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少年》金馬影展世界首映 影評稱「榨乾最後一滴淚」 映後掌聲響起 台灣學者吳叡人:政府管控不了香港靈魂


《少年May You Stay Forever Young》在2021金馬影展3個原訂場次及2場加場都在極短時間內售罄,成為熱門電影之一,今(15日)舉行世界首場公開放映。早前有影評形容,看完「眼淚被榨到一滴不剩」,今影片放映完,現場響起掌聲,許多人步出放映廳時,更可見眼眶泛紅。台灣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觀後表示,電影非常貼切地反映反送中運動最重要的精神,就是「少年香港」,一群孩子用他們的方式,對抗大人世界,「政府管控得了政治,但管控不了香港的靈魂」。

《少年》片中對於「救人」有發生深省的探討。取自《少年》電影預告片

《少年》入圍第58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最佳剪輯,在今年金馬國際影展放映場次搶手,入圍新導演之一的任俠,將率片中演員孫君陶及李珮怡來台,出席25日的映後座談;另外,任俠也將參加26日下午舉行的「新導演論壇」,與同樣入圍「最佳新導演」的《詭扯》許富翔、 《當男人戀愛時》殷振豪 及《美國女孩》阮鳳儀,分享拍攝影片心得。

《少年》在Facebook粉絲專頁也公布由日籍音樂人AKI - akitsugu fukushima編寫的電影主題音樂"May You Stay Forever Young",該專頁發帖稱,「香港的兄弟姊妹們,很抱歉現在《少年》不能放映給你們看。這首音樂是送給你們的,願你聽著的時候,閉起雙眼,想念著那些我們都經歷過、都不能忘記、飄揚著自由與希望的日日夜夜」。

在金馬影展今天首映之前,台灣多位已看過影片的影評人曾發觀後心得帖,其中,粉絲專頁「無影無蹤」在尚未公布入圍名單前稱,「我相信所有觀眾看到最後,是不可能不拭淚的」;影評人Kristin在Facebook粉絲專頁「一頁華爾滋」也形容,看完《少年 May You Stay Forever Young》後再看《美國女孩》時沒有落幾滴淚,不是電影不感人,而是排在《少年》之後,「這兩部電影接連觀賞才讓我體會到,眼淚被榨到最後一滴不剩是什麼樣的感受」。

眾新聞記者今天在現場觀看《少年》這場世界公開首映,電影穿插2019年抗爭運動實際場景,片中三組角色,都因反送中運動而因緣際會產生生命的連結;一場抗爭後的逮捕,更讓「救人小隊」行動衍生彼此之間的情感聯繫、爭執與堅持,貫穿成為影片主軸。片名《少年May You Stay Forever Young》,來自片中一名15歲少年,一句「人長大了是不是一定會變,如果這樣,我不想長大」,直接向大人世界提出最深沉的控訴。

隨著影片救人的情緒不斷鋪陳,在電影最後,卻留下一個令人省思的結局,影評人Kristin說,「《少年》擁有今年我所觀賞的電影中,最撼動人心的結局,好到將整部作品推上了另一個層級」。

吳叡人今天觀賞完這場首映後向眾新聞坦言,看完眼中泛淚,喘到激動不已,當看到片中警察輕佻與霸道言行,更想站起來直接朝螢幕丟東西抗議;一名他的學生在電影散場後說,「放映時不能控制自己,哭得唏哩嘩啦」。

吳叡人形容這部電影貼切形容反送中運動主軸「少年香港」的精神,他邊看電影、邊寫了幾乎半本筆記,紀錄片中每一場景重要細節,「這是一部少年對抗大人世界的電影,當大人們站在現實主義這一邊,對未來毫無畏懼的孩子們,即使奮不顧身,也要對抗到底」。

由於《少年》在香港未取得公映執照,在推出預告片時,即已打出「本片無法在香港公映」,在國安法施行及電檢條例通過後,未來香港觀眾能否觀賞到這部影片仍未可知。不過,吳叡人佩服兩位導演任俠及林森「掛名」的勇氣,他相信「政府管控管得了政治層面,管不了香港的靈魂」,任何強大的管控規範,都有出現裂縫的可能;對於目前正在製作中的幾部類似主題影片,他也抱與高度期待。

吳叡人年輕時即熱愛電影,也曾漏夜在街頭排隊等購買影展票,去年紀錄片《理大圍城》及周冠威導演的《幻愛》,他都曾安排戲院包場,希望讓更多人觀賞到這些香港主題影片,戲稱是「包場專業戶」;今年金馬獎他原本也想安排「包場」,但因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表示無前例,他也只能期待日後有機會,再看如何安排。

對於香港面臨的藝術創作困境,吳叡人說,目前的情況,可能比台灣最黑暗的60年代還慘,台灣在50年代還有雷震創辦《自由中國》雜誌,以外省人身分為爭取民主而發聲。他說,當時國民黨仍屬外來政權,僅掌握黨政大權,台灣民間當時最為活躍的就是台語廣播及相關藝術創作。

吳叡人認為,相較於70年代的黨外抗爭、80年代開放報禁、黨禁的「自由時代」,以及到李登輝選上首任直選總統的「民主時代」,相較之下,60年代在政府重重管制下,民間藝術創作包括台語廣播及台語電影等反而受到壓抑。

吳叡人擔憂,就民主運動發展脈絡來看,反送中運動還在「很年輕」的階段,「未來可能還有很長的一段黑暗期要走」。不過,不管如何發展,如同片中好友對主角YY傳達的訊息一樣,「你還有我們,不走(離開香港),就還有希望,要輸一起輸,要贏一起贏」,對於所有抗爭行動者來說,更希望「縱使徒勞無功,絕不無疾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