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時代革命》會贏得奧斯卡嗎?


三齣香港電影贏得金馬獎獎項:(左起)《花果飄零》、《時代革命》和《濁水漂流》。金馬執委會提供、眾新聞製圖
 

三齣香港電影作品近日贏得第58屆台灣金馬獎獎項,為港爭光,如此大件事,上至特首林鄭月娥,下至負責電影文化政策的民政事務局、經常自稱支持香港電影界的立法會「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員馬逢國竟然隻字不提,就連TVB和《文匯》《大公》都未有報道。
 
遠因是中國國家電影局自2019年開始便抵制金馬獎。緣於2018年,《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獲得第55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內容圍繞太陽花學運和其他政治運動。導演傅榆在領獎時說:「希望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是我身為一個台灣人最大的願望。」這番台獨言論,導致大部份香港電影片商也跟著杯葛,至今未有再參加金馬獎。參加金馬獎,已經成為了「政治不正確」。
 
近因當然是今屆其中兩齣得獎作品《時代革命》和《花果飄零》都圍繞反送中運動,而《濁水漂流》導演李駿碩上台發表得獎感言時亦說出「禁語」:「香港加油!」我看到台灣總統蔡英文在Facebook上提到金馬獎賽果,並表示:「今年還有許多來自香港的作品獲獎,《時代革命》、《花果飄零》,以及《濁水漂流》,都感動了許多關心香港的台灣人。」實在很諷刺,究竟誰才是香港特首?
 
今時今日,我們都要調整期望。執筆之時,香港政府還未發表聲明譴責台灣金馬獎「美化黑暴」和「煽動暴力」云云,我們可能也要偷笑。或許數天後,中聯辦或港澳辦的指令到了,港府或建制派突然譴責台灣金馬獎,到時實在是自取其辱。連「陳同佳」都處理不好,哪有資格對台灣說三道四?更為緊張的兩岸關係添煩添亂。

《時代革命》已獲得奧斯卡入場券?

眾新聞製圖

大家除了為《時代革命》贏得金馬獎而歡呼之外,還很期待《時代革命》能否贏得下年3月的奧斯卡金像獎。翻查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遴選規則[1] ,金馬獎最佳紀錄片《時代革命》已自動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候選資格。
 
究竟最後入圍名單和得獎作品是怎樣產生?簡單來說,是先由奧斯卡「紀錄片分會」會員以排序投票制選出,先選出最後十五強,然後再在裡面以排序投票制選出最後五強。奧斯卡會員須觀看全部五強作品後,才可投票選出得獎作品。翻查資料,參考今年3月奧斯卡金像獎的數據,有權投票的會員約有9,362人,他們均來自電影業界。如要入會,需要有2名會員推薦。而曾經入圍奧斯卡獎項最後候選名單的人,都自動有權入會。
 
要贏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作品不一定講政治,例如上屆得獎作品《My Octopus Teacher》講述南非野生章魚,探討人與自然的關係。而最後五強作品,通常都有一齣圍繞政治和人權。按照奧斯卡的「政治正確」標準,例如關注弱勢群體和人權,再加上現時反對中國威權擴張的國際社會氣氛,相信《時代革命》入圍「最佳紀錄片」最後五強不是難事。就正如講述2013年烏克蘭示威的《Winter on Fire: Ukraine's Fight for Freedom》,曾入圍2015年第88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最後五強,但最終未能跑出。

無論《時代革命》最終能否贏得奧斯卡,都無阻影片在國際上發行,相信在未來幾年,這齣電影紀錄片都會繼續被世界矚目,成為外國人了解中國和香港問題的參考教材。當政權不斷篡改香港歷史而港人無法反抗,這齣電影紀錄片就顯得更有意義,不斷為港人發聲。最後,再次向周冠威導演致敬,感謝他的付出,也佩服他這刻仍然身處香港。

註釋:
[1] 94th ACADEMY AWARDS:SPECIAL RULES FOR THE DOCUMENTARY AWA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