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忠言逆耳 由同工離職與移民潮說起 向社福界管理層進言


猶記得今年年初,獲邀在一個社福機構高層參與的研討會中發言,當時我便提出,業界即將出現中層員工的離職潮,留下來的,經歷社會事件的創傷,為了適應所謂「新常態」,也只能在苦海中掙扎。
 
當時,有一小撮參加者指摘我不應該「講政治」,大概在這些人心目中,我的言論是危言聳聽,惟恐天下不亂。當然,我的心態也不過是好言勸諫,冀望這些尊貴高層,為即將出現的急變做好準備。
 
近幾個月,陸陸續續有自己認識的社福界同工離開香港。跟任職高層的社福界朋友閒聊,也知悉這股移民潮已經殺到,有機構開始出現斷層的跡象:不少中層同工辭職離港,而下面的同事一時之間也未能接得上。

近日,移民潮殺到社福界。眾新聞資料照片

另外,朋友提及不少在一九年經歷社會事件的同工,尤其是年輕一代出現「創傷後遺症」的症狀,呈現各樣的負面情緒。對方問我可如何處理?我的答案與年初時沒有兩樣:「與民休息」。也就是說,社福機構要因應當下時勢,減慢發展步伐,讓同工們好好療傷。
 
事實上,只要對社福界稍有認識,都會知道二千年初時任社會福利署署長林鄭月娥硬推「一筆過撥款」制度,徹底改變了社福界的生態:社會服務由對人的工作,變成「跑數」的事業,盲目追遂數字上的目標。
 
由於資助服務機構更多倚賴政府以外的撥款,促成業界內的惡性競争:機構在競投服務時刻意制訂偏高、甚至脱離現實的指標數字,成功投得服務後,便調撥原有的資源應付相關需求,導致「九個蓋、十個煲」的情況。
 
可以想像,上述做法,除了加重同工的工作量,也無可避免的拖低了服務質素。
 
本來,社福機構積極開拓財源發展新事工,填補原有的服務空隙,怎樣看都算是一件好事。只是,心水清的同工不難發現,那些「短年期」的服務計劃,通常在資金耗盡後都無以為繼,可持續性成疑。
 
另一方面,經歷多年的「高強度」鍛煉,不少服務機構高層都患上拓展服務「強迫症」:不問機構本身的宗旨、專長,或者服務對象的真正需要,無休止的、不能自己地競投新的資源及服務。
 
早年當我仍在前線工作時,有機構主管為了數萬元的服務資金,催促同事開大量「空穀」的電郵戶口,為的只是參與相關的公眾投票:因有關服務競投,是由投票結果定輸贏。另外,近年一間以精神健康服務為主打的機構,其高層有意涉足社區健康服務,競投新規劃的地區健康中心,過程中動用了大量人力物力,不少同事要放下手頭工作,協助籌備及撰寫計劃書,到最終競投落空,同事們也百忙一場。

上述例子不過是冰山一角。社福機構高層視競投服務成敗為個人業績的展示,為了「響朵」或展示競爭力,一眾機構欲罷不能:領先的要努力保住龍頭地位,落後的則不停追趕,在拼命發展的道路上迷失了自己。
 
然而,經歷過去兩年多的折騰,社會上下,包括社福界同工早已是「五勞七傷」。機構高層也是時候停下來,煞停發展,深切反思如何回應時代的挑戰。說得具體一點,就是「bid 少D funding」,以及精簡行政程序,減省不必要的繁文縟節。那些公關、綽頭或「gimmick」工作不妨做少一點,讓前線同工多點時間休息,集中精神做直接惠及服務對象的實事。
 
當然,忠言通常逆耳,筆者自問人微言輕,也不奢望憑個人說話改變現況。只是,當前形勢確實嚴竣,機構若繼續催谷員工,只會令更多同事「爆煲」;而最終受損的也是基層市民。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