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金馬58評審內幕|任俠別氣餒 評審讚「有限資源執行影片的強大意志」 喻羅卓瑤:沒武器、內功深厚的高手


《少年》入圍第58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及剪輯兩獎,可惜最後空手而歸。不過,任俠、林森也別氣餒,因為金馬評審們特別點名,讚賞任俠在有限資源下執行影片的強大意志,希望他繼續努力。評審們也盛讚奪得最佳導演的羅卓瑤,稱她是沒武器、內功深厚的高手,並稱此片一定要在大螢幕上看,後勁十足。

《少年》導演(左一)任俠率2演員孫君陶(右一)、李珮怡走星光大道,金馬獎評審們特別讚賞任俠,希望他繼續努力。金馬執委會提供

今年香港電影在《濁水漂流》入圍12項最多的氣勢下,加上《少年》入圍兩項,《時代革命》也入圍最佳紀錄片,原本對於三部電影奪獎寄予厚望;可惜身兼《濁水漂流》編劇與導演的李駿碩僅拿下最佳改編劇本獎,《時代革命》則不負眾望,奪得最佳紀錄片獎。

《少年》由任俠、林森擔任導演,任俠來台出席映後座談時曾提到,拍攝過程分成二段,第一段在2019年10月,拍了7天,因為發生撤資、有人被捕等各種意外,被迫停拍。隔了一年,2020年9月重新開拍,補拍15天。全片預算只有60萬,他更自掏腰包補足1/3經費,自己身兼製片、導演、編劇及剪接等角色。

在5部入圍最佳新導演的作品中,《少年》可說是包辦預算最低、拍攝時間最短、人力最有限、專業演員最少等紀錄,更別說第二段拍攝時還是疫情期間,不僅有限聚令,也有蒙面法,除了得應付警察盤查,還得擔心被政治立場不同的人盯上,所以任俠說,非常感謝演員,「他們都是拿命在拚」。

雖然最後未能如願拿下最佳新導演及最佳剪輯,但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轉述評審過程時提到,評審們特別要他向媒體轉達,因為任俠幾乎是自掏腰包,自編、自導、自剪及自己擔任監製,在如此有限的資源下,無論是時間、空間和預算,還有那麼大的意志力去執行,非常難得,評審們對此也非常激賞。

聞天祥說,因金馬獎規章非常嚴格,不像30年前,評審們可以自己生出獎項,所以不能再頒發所謂安慰獎給《少年》,但仍希望他能繼續努力。

羅卓瑤人在澳洲,請《花果飄零》中飾演男主角姊姊的黎卓玲代為上台領獎。金馬執委會提供

聞天祥也說明最佳導演的評審過程,他說,最佳導演是《瀑布》鍾孟宏與《花果飄零》羅卓瑤的對決,最後由羅卓瑤勝出,她也是金馬獎史上第一位只入圍最佳導演就得獎的導演。羅卓瑤是第五次入圍金馬獎最佳導演,她透過移民台灣的《花果飄零》演員黎卓玲上台致謝詞時曾自嘲,是最苦命的導演,因為都未能得獎。

由於其他入圍最佳導演的作品,都有入圍其他獎項,聞天祥說,光從邏輯上來看,羅卓瑤得獎很奇怪,但只要看了片,就一點也不覺得奇怪,這點可從金馬影展放映後觀眾的反應感受到。

聞天祥解釋,羅卓瑤用非常有限的資源跟人力,幾乎沒有職業演員,以近乎獨立製片、個人電影,甚至家庭電影的手工方式進行拍攝,但即使資源有限,在作品呈現上,卻完全不妥協。聞天祥轉述評審的盛讚,就像一個沒有武器,但內功深厚的高手。她從澳洲拍到澳門,再從澳門拍到香港,從現在回到1966年、67年,甚至上推到中國成立時。

聞天祥形容,電影看起來像是一封家書,或一個藝術創作者的喃喃自語,追懷她口中的哥哥,好像是在人生旅途當中,遇到了知己的家人,但這些人若有若無的關係,又非常難處理,這也讓人感佩這部電影的執行意志力和格局,而且影片後勁十足。聞天祥說,這是一部非要在大螢幕上看不可的電影,這也是一件很特別的事,因為明明像是手工業的電影,若轉成一個檔案在電腦上看,說不定會想快轉;但奇特的是,當它用電影的放映規格放映出來時,後勁非常驚人。

目前羅卓瑤人在澳洲,因疫情關係,沒辦法來台灣,今年金馬影展期間,有透過視訊方式,與觀眾進行映後座談。她先生方令正身兼製片、編劇和攝影,這部影片幾乎是夫妻兩人手工打造出來的電影。他們對於現在電影形式的意見,為什麼這麼做?在座談中都可看到。

聞天祥透露,《花果飄零》聽起來像是有點哀傷的片名,其實這句話的下一句是「靈根自植」,是一個更積極的面向;羅卓瑤當天也提到,可能拍續集,台灣將是片中一個相當重要的場景。

鍾孟宏(前左一)導演的《瀑布》奪得最佳劇情片、女主角、原著劇本及原創電影音樂等四項大獎,是最大贏家。金馬執委會提供

在跟香港有關的入圍獎項中,最佳劇情片部分,原本聚焦在《濁水漂流》、《瀑布》和《美國女孩》,但後來很快就變成《瀑布》和《美國女孩》的對決。

聞天祥說,評審們認為《美國女孩》非常細膩、豐富,《瀑布》則勝在如何把現實升高到一種人生的態度,而且手法極具挑戰性,不論是寫實或隱喻層面,都呈現相當大的格局,兩部片糾纏非常久,最後由《瀑布》獲勝;他說這令他想起2017年《血觀音》對上《大佛普拉斯》的狀況,今年沒有一面倒的情況。

至於演員獎項,男女主角及女配角都是投票一輪就通過,只有最佳男配角花了較多輪投票,《濁水漂流》的謝君豪和柯煒林佔了兩個提名,可惜最後仍輸給《詭扯》的劉冠廷。

聞天祥轉述,評審一開始投票時,男配角每一位都有票,沒人過半,經討論後,慢慢聚焦在劉冠廷、柯煒林和馬志翔三人。後來討論完再投,劉冠廷才出現壓倒性勝利。

為何男配角投票較多輪?聞天祥說,主要是入圍者戲路差別太大,要如何比較謝君豪的扮老及寫實性表演?以及柯煒林在寫實電影裡奇特存在的出彩?還有在《月老》中被譽為「非常奇妙的救援投手」的馬志翔,都很難放在同一天平做比較。

聞天祥說,最後劉冠廷勝過柯煒林和馬志翔的原因,是因為喜劇很殘酷,若演不好,觀眾就不會笑,劉冠廷的喜劇表演方式,不僅是精準,而且充滿驚喜,表面上你可看到他像在做某種模仿,但其實是反模仿,甚至像是諧仿,必須精準做出好多層次,甚至超出觀眾對於精準以外的期待,非常不容易。所以後來討論後,一致肯定,認為這是一次極具創意的喜劇演出;這也是台灣演員較少看到在喜劇做出如此高水準的演出。

至於在男、女主角及女配角都是一輪投票就確定;最佳男主角是《濁水漂流》吳鎮宇、《當男人戀愛時》邱澤及《緝魂魂》張震對決,評審認為,他們都有化身角色高度的說服力。張震在《緝魂》中,在外型上做了驚人的改變,更重要的是,他收斂起角色鋒芒,不論在眼神、動作及念白上,都可以感受到角色在面對死亡之前,那種奮力一搏的力量,以及他對家庭、妻子的眷戀,甚至在面臨道德複雜性時,角色應該有的強度。

聞天祥說,張震完全超越類型電影的角色表演,也看到張震在演技上的全面成熟,若張震沒有提,也還沒意識到他原來他已入行30年,當時他第一次入圍金馬獎,就是楊德昌導演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至於最佳女主角,一開始也都有支持者,但討論後,則集中在賈靜雯、陳湘琪和王淨的討論上,最後是賈靜雯對決陳湘琪。

聞天祥說,兩個女性角色都非常強大,賈靜雯不只在與前夫對手的少少對手戲,透過細微的神情變化,展示她對這個男人餘情未了的慾望,以及如何用細微方式,讓觀眾初次感覺到,思覺失調的某種可能或徵狀已經出現。

聞天祥說,更難得的是,賈靜雯的演出,產生一種類似輕驚悚片、不寒而慄的感覺,隨著角色的病情變化,她的對白、動作,甚至走路姿態上,都開始有所轉變,顯示出更難的層次;最後那一場戲,更被譽為畫龍點睛,盡在不言中。

最佳女配角部分,原本也各有支持者,但討論後,幾乎就集中在王渝萱身上,聞天祥說,因為這個角色是最複雜,表面上是小太妹,實際上又是數理天才,對於母親或成人世界的愛恨交織,一方面在網路上欺騙感情,一方面在現實中尋覓真愛的可能性,多樣性與反差性是超級高難度,甚至有點矛盾,王渝萱卻能將這些矛盾成功的融為一體,成熟的表演讓評審眼睛為之一亮。所以在討論過後,票數就集中在她身上。

最佳新演員由《美國女孩》的方郁婷,以全票一致通過,她才16歲,是導演阮鳳儀透過海選找到,她今年也入圍最佳女主角。聞天祥說,若不是她的表演成績太過驚人,是不需要讓她在最佳女主角再佔一個獎項,由此也可知,她為何在最佳新演員評審時一致通過;這也是金馬獎極少數在演員獎項上,沒有異議通過的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