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死因研訊21歲女生疑心肌炎致死 處方藥物後逾十小時才用藥 醫生:我都唔知點解咁遲


21歲女學生於2017年因心口痛入院,在瑪嘉烈醫院的內科病房內兩度心臟驟停,其中一次停頓時間長達10分鐘,22日後疑因心肌炎不治,死因庭今日(16日)就此召開研訊。內科病房醫生供稱當晚7點45分為死者處方兩種抗生素及抗病毒劑,他在庭上掲死者「排版」才得悉,死者翌晨5時才接受抗生素,抗病毒劑則被深切治療部的醫生取消用藥;換言之,即他處方後超過10小時才用藥,他稱:「我都唔知點解咁遲打(用藥)。」

死者母親陳錦芳今日散庭時含相手持女兒的相片。

案件由死因裁判官黃偉權,連同4男1陪審團共同審理。死者父母及姐姐蘇潔儀出席聆訊。

父親:死者頭暈作嘔食欲不振召白車送院

死者父親蘇遠光稱,死者蘇潔茵為他的二女,於1995年在內地出生,為香港新移民,沒有長期病患。 2017年1月3日,女兒頭暈作嘔、食欲不振,翌日早上六時召白車送到瑪嘉烈醫院急症室,入病房時他陪同在旁,當時女兒清醒。傍晚時份他再去探望女兒,晚上一度見女兒被「綁手綁腳」。家人在病房外等待時,醫護突通知女兒沒有了心跳,其後女兒被送到ICU「插哂喉」,至離世前沒有清醒過。

醫生:「緊急」抽血因流感高峰需等數小時

急症室醫生盧偉則指,死者送到急症室時,有心痛並痛至左肩、左上肢麻痺、心跳加強、呼吸困難、頭暈等徵狀,維生指數正常。他因聽到死者左胸椎下有雜音,懷疑她心臟有問題,故安排她上內科病房作進一步檢查。

而內科病房負責收症的醫生王華鈦則指,他於11時半指示要為死者「緊急」抽血,但在下午5點放工前仍未收到驗血報告。他稱,因當時是流感季節高峰期,醫院十分多人,當時驗血需要3至5小時才有報告。他又稱,如遇撞車、冠心病等的病人,則會指示「超緊急」抽血。

王又指,因當時死者的徵狀「好散」,沒有太大指標性是哪裡出問題,他放工前死者的維生指數正常、沒有發燒,因此未清楚她發生何事前,不適宜開針對性藥物,故沒有為她處方任何藥。最終驗血報告在6時才送達病房。

內科病房當值的護士崔詠儀指病人一度坐立不安一度,表現暴力,故需要綁起她。

護士指病人一度表現暴力但沒嘔吐 死者父:嘔到好似嘔血咁,你有冇喺度㗎?

而當時在內科病房當值的護士崔詠儀稱,死者在病房內雖血壓偏高,但指數可以接受。其後在探病時間,崔留意到死者有點緊張、「左轉右轉」及坐立不安,她告死者父親已通知醫生。

她在晚上7點半用膳完畢回病房,護士主管隨即叫她一同用綁帶約束蘇,因死者表現暴力,「想打人,激動想走落床」,在當值醫生鄧宇軒要求及在保安協助下約束她在床上,並安排她到掃描房作腦部電腦掃瞄。

崔又稱,死者曾吐口水到腰兜內,但沒看到死者嘔吐。死者父親聞言稱:「佢嘔到好似嘔血咁!你有冇喺度㗎?姐姐!」死者母哭著稱: 「正一大話精!」

接更醫生剛成為醫生半年 未接受心臟專科訓練

當日下午5點接更的內科病房醫生鄧宇軒指,他案發時剛成為醫生半年,尚未接受心臟專科訓練。他稱當日下午5點43分收到護士通知,指死者神智有異、變得激動及不安,但維生指數正常。由於他當時在另一病房收四個新症,未能即時回病房。至6點半,他再收到護士通知指抽血報告已到,報告指死者血液中性白血球高、身體酸鹼度不正常,心臟酵素高。他在7點10分回到病房,留意到死者有不安、輾轉反側、有吐口水的動作,未能完全回應醫生的問題。

下午5點接更的內科病房醫生鄧宇軒,在7時許才回到病房首次看病人。

鄧在晚上7時15分為死者處方「特智星 Tazocin」的抗生素及生理鹽水。他亦隨即致電ICU 醫生商討病情,其後再向另外兩名內科醫生詢問意見,兩名醫生建議他更改用藥,故他於7點45在電腦系統更改用「羅氏芬 Rocephin」的抗生素及「阿昔洛韋 Acyclovir」的抗病毒劑。

其後鄧與一名副顧問醫生到病床看死者,看過電腦掃描正常後,安排作腰椎穿刺以檢查是否中樞神經問題。晚上約十點,醫生們準備穿刺時,死者突然兩度心臟停頓,分別停頓8分鐘及10分鐘,兩次均在醫生施行心肺復甦法及注射強心針後回復心跳,其後她在11點被轉送到ICU。

醫生:工友幾時拎啲藥上嚟,唔係我可控制到

死者姐姐問,鄧在晚上7點時為死者處方抗生素,病人應在幾多時限內接受藥物?鄧稱「愈早愈好」,但他強調注射藥物不是他的工作,「工友幾時拎啲藥上嚟,唔係我可控制到」。

其後死因裁判官黃偉權讓鄧醫生看過死者的醫療記錄,發現他處方的「Rocephin 羅氏芬」抗生素在翌日凌晨5時才注射,即處方後超過10小時,當時死者已送到ICU;而另一處方的抗病毒劑「阿昔洛韋 Acyclovir」則被 ICU醫生取消使用。鄧稱,他不知為何如此遲才為死者注射抗生素,又指因死者曾心臟驟停,故當時他「買重佢係心肌炎」。

死者姐姐問,父親稱在病房長時候沒見到醫生。鄧解釋,因他當日沒有穿著白色醫生袍,只穿藍色工作服,他到病床看死者時沒向其父表露自己的醫生身份。聆訊明續。

案件編號:CCDI-89/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