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馬仲儀移民英國:難忍香港環境轉變 政治決定凌駕科學專業


昔日在反修例運動關注年輕人受傷、醫護人員被捕;疫情爆發之初,頻頻指出醫護界的憂慮和社區傳播風險,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前會長馬仲儀,目前已離開香港,移居英國。她向眾新聞透露,9月尾離開醫管局,10月辭任醫委會,11月初已抵達當地,並已在英國一間公立醫院工作。

捱過社運和疫情,香港最艱難的時期,但最後都要選擇離開。她解釋,因為現在香港的環境,整個醫療系統都有轉變,不再純粹以科學為準,有時政治會凌駕專業而作出的決定,她希望找到一個跟自己信念相近的地方繼續生活。

轉投英國公立醫院工作 同屬老人科相關

橫跨兩年的疫情,不難發現馬仲儀的蹤影,會上電視、上電台節目,提醒市民防疫,又會指出政策的漏洞和醫護界的憂慮。今年港府將修訂醫生註冊條例拋上立法會時,她亦有表明堅持現時的考試制度,但最終建制派壟斷的立法會還是三讀通過修例,放寬非本地醫生來港執業。

中大醫學畢業、屬於老人科及復康科專科醫生的馬仲儀,坦言走得不算太急,早在香港尋找英國的工作已有一段時間,亦準備了幾個月。她在今年9月辭職,離開醫管局,10月辭任原定任期至2024年的醫委會委員,11月初抵達英國,目前在當地一間公立醫院工作了一個多星期,同樣與老人科相關。

她說,不希望自己的離開令外界感到誠惶誠恐,因為她的人身一直都很安全,也沒有受到任何逼害而離開醫管局,只不過是香港現在的環境,整個醫療系統都有轉變,處事方式跟以往不同,並不是純粹以科學、臨床、專業為準,有時因為政治和政策,會凌駕科學和專業而作出決定,於是她想轉變環境,嘗試在其他地方工作,學得更多同時,也找到一個比較認同的處事方式。

「離開,當然有捨棄。」

馬仲儀在2003年沙士期間入行,為本港公營醫療服務近18載。香港和英國的醫療系統截然不同,醫生薪酬也有差別,她坦言自己在香港算擁有若干資歷,稱得上是收成期,原本已不是學習階段,現在要重新適應、重新建立,但始終覺得算是自己的堅持,希望找一個跟自己信念相近的地方,「係人工少啲,要重新起步,但都接受得到。」她直言,在香港工作了十幾年會有少少「滑咗牙」,現在要重新適應,反而有種初出茅廬的感覺,會有少少振奮,需要努力學習。

跟很多離開的人一樣,她會不捨昔日在香港的光景,尤其是曾經有得參與、監察、發言的公民社會。她說以前在香港,看見黃店告急都會「想食、想幫襯」,現在最實質的不捨,就是去不到一些黃店,本來很微小可以做的事情都做不到。昔日在港,常常感到的無奈和不滿,現在走到英國,感覺不再強烈,好像有點「逃離」的感覺,無得再跟大家一起面對,但她明言仍有留意香港新聞,仍關心香港的一切。

反修例運動期間的醫護界集會。資料圖片

反修例運動為醫護界站台 良知永遠是第一

2019年反修例運動期間,中五學生曾志健「健仔」10月1日在荃灣被警方近距離槍傷左胸,公共醫療醫生協會當時發聲明譴責,質疑警方「蓄意射傷市民」,批評港府沒有認真解決社會問題,以武力消滅年輕人,警方協會隨即批評是顛倒是非。馬仲儀事後開腔:「中立是重要,但我將中立排在良知後面,良知永遠都是第一。」她表明作為醫生,將人道良知放在首位,不會有錯。

同年11月,理大衝突演變圍城困局後,馬仲儀聯同其他醫護組織,在11月18日早上致電醫管局,要求派遣救援隊照顧校內傷者,但不成功,因為政府將理大定性為一個暴動場合,政治問題最終阻礙救援。

兩度出任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經歷反修例風暴後,她仍擁有抱負想實踐,一度想過出戰立法會,當時還找來醫學界支持,豈料港區國安法空降、選舉制度重新改寫,令她不再幻想。馬仲儀今年6月接受眾新聞訪問時說,假如當年參加立法會選舉,今日可能正在某個地方被扣押。

立法會提名期剛過,她覺得這場選舉不是為香港人而設,不知有何值得評論。她慨嘆的是,改制後的選舉,猶如活在平行時空,香港人的確沒有了主導權,但一切都不再執着,不再在乎誰人參選,反而關心香港人的公帑,日後會通過幾多與市民利益無關的議案和決定呢?

反修例運動期間的醫護界集會。資料圖片

「不在這地,不再評頭品足。」

她寄語,無論身在外地、香港、甚麼形式的生活也好,希望大家心中擁有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