語譯音),前者是官方為慶祝拘捕叛國賊Fawkes而命名的,後者是演變成懷念Fawkes的紀念日。兩者的意義大相逕庭,正如香港人聽到的不是放煙花聲,而是催淚彈的爆炸聲,勾起萬般思緒,不知從何說起。

叛亂定政變?

416年前(1605年)的11月5日凌晨,是Guy Fawkes被拘捕的日期,他與同伴因不滿當時的英國皇朝限制宗教自由,並迫害天主教徒而起義。英國的天主教在Queen Elizabeth I(伊利莎白一世女王)統治下受到嚴重壓制,數十名神父被處死,天主教徒甚至無法合法地舉行彌撒或按照自己的儀式結婚。1603年,當她去世後,King James I(詹斯一世)繼位時,眾人以為James I 的妻子安妮已皈依天主教,甚至,有傳言指他因教皇的外交建議而將成為天主教徒。James I 仍然繼續逼害天主教徒。大局已定後,1603年Fawke為天主教國家西班牙打仗時,向其國王求支援,雖然得到接見但還是被拒了。他返回英國後,1604年才正式策劃行動。為了得到他國勢力的支持,福克斯於1605年5月遠赴海外仍是無功而還。

Guy Fawkes計劃在國會地窖放置炸藥,企圖炸死當時的英國國王。插圖來源:UK Parliament Education Services
 

Fawkes等計劃在國會地窖放置的36桶火藥,待國會大樓開幕的這一天,炸死當時的英國國王詹斯一世,是所謂的「火藥陰謀」(Gunpowder Plot )。本來是7月28日進行的,但由於瘟疫而國會開幕大典推遲到了11月5日,不過計劃最終失敗,Fawkes於次年1月被行刑而死(是非常殘忍的「以一種半天堂半世俗的方式被處死」,所以不在此詳述),也有一個說法是在處決前自己跳下刑台而死,免卻被折磨的痛苦。
 
當時國王James I 發佈詔令,稱11月5天為「the joyful day of deliverance」,表示民眾可點篝火慶祝拘捕叛國賊,在篝火上焚燒Fawkes的公仔,當然有人會認同需要紀念瓦解叛國陰謀,我不晦歷史,特別是英國歷史,按常識想,一個需要紀念的日子無必要由官方下令詔,這讓人看到皇帝既無反省,更要予取予攜地要求人民澈底臣服,要統治人民的意識形態,這就是獨裁。

叛國的英雄?

歷史不斷變,這項詔令直到1859年失效,已相隔254年,至1905年出現逆轉,《舊倫敦的陰謀》一書中Fawkes成為了「本質上的行動英雄」。歷史學家Lewis Call(路爾斯・歌)觀察到,Fawkes已經成為「現代政治文化中的主要偶像」,他表示在20世紀末,Fawkes的臉成為了「後現代無政府主義的潛在有力武器」,例如系列漫畫《V煞》中對抗政府的角色V所戴的面具。Fawkes有時還被稱頌為「最後一個懷著正直想法走進國會的人」。在此演變有人認為放煙花是為了完成當年Fawkes無法燃點的火藥,對照James I 的原意:要英國人銘記這段拘捕「叛國賊」的歷史,正好說明何謂奸有奸輸。

煙花下的遊行

2012年七一遊行。照片由筆者提供

煙花令人想起某年(2012)七一遊行,因為人太多,又被人流管制,所以由下午(應該是)三點在銅鑼灣維園起步,行到夜晚八點才到金鐘政總附近,路上與很多人一齊睇住放煙花,當時的口號是:「不要放煙花,我要自由花」,那年是李旺陽被自殺的第廿六日,身處「燒」公帑製造的歌舞昇平,只覺噁心。當時也不會想到,香港政府放催淚彈鎮壓和平示威更為「豪爽」,兩年後(2014)的9月28日,一個黃昏就放出87粒催淚彈,2019年6月起的半年內更發射約16000粒。作為香港人,聽到火藥爆炸聲自然會伴隨流口水和鼻涕的回憶,但流眼淚卻不是生理反應。

意識和信念尚存

在民主國家,有言論自由、結社自由、思想自由等自然可以建構公民社會,由人民以不同角度了解事實,自行判斷,自行選擇立場,香港的公民社會被瓦解,統治者要壟斷歷史,歷史不只於是一份文件,尤如《中英聯合聲明》對香港人的承諾,雖然中方已違背了,英國仍在實踐,這不是歷史事件,而是一個有民主選舉制與專政國家的分別。

有人說離開就要過新生活,事情都過去了。事情從沒有完結!但,多少人被困獄中而刑期都未有?多少人受著與家人分離的痛苦?多少人頂住日日在家、返工都可能被捕的惶恐?多少人死了?香港人有自己的路要走,無論身在何處,當下是愈走愈長,目標愈來愈遠,身處煙火四起的唯一「歡樂」,是見證到一個民主國家容得下各種觀點、立場,而不會下禁令封殺人民的自由。

香港人的意識和信念尚存,正在一起編寫「沒有暴徒只有暴政」的歷史,而且必定會留傳。就以炮火聲中的淚水為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