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北京推官方補習班 一對一網上私補 網民質疑違「雙減」:只許官方補習?


自今年暑假開始,內地就推行教育「雙減」政策,導致多地補習社倒閉、老師失業,甚至令不少補習班轉為地下違法經營。

事隔半年,北京宣布推出網上補習平台,招募現職老師以一對一或大班形式,免費幫全市高中生補習。參與計劃的老師,每學期可獲得最多5萬元獎金,資金由北京政府支付。有網民質疑:「為何私人補習社不行,官方就可以搞網上補習?」

有教育學者認為,官方推出補習班,是為了滿足市面仍然存在的需求,避免補習班地下化。不過他亦提醒,萬一政策推向全國,其他地方政府財政未必能支撐,或將成本轉嫁到家長身上,造成不公平。

內地早前推行雙減政策,導致大批補習社倒閉。網上圖片

北京日前宣布,自下年開始將推行《中學教師開放型在線輔導計劃》,招募公立學校老師在網上為全市初中生補課。課程涵蓋語文、數學、英文等9個學科,輔導時間為每個學期的周一至五晚上6至9時,假期和周末除外,學生費用全免。

根據報道,補習以一對一或大班等形式進行,每節輔導限制30分鐘,每節之間需要相隔10分鐘。計劃招募全市中學和教師研修機構在職在崗的老師,需要中級及以上職稱。

每一節補習後,學生會給予積分,以一小時的1對1補習為例,老師能獲得12至16分。老師於每個學期能最多累積5000分,每一分能兌換10元,則每學期最多能獲得5萬元獎金,由北京市政府支付。

網民:只許官方補習?

政策公布後,網上意見兩極,有人認為免費補習班能幫助出身清貧家庭的學生,亦消除教育之中的貧富懸殊。

不過,有不少人都質疑,政府補習班有違中央雙減政策,「為何私人補習社不行,官方就可以搞網上補習?」甚至有人形容,這是補習行業的國進民退。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官方重推補習是為了滿足家長需求。他指出,雖然在官方打壓下,校外培訓機構紛紛關門,但家長需求仍然存在,甚至令地下補習班出現。官方為了避免補習地下化的趨勢,需要提供正確途徑讓學生補課。

熊丙奇認為,這亦反映出雙減政策的現實困難,若社會上追求成績的風氣沒有改善,則不可能真正為學生減輕負擔。他直言,外界不應對政策有過多不合理的期待。

不過計劃資金由政府支出,亦意味著財政負擔增加。翻查資料,這項計劃最早在2016年開始推行,起初是為了方便北京郊區學生補習。根據北京市政府官網今年10月的一則消息,朝陽區財政撥付29.25萬元,主要用於2020年教師開放型在線輔導計劃教師輔導費。

熊丙奇指,北京採取「財政買單」的方式,家長不用另外再掏更多培訓費用,這是好事。不過若當局想在全國推行,那就會變成財政問題,「看當地財政實力如何。」

他估計,部分較落後或貧窮的二三四線城市,或有機會向家長學生收費,學校可能要求所有學生參與計劃,變相是強迫付費,增加家長負擔。

安徽有補習老師因在疫情期間,違規幫學生補習,被其他家長偷拍並舉報。

北京市教委:不等於網上補習

針對外界質疑,北京市教委就回應指,這個計劃並不等於網上補習,「而是與校內供給相配合的公共資源,將為學生提供學科精細化、個性化的特色分類輔導。」

市教委新聞發言人李奕指,計劃在時長、內容、過程管理上都有嚴格的規範,會實名制監控老師和學生,不讓計劃變成網上補習。

內地自今年暑假開始,推行雙減政策,安徽有補習老師因在疫情期間,違規幫學生補習,被公安破門而入帶走。有老師安排學生上門補習,更被其他家長偷拍並舉報。官方更提供熱線,讓民眾舉報老師收錢補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