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閱讀中國筆記】(續)回歸秦《商君書》管治模式的香港——秦律成為不斷侵蝕香港活力的「饕餮」?


日前筆者在〈回歸秦《商君書》管治模式的香港?〉 文中,提到實施港區國安法和落實愛國者治港後,香港執法的嚴峻程度,不少甚至超越內地,並指香港的管治模式,趨近商鞅《商君書》所述的秦律。文章問道:「統一後秦國在嚴苛的律法之下,無疑是一個無聲的世界,看起來非常穩定,但秦律管治有否為秦帶來了長治久安?」

從歷史論處,秦律沒有為秦帶來長治久安,秦始皇離世後,政權迅即瓦解,千秋大業崩分離析;若從國家安全角度以觀,人們也不禁要問,秦律是否加速了秦國運惡化,原因又是甚麼。

《總體國家安全觀系列叢書》發布會現場,由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袁鹏主持。圖片來源:新京報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在今年4月,出版了一套由該研究院撰寫的《總體國家安全觀系列叢書》(時事出版社,2021年4月),共六冊,分別從歷史、地理、文化、生物安全、大國興衰和百年變局維度,探討中國總體國家安全課題。研究院在《歷史與國家安全》分冊中表示,秦律誠然對於秦的「暴興」功不可沒,但「後期越發嚴苛的秦律之於秦國安全而言,其危害直接且深遠」。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直屬國家安全部,同時受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領導,是內地位階極高的諮詢機構。

秦法「繁如秋荼,密如凝脂」

該書稱,「秦律的嚴酷雖已屬世間少見、但其震懾犯罪、維護社會治安的效果仍存在邊際遞減效應。量刑失當,一味深究,民眾甚至將不吝走上極端」。書中舉例,這些「繁如秋荼,密如凝脂」的秦法,包括用身高超過五尺五寸、年齡低於四歲的馬匹來拉車或租賃給人拉載貨物,要被流放;偷採別人桑葉,勞改30天;丟失或損壞公家財物,漢時只需照價賠償,秦時就要坐牢」。

此外,「法律的權威完全來自君王,甚至法律本身都可能直接源自君主,有些法條出台全因秦皇一時興起」。

該書續稱,「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元年的一場瓢潑大雨改變了帝國命運」。因為這場雨,陳勝、吳廣及其他900名民夫無法按期抵達駐漁陽的邊防部隊報到,按秦律「失期當斬」,「陳、吳走投無路,揭竿而起,由此點燃了滅亡秦朝的燎原之火」。

「法律過度介入社會生活」的秦律

《總體國家安全觀系列叢書》,時事出版社,2021年4月出版。圖片來源:澎湃新聞

該書又稱,秦律成為不斷侵蝕社會和經濟活力的另一原因,是「法律過度介入社會生活」。「無論是有心還是無意,普通的飲食起居、生產生活時刻潛藏違法風險,一旦違法,經常將面臨滅頂之災」。「這令置身其中的百姓手足無措,只能驚惶度日。社會活力被全面篡奪,怨憤集聚。動蕩的種子不斷孕育,只待一朝疾風驟雨,便全面爆發。試問在此情景下,國家又怎能不走向衰亡?」

「馬上得天下,馬下治天下」,但秦朝看來在完成兼併之後,卻未能完成這種治理思路的轉型,「秦律也就淪為不斷侵蝕秦活力的「饕餮」。書中所指的「饕餮(粵音:滔貼)」是中國古代傳說中的凶獸,牠最大特點就是貪吃,不能自制,在缺乏外部制約情況下,最後就連自己的身體也吃掉,只剩下頭和嘴巴。

「四海之內皆工地」的土木建設

除「饕餮」外,《歷史與國家安全》課題組形容秦朝社會另一特色是「四海之內皆工地」,這不僅是巨型防御工事建設如長城、九原郡、秦直道,還有同期進行的阿房宮(新王朝的皇帝居所)、驪山陵(秦始皇陵)、秦馳道(帝國高速公路網)、靈渠等,其中如阿房宮和驪山陵的建造對民間財富的增加毫無俾益。該書表示,無疑,秦始皇是歷史上喜好大興土木的皇帝,但這些項目的上馬,也與商鞅《商君書》中主張的「民弱國強」,即「國家要長治久安,百姓就得保持弱小」有關。

在香港,增加基建投資、明日大嶼、北部大都會建設,都是特區政府經常掛在咀邊,以示積極施政的事例,但這些大型建設是否具成本經濟效益,不少仍欠充數據支撐,際此香港社會貧富差距日烈,經濟活力萎縮,我們又可否從先秦吸取經驗教訓?

「自攻社會」、「自耗社會」或「自殘社會」

該書又形容在秦律下的社會是一個奇特的「自攻社會」,或用人們較熟悉的字眼「自耗社會」及「自殘社會」,即「以消耗內部社會物質、精神財富為己任」,因而在「生機勃勃之時,埋下衰敗之根」,其治理智慧,實難令人理解。

《歷史與國家安全》作者們在闡述其出版動機時,強調該書立足於中國歷代王朝統治模式,政策得失,總結歷史上的成功經驗和慘痛教訓,「希冀為當今人們提供一些歷史啟迪,進而使人們增強維護國家安全的自覺意識和總體意識」。反觀當前香港特區的管治模式,又可否從中得到啟迪,從另一層次理解維護國家安全,不負歷史和該書作者們的美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