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飛哥」執政夢不再 香港政局感「心噏」


 

77歲的「飛哥」李鵬飛是香港「政壇元老」。何君健攝

形容李鵬飛為「政壇元老」可說是名符其實。77歲的「飛哥」從政生涯跨越殖民地歲月和特區年代,在過去接近40年處於巨變中的香港歷史軌跡上,他進入港英精英管治層,帶領商界組黨,揚言將長期執政;他是末代行政局委任議員、1988年立法局首席議員,1995年循立法會直選成為議員,1998年失去議席後,曾擔任兩屆達10年全國人大代表,一度在商業電台主持時事節目,直至2005年被「封咪」,現仍擔任港台和now TV訪問節目主持。他與政治結下不解緣。

長達40年政治生涯由核心退到邊緣,從絢爛歸於平淡,祖籍山東有東北漢子爽朗豁達的性格,但談到香港走過的20年,特別是過去5年梁振英管治,「飛哥」的招牌笑聲帶點無奈、苦澀,在訪問中多次提到感到「心噏」;被問到假如有有志從政年青人向他問路,他會如何回答?他說:

唔想拖人落水,會叫他們想清楚,如他們清楚他們的主人是香港人,想為他們做事,當然應該參選。當年決定從政,抱有很大希望,同意江澤民當年說明天會更好,到今天,中央要令年青人看到,他們想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如年青人問我,我會問他們從政使命是什麼?現在社會很多分化,我對從政者能否帶領、改變社會,抱有懷疑,我會向他們說實話。

生於山東煙台,李鵬飛14歲從上海到香港定居,留學美國後回港發展,見證香港經濟起飛、製造業黃金時期;1978年,李鵬飛被港督麥理浩委任進入立法局,正式踏上從政路,1985年被委任為行政局議員,1988年更被任命為立法局首席議員。1991年,李鵬飛與張鑑泉和周梁淑怡等人創立啟聯資源中心,為93年創立的自由黨的前身。「飛哥」是創黨主席,組黨期間,他們曾參考日本自民黨,目標是長期執政。當年自由黨代表商界,94年成立的民主黨代表民主陣營,92成立的民建聯為親中旗艦,政黨三大版塊局面在彭定康管治期間成形,「飛哥」、民主黨李柱銘、民建聯曾鈺成各領風騷。 李鵬飛回憶當年一次三大黨魁聚頭時他的「執政計劃」:

我對馬丁(李柱銘)話,你先執政,你不懂經濟、商界運作,最多只做5年,到民建聯接,你們是中央嫡系,但不會令香港發展,亦只能做一屆,最後到我們自由黨,we will be there for a long time (我們會長期執政)。

 84年中英簽署聯合聲明,殖民地管治即將告終,中央承諾泛港人治港,基本法90年通過,訂下立法會直選時間表,委任制將成為歷史。「飛哥」在95年參選立法會,在地區直選中勝出,但在98選舉出局,黨在地方選區中全軍盡墨,他辭去黨主席一職,後來亦退黨,黨其後分裂,部份黨員創立經民聯。回想當年豪情壯語,他不得不承認有點「 天真」,「我沒有想過政黨執政沒有出現, 也沒有想過仍未有普選特首」。李鵬飛仍深信政府在立法會手握零票的狀況「行不通」,政黨不能執政下,令政黨不用負責, 他舉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周浩鼎UGL「文件門」事件為例,「出事後,民建聯主席李慧瓊說周浩鼎太梁粉,即是說自己也是梁粉,以為這樣說可脫身,不用負責」。

「飛哥」說:「我一直認同政黨政治,組黨執政是為香港人做事,並非反對中央, 現在(一國兩制)走樣,是因為中央不相信港人判斷,這最令我感到心噏。中央不相信港人可治港、不相信高度自治、只要一國兩制。要信港人,不信的話,不如索性派人來管」。

李鵬飛與李柱銘、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等在中英談判期間,組成青年才俊團訪京,獲中國共產黨中央書記處書記習仲勛(習近平父親)接見。

當年的青年才俊訪京團包括李鵬飛(前排左三)、李柱銘和李國能(後排右二及右三)。蘋果日報資料照片
當年中國貧窮落後,與今日中國是兩個世界,我們怎能不提出保障港人利益? 我們提出主權換治權,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他相信港人可治理好香港,大家都相信鄧小平的判斷。現在中國領導人一國兩制實施走樣、變樣,走樣的不是香港人, 是北京話事人走樣。有人大8.31決定,又有國務院白皮書,白皮書看一句全面管治權便足夠。4年前,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與行政和立法會議員見面,他說西環不治港。現在最主要是信任、信心問題。

「飛哥」感到中央愈來愈對港人失去信心,一國兩制、高度自治、 港人治港都走了樣,但坦言他是少數仍對林鄭月娥有信心的人,關鍵是中央要信任她,放手讓她做,「我相信Carrie 希望為香港做到事,只要北京不說三道四,當年董建華和曾蔭權時期,中央都表現信任,可見中央亦想港人治港 。」他說市民對林鄭有期望,「未叫她下台」, 希望她能拉近中央和港人距離,不要「煲大」港獨, 令北京相信搞港獨的只是極少數人。

「飛哥」與當年行政局仍在世的 6位非官守議員仍保持定期聯繫,他77歲,6人中最「年輕」, 年紀最大是他的「師父」鍾士元,11月便100歲,聚會時也談政治,不無「心噏」、「心傷」。他說:「政治要妥協, 現在完全無妥協、無得傾」。他認為政府和立法會都有責任, 政府不應杯葛泛民,特首要聽不同意見,「不應採取我說了便算的作風,我對新政府有新期望」。梁振英掌舵5 年,社會分化嚴重、政治失序,「令我們很傷心,香港並非進步,是停滯不前,甚至是退步,希望新人新氣象。」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