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方蘇網上畫展 「我有更多話要說」


 

臨近九七,不同的掌權者和建制人士都在高唱讚歌,指一國兩制在香港實踐取得巨大成功,說香港的繁榮穩定得以保持,道港人享有更多人權自由……,其實這都在意料之內,難道要他們承認,一雪一百五十年恥辱取回的香港,在中央挑出來的港人管治下較前失色?這叫領導人如何向13億內地同胞交代?!

《七月的烈焰》2007年7月1日,烈日當空,遊行人士赤面如火,既受炎陽高照影響,亦是義憤填膺的表現。(2003年作品)

於是,「官有官讚,民有民批」-- 儘管民間聲音不比往昔響亮,氣勢亦不復九七年時由二十多個基層、藝術和婦女團體組成的「民間另類回歸聯席」舉辦的活動,當年的藝墟、集會和遊行,可是由回歸前夕下午一直伸延到7月1日子夜的。今年嘛,除了民族黨於6月30日晚上舉辦的「哀悼香港淪陷二十年」集會和民陣的七一大遊行之外,其他可說乏善足陳。故此當我聽說由編輯轉為畫家的方蘇有意辦香港移交二十周年畫展但又苦無展場和經費時,便提議他不要浪費畫作,實行改辦網上畫展。豈料原來他亦有此意,正與朋友籌劃中!而我當然不會放過先睹為快的機會。

方蘇年輕時師承嶺南派畫家趙子昂教授六年,但卻離經叛道地放下畫筆,在大學畢業後當起文字和新聞工作者, 部分時間當政論雜誌編輯,筆耕二十餘年後再次轉換跑道,於1998年重新繪畫。如此背景,很難想像他會步以花鳥揚名國際的趙少昂的後塵吧?

《圖騰與吉祥物》象徵中華民族的龍,是保護香港這中華白海豚,還是真的讓牠成為瀕危物種?(2007年作品)

答案是對的,但原因卻不是我想像的。「我早已與師兄弟表明,寫畫要好,便要離經叛道。若畫花鳥,怎會比老師好?」難怪他畫貓描人寫風情,卻從不繪花鳥;甚至是寫畫工具,有時也另闢蹊徑:掃瞄用箱頭筆、以聚脂木作板畫。

不過,方蘇教我印象最深刻的畫作,卻是帶有政治意味的浮世繪,而且題材不會局限於本城,而是胸懷中國、放眼世界,從內地的劉曉波、李旺陽、陳光誠,到俄羅斯的Pussy Riot (暴動小貓)、緬甸的昂山素姬、引發茉莉花革命的自焚大學生小販穆罕默德·布瓦吉吉、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因爭取女性教育而被槍擊的馬拉拉(Malala Yousafzai)等等。

《每况愈下》三位特首:被落面的、搲份工的、語言「偽」術的,唉!(2013年作品)

至於香港大事,自然也在他妙筆生花下成為定格:2003年的沙士和七一大遊行、2005年董建華「腳痛落台」、2007年爭取普選的可能落空(真讓他一語成讖了!)、2012年上台的「鼻子不斷變長」的特首、2014年的雨傘運動等。當中部分畫作已在他2007年舉辦的「特區十年」畫展中展出,部分則要透過這次「特區廿年」的網上畫展讓大家回味。

《他們會看得見嗎?》承諾中的雙普選是「最終目標」。否決了一次,難保不會一再推遲。也許,很多老人家此生已無法看得見普選了。(2007年讖語)

方蘇笑語:「搞十年展的時候,香港那十年的過渡仍不算太急劇,但2007之後第二個十年的轉變則來得遠比頭十年迅猛和紛繁。十年展的畫册,我寫的札記標題為『我有話要說』。到今時今日,如果來個廿年展,札記標題應是『我有更多話要說』」。

《藍面罩》木刻中人均曾在新聞中露臉,毋須解釋為何他們統統以藍色出現,顯而易見的是,他們在黑暗中十分投合。(2017年木刻作品)

要細味方蘇更多的話,可由下周起到他的網站(www.fong-yeung.com)瀏覽,看看那37幅畫作串連的時間廊,可有勾起你的共鳴、淺笑、唏噓、氣憤、恥笑,又或你已歷經波劫,波瀾不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