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放下怨恨,也是一個人的事


《死亡筆記》動畫。互聯網圖片

上回說 〈愛情(可以)是一個人的事〉,就是因為在禪修中嘗過內心善意洋溢的喜悅,明瞭愛可以自足,不假外求。根據同樣的邏輯,其實放下怨恨也是一個人的事——你不需要待到怨恨對象道歉、悔過才能放下,因為放下只是為了「放過自己」,跟對方沒關係。
 
說明這一點之前,先來懺悔一下。小時候我深信自己擁有某種詛咒的力量——誰傷害了我,誰就會有「現眼報」。後來這演變成一種判官心態,很喜歡判定誰最後有「報應」,滿以為自己拿了《死亡筆記》似的下詛咒,自覺在伸張正義。但心懷敵意,無論是不是站在公義的一方都是累,義憤也始終是憤怒,最可怕的是,它不容許你放鬆、放下。

因果自負 放下不等於放過縱容

也不想重提舊事了,說起來太慚愧,大抵就是遇到一個行事作風很自我的高層,他損害了很多人的利益,當中包括我,我千方百計想要報復,內心充斥怨恨和詛咒,那時候真的不肯放下,唯恐放下了就等於放過了一個壞人,那我豈不是變成幫兇?但結果怨恨和不忿造成的龐大壓力觸發了長期病,雖然後來怨恨對象開始倒楣,但我丁點痛快的感覺也沒有,然後發現:因果有其法則,他的作風自會令他身陷險地,假以時日自會因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承受苦果,這與我詛不詛咒、放不放下根本沒關係,我卻因為自己的怨恨而賠上健康。
 
記得第一次接觸慈悲觀(Loving Kindness and Compassion Meditation),課堂上念誦的《慈經》對我影響甚深,經文一句「不應出於忿怒及仇恨而詛咒希望他人痛苦」說入心坎。一向自命判官誓要「做壞事」的人得到報應,看來我的確是稱職的判官,有能力看到誰遲早有後果,形成詛咒成功的假象。但等待因果成熟的時間太長,中間的怨恨、不忿和苦候都是惡念,結果自己也受報應。
 
而當我第一次跟着老師的指引練習慈悲觀,在「觀想」中祝福他人,就有極難忘的體驗。對我來說,祝福他人比祝福自己容易多了,練習時臉上很快就掛着微笑,沒料就在老師帶領想像「朋友、同事跟自己一樣,放鬆、開心」時,竟在腦海的畫面中瞥見那位怨恨對象放鬆、開心的微笑!

討厭的人快樂 我也可以很快樂

平時大家看到怨恨對象在微笑會有怎樣的感覺?對,可以有甚麼感覺呢?就是很不爽吧!但也不知道是甚麼原因,當時我內心居然有種很平和、由衷放下的感覺,嘴角的微笑更加燦爛,然而我仍然記得自己很討厭他,所以,那一刻的感覺很詭異。
 
這次體驗非常震撼,我恍然原來看到他幸福快樂的笑容,那份喜悅仍然可以感染我,還彷彿看到跟他和平共處的可能——當我們都「放鬆、開心」,放下惡鬥和怨恨,各自享受各自的幸福快樂,不再陷於你死我活式的猜疑和明爭暗鬥,原來感覺這麼自由輕鬆。這一念之間,我又像置身天堂了。
 
所以我說,放下怨恨也是一個人的事。它在我的一念間發生,與現實的那個人沒關係。現實中我始終沒有跟他說過要和解等等這麼肉麻的說話,他也沒有因此免受自己種下的惡果;只是那次練習後,我再也無法怨恨他,這個人怎麼樣再也沒有挑動我的情緒。後來聽說他真的倒楣透頂,我已經沒有半點幸災樂禍,甚至有丁點同情,覺得那苦果好像又有點太超過。
 
回望這段經歷,自會深明一切怨恨都是徒勞,我還跟他一樣的因果自負——那個因壓力而起的病,始終沒有隨着我放下而康復。它彷彿時刻在提醒我:下一次,不要再讓內心充斥怨恨了!

***

PS 筆者獲邀義務參與禪修老師12月份開辦的慈悲觀課程,分享修習心得,課程資料如下:
 
《慈悲觀初級班》
時間:2021年12月份的四個週日下午;2022年1月16日 (共修日)
上課方式:荃灣鹿湖文教中心現場上課 或Cisco Webex 網路課堂
講授:覺韜法師(港大哲學博士)
費用:港幣300元(可申請退費)
報名詳情連結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