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九七巨變催生了香港本土意識


 

我在中國閉關鎖國近30年後重啟國門的1980年移民到香港。1981年進入《香港時報》,到2014年底《開放雜誌》停刊,在香港傳媒界工作已30多年。在這個動盪的30年歲月,作為一個新聞工作者,見證了香港97前後的巨大變遷,親歷了中英簽署聯合聲明,香港人對前途的徬徨、恐懼,從逃避、移民潮,啟德機場痛苦流涕的送別,逆來順受,最後終於擺脫宿命的悲觀,奮起為香港爭取未來這個巨大的轉折過程,也看到97後香港本土意識 是如何的崛起和壯大。

我至今記得1997年71英國將香港主權交還中國那個時刻,香港突然之間好像進入末日世界。

1997年6月30日,末代港督彭定康在雨中接收降下的英國國旗。美聯社

頭一天港人含淚送別同樣傷感的末代總督彭定康。雨下個不停,好像老天也在哭泣,深夜看不見盡頭的長列解放軍軍車從羅湖隆隆馳來,新界的公路兩旁有冒雨歡迎的香港市民,記者問他們為何前來歡迎,一個男子這樣回答說:我們今天來歡迎他們,希望他們以後不要殺害我們。

1997年7月1日子夜,部分香港市民冒雨夾道迎接解放軍進城。美聯社

次日,回歸大典在新建的會展中心新翼舉行。我從沙田的家坐過海巴士到灣仔的《開放雜誌》社,車到紅磡,街上車輛疏落,行人寥寥無幾,一片死寂。隧道口的無人天橋上插滿五星紅旗和大條慶祝回歸的橫幅。過了海,紅色的旗幟更是鋪天蓋地,連軒尼詩道後的背街小巷也掛起了不知名街坊會的效忠紅旗。這一片刺激的紅色透露著港人面對一個未知但又凶險新時代的惶惶不安。效忠的表態似乎是他們正在調節自己的心理,無奈的接受將被擺佈的命運。

這一天,香港人沒有大規模抗爭,只有支聯會舉行了首次71示威遊 行,僅四千人參加。以後年年71支聯會都有遊行,但人數規模都在幾千人之限,直到2003年的71遊行才改寫了香港的歷史。

有年輕人去責備97之前站在抗爭第一線的泛民沒有去力爭香港更好的前途,實際是不了解當時香港社會整體對前途的悲觀消極,因此是怪錯了人。

香港人對97充滿恐懼,卻不去抗爭,而是選擇逃離,相比同時代台灣爆炸力十足的民主運動,我對此感到百思不解,多次與朋友探討這個問題。當時我的看法是,香港人與台灣人不同,在這塊土地上沒有根,大多數香港人是近代百年從中國大陸逃避戰亂、災荒和社會迫害而陸續南來的難民和難民後代,有難民心態,但缺乏紮根的本土意識 。英國殖民時代的香港只是他們在借來的時間和借來的土地上暫時安身立命之處,一但這塊土地讓他們感覺不安全就會逃難尋找新的家園。

但奇異的是,正是97這個命運的巨變,改變了香港人的難民心態,最終激發了香港人紮根本土,「自己的土地自己救」的公民意識。

2003年回歸中國的六週年紀念日,本來應該是大鑼大鼓慶祝回歸的日子,但97時被迫接受現實的港人竟然潮水般地湧上了港島的街頭,對北京執意要立法的23條說不,對北京欽點的特首說不, 這等於宣告香港人不接受北京的命運安排。這次大遊行迫使董建華中途下台,並使得23條立法被擱置。這是中共自上台以來,第一次不得不對民眾的反抗做出妥協。2003年的71大遊行成為香港有史以來以本土民主訴求為主的空前大遊行,是香港本土民主運動的一個里程碑事件。接著一波又一波的民主浪潮衝擊著維多利亞港的海岸,然後迎來了叫全球為之震驚的雨傘運動。

這個逆轉自然也是北京始料不到的。對這樣的巨變,北京從不檢討其對香港政策的失誤,永遠諉過於港人,甚至更要加強對香港一國兩制的蠶食和破壞。比如2003年五十萬人大遊行,直接原因,一是中共處理沙士瘟疫失當及封鎖沙士疫情以至禍延香港,將香港變成危城;二是強行要23條立法,壓制香港的言論自由和集會結社自由。但事後中共內部文件卻指責是香港媒體興風作浪,因此開始清算香港媒體並一步步予以控制。而最可笑的是最近前香港新華社社長周南將香港青年的分離意識歸咎香港的教育, 說是香港的英國殖民主義教育洗腦之過。

沒有什麼比這一指責更荒謬的了。

任何一個與中央核心地區有文化傳統差異的地方區域的民主化運動,必然會導致去中央集權化的本土意識和自治運動的興起。如果這個地區本土意識遭受到來自帝國核心中央的打壓,形成中央與地方的敵意對立,這種本土意識就可能激化為分離意識,自治運動就會走向分離運動。97後在香港民主運動深化過程中,本土意識的出現是一種必然趨勢,與英國殖民教育無關,但若非中央執意罔顧香港人的民主要求,及執意一步步破壞一國兩制,執意將香港中國大陸化,使港人產 生強烈的危機感,香港本土意識的出現並不必然會在香港年輕人中導致去中國化的分離意識。

台灣有個名詞叫「天然獨」,指先天即傾向於台獨意識的台灣80後青年(包括大陸移民的第二代和第三代)。香港近年出現的港人自決派(中共稱為港獨)也與台灣的天然獨一樣, 不論他們父母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還是七八十年代從中國大陸來的移民,他們先天傾向於本土意識,主要是80後和90後青年,是97後成長起來的一代人,比如那些說中國是「鄰國」的大學生,97時還是懵懂幼童。他們從來沒有接受過英國殖民主義教育,因此更不要說曾被英國殖民主義教育洗過腦。反倒是真正在英國殖民時代生活受過教育的香港老一輩卻更少或者沒有分離意識。 這不是很能說明問題嗎?

因此對於今天香港青年的港獨思潮,北京應該自我反省,如果以為只要向香港青年多一些中國意識教育,就可以消除香港青年對中國的離心傾向,這無異於緣木求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