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曾參與野豬絕育獸醫:行動時間倉促、效率低 捉6隻僅2隻成功絕育 野豬關注組斥漁護卸責


周六(27日)晚再有野豬出現在北角天后廟道,漁護署人員以麻醉槍捕獲後「人道毀滅」,漁護署署長梁肇輝之後解釋指野豬進入民居,體型龐大,以及受傷程度嚴重。梁又說,政府正研究擴大「禁餵區」範圍的技術和法律問題,並會盡快修訂草案提交立法會審議。

早前發起聯署,要求漁護署撤回捕殺野豬措施的香港野豬關注組,今日首次召開記者會。關注組指署方半年前對於避孕及搬遷的計劃,態度正面,半年後卻180度改變政策,做法是「自相矛盾」,關注組亦質疑署方過去沒有投放足夠人手和資源去進行絕育計劃,如今是推卸責任,「你(漁護署)同公眾講,你面對好嚴峻的野豬衛生問題,但點解你咁多年都無投放(合適比例的)資源落去?」

記者會上亦播放曾經參與漁護署野豬絕育計劃的獸醫謝裕輝的短片,他亦認同漁護署需增加人手處理問題,指漁護署過往會一次捕捉6至7隻野豬進行絕育,但因行動時間倉促未能全部處理,最終要放走部分野豬,變相浪費機會;又認為如果有效推行絕育計劃,長遠能夠控制野豬數量。

聯署上周已完結,最新數字有約8萬人參與。關注組已去信邀請署方會面,並促請撤回野豬「人道毀滅」政策,建請這段期間可先暫設冷靜期。

左起:環保觸覺研究主任劉加揚、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黃豪賢、成員吳蔚美。周滿鏗攝

關注組:野豬滋擾數字有回落 署方投放資源不足

漁護署早前引述資料稱,2019至2020年每年收到有關野豬滋擾報告超過1千宗,比以往數百宗大幅上升。野豬關注組幹事黃豪賢質疑有關說法誤導,他提到2020年的野豬投訴或報告數字已稍為回落,由最高峰1184下跌至1002宗,認為滋擾投訴數字有扭轉趨勢,但署方卻沒有提及,明顯是「自打嘴巴」。關注組亦引述2018年南區區議會文件指出,滋擾報告當中其實包括野豬「出沒」數字,故質疑署方的說法有水分,「即係有個市民打去1823搵漁護署話,我見到野豬呀,咁就計落去一單滋擾數字到。」

另外,漁護署今年6月撰寫有關野豬避孕及搬遷的計劃提到,「搬遷行動能即時緩解野豬造成的滋擾」,又指避孕疫苗於中長期階段會逐步顯現成效,但該署半年後卻改變政策。漁護署署長梁肇輝於本月21日見傳媒時指,野豬繁殖速度很高,根據評估,即使加強絕育等行動遠遠追不上繁殖速度,但關注組認為署方說法是自相矛盾,黃豪賢引用2021至22年度有關漁護署人手編制的立法會文件,反駁指該年度署方只派32人管理野豬工作,佔該署總人數約1.4%,財政預算方面則為19.76億元,佔總金額約0.47%,他質疑署方是推卸責任,「你同公眾講,你面對好嚴峻的野豬衛生問題,但點解你咁多年都無投放(合適比例的)資源落去?」

曾參與漁護署野豬絕育計劃的獸醫謝裕輝。野豬關注組提供

獸醫:署方應增人手 「人道毀滅」屬下策

曾參與漁護署野豬絕育計劃的獸醫謝裕輝,早前在facebook撰文表明不會再與署方續約。關注組今日在記者會上播方謝裕輝的訪問短片,他表示同意署方應該增加獸醫人手,並解釋絕育行動的時間不足,致成效不大,他又以一次行動為例,曾試過捉到6至7隻野豬,但因為時間倉促,只能夠為2隻野豬絕育,其餘野豬則要放走,變相浪費機會。他認為如果行動中能夠一次過為大批野豬進行絕育,效率會更高,建議應將捕捉和絕育行動分開,捕捉一批野豬後,先暫存在狗場或動物管理中心等地方,待翌日獸醫一次過進行絕育手術,「確保每次(全部野豬)都做到絕育同避孕,長遠咁睇,可能幾年個數量已經控制得好好。」

謝裕輝又認為,現時野豬問題僅屬擾民層面,並非公共衛生問題,仍可採取其他措施以改善現況,例如禁餵、加強巡查等。他說,除非野豬「有病醫唔到」或「好痛苦」,否則「人道毀滅」屬下策。

黃豪賢亦指出,香港是彈丸之地,較難明確定義市區或郊區,舉例如香港仔田灣等地,不乏城郊相連的地方,署方要捕殺「市區野豬」的說法是混淆視聽。對於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周日(28日)的說法,指若野豬慣常到市區覓食,基本上已改變牠原來野生的習性,已對市民構成危險,黃豪賢認為停止餵飼已能令野豬改回本身的習性,冀署方撤回捕殺野豬政策,或可設立冷靜期,並重啟搬遷或「捕捉、避孕/絕育、放回」計畫,期間與不同團體商討,而非倉促推行捕殺政策。

對於漁護署署長早前指,政府正研究擴大野豬禁餵區至其他黑點的技術和法律問題,並將修訂條例提交到立法會審議。黃豪賢表示原則上同意有關做法,但他擔憂若推行過急或任意擴大,會令本身餵飼流浪貓狗的市民誤墮法網,促請修例前要先諮詢動物關注團體。黃豪賢稱,早前已去信邀請與署方會面,期望本周會有答覆,但署方目前仍未有接觸他們,若未有回覆,他表示會思考進一步行動。

漁護署署長日前表示,政府正研究擴大野豬禁餵區至其他黑點的技術和法律問題,並將修訂條例提交到立法會審議。資料圖片

自11月12日漁護署公布「人道毀滅」市區野豬政策後,署方至今已捕殺至少10隻野豬。漁護署回覆查詢時表示,11月28日凌晨在天后廟道捕獲的一頭大型野豬,因其在民居出沒對公眾構成危險,並且傷勢嚴重,已被人道處理。

而事件發生的前兩晚(25日),同樣在天后廟道95號對開,有市民發現一野豬頭部卡住欄杆,身體多處受傷,最終由愛護動物協會協聯同消防將牠救出,送往嘉道理農場治理時已奄奄一息,基於動物康復可能極微的考慮下,該野豬最終需要「安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