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雜說胡扯元宇宙(下):何妨異想天開 提防癡心錯付


前篇:雜說胡扯元宇宙(上):何妨異想天開提防癡心錯付

5. Be an experience that spans both the digital and physical worlds, private and public networks/experiences, and open and closed platforms虛實跨領域整合

 i. 談虛實跨領域,自會聯想到虛擬世界的五官感覺。除了音響技術早已成熟發展,虛擬世界的視覺體驗仍有待改進,更遑論嗅覺、味覺與觸感。隨著技術發展,也許未來網購香薰產品或全球美食,可以有更「真實」的感官體驗,避免用眼睛替鼻子、舌頭做決定。
雖然,筆者懷疑,既然透過沉浸,可以嘗到馨香厚味,會否反而令真實、成本較高的香水佳餚門庭冷落?

筆者再拉扯得遠一點,談跨平台,一幅曠日彌久的遠景。幻想一下:META、Amazon與Microsoft各自開發的元宇宙,真的會很貼心地彼此合作,毫無芥蒂地一起研發統一技術標準,方便大家跨越平台,豐富體驗?

不用幻想,除非有強大的政治外力插手,或龐大的利益誘因,否則元宇宙開發商們起步難免各自為政。大家看見iOS與Android如何分庭抗禮嗎?忘了昔日firewire與USB接駁口之爭嗎[12] ?爾後經過長久的競爭、廝殺、聯盟、反目、收購、分裂、合併等等,方可能出現一統江湖之境,如Matthew Ball文中提及的「single operator」[3]

廝殺/合併期間,會否發生1(iii)提及的未來事件:一整個元宇宙,因為被市場「淘汰」掉,結果被「一筆勾銷」?好像昔年Google+不敵Facebook,結果消費者(個人用戶)版本被關閉[13] 

淘汰倒閉,本來等閒事,但說好的"Be persistent"呢?

各元宇宙開發商都在描繪一個美麗新世界,那裡體驗怡人,商機處處。然而定神細想,其實都不過是日常的世俗商業行為,大家不必隨著各類推廣活動起舞,以為鴻鵠將至,為元宇宙進行「洗禮」或「祝聖」。

 ii. 不妨樂觀一問:Linux開源碼神話會否重現?例如陸續出現幾個曠世奇才,合力以開源/半開源框架,為元宇宙開發了各項美麗的、廉宜的、難以超越的技術標準和軟件核心,發展出Matthew Ball所謂的「heavily decentralized platform / open source Metaverse OS or platform」[3]令元宇宙開發商們瞠目結舌,不得不跟隨,使跨越平台變得水到渠成、不必久候,同時又達致透明開放、成本低廉,重蹈當年Linux的發展道路[14] 

然而元宇宙的架設涉及大量硬件組裝、昂貴的網絡建構(核心特性2、3),需要巨額投資,並開發商、各國政府的投入及協議。縱使天賜奇才,只怕難成主導,充其量是成為幾枚較顯眼的零件而已。

 iii. 尤其是,到了跨越private and public/open and closed的牆垣,這種無拘無束、橫衝直撞的到訪權限及自由,真的可以讓人人享有?貧富差距與階級森嚴的「特權」又再浮現,成為日後重覆辯論爭吵的議題。

6. Offer unprecedented interoperability of data, digital items/assets, content, and so on across each of these experiences數位資產可攜性

 i. 數位資產是甚麼?電玩電競裡的分數、戰鬥力、神兵利器?累積得來的社群地位及尊稱?各種才能技藝甚至法力?還是具有實際購買力的虛擬貨幣?也許皆是,應該更多采多姿、更不可思議。但「巫師」、「劍客」這種職業/階級/身份/結構,並他們攜帶的專屬裝備,如何在不同的元宇宙間「保持原狀」或「等價交換」?推論下去,熱衷虛擬藝術文物的元宇宙社群,與沉迷體驗軍事武備的元宇宙社群,雙方眼中的「寶物」、價值判斷等等,肯定南轅北轍。所謂可攜,也許只能涵蓋幾種彼此認受的「貨幣」。

然而,這裡出現一些利益誘因,也許可以令元宇宙開發商們積極一點去實現此核心特性。有點像智能手機自攜號碼轉台,數位資產愈方便攜帶,就愈容易吸納其他元宇宙的移民/旅客,落腳於此。當然,這個很考驗各元宇宙開發商的眼光與胸襟:方便別人去留,透過用心「建設更好宇宙」,吸引individuals留下來、走過來;還是保留「劣質政權舊思維」,設立重重關卡,阻礙人與資產離開?

說一點題外話,回應並擴展4i出現的話題:若果數位資產具有「可變現價值」,上述的利益誘因會更大,開發商們會更積極實現interoperability。當然,把「數位資產可攜性」變成善價而沽的商品,也是一條「出路」:愈多付費,愈多自由。

話題既然觸及虛實兩界的「生意往來」,不妨想像更遙遠更複雜的未來。日後固然要制定各種「兌換」協議:跨平台的,與跨越虛實的。另一方面,我們身處的實體經濟亦難免受影響。以貨幣供應為例,學術上,貨幣供應可區分為M1、M2、M3(另有定義為M0、M1、M2)[15] 。現時M3不單包括貨幣,還包括可轉讓存款證(香港)或特定可出售轉讓負債(歐洲央行)[16] 。將來貨幣供應會否出現新定義:M4,涵蓋因元宇宙活動而衍生的數位資產與及未變現財富?人間增添了一種投資保值工具,還是出現多一個金融動盪因素?甚至是逃稅及洗黑錢的手段?

 ii. 談論可攜性,令人聯想到《歐盟基本權利憲章》內有關自由移動的條文:歐盟領域內,「貨物、人員、服務、資本」有權自由移動(Free Movement of Goods、People、Services、Capital)[17] 。當中想法很相似:重視人民攜帶個人資產自由流動的權利,國家(或日後不同「品牌」的元宇宙)要作出相應配合,減少關卡,不作刁難阻撓。日後元宇宙相關規範,也許應以此為藍本。

7. Be populated by"content" and"experiences" created and operated by an incredibly wide range of contributors廣泛的內容創造

 i. 這項核心特性,並不新鮮。先問大家:YouTube與Facebook上的有趣內容,誰人創作、提供?

答案是:用戶。YouTube只是管理這個平台,從中經營廣告盈利。Facebook原理相同,Zuckerberg的貼文雖然可以吸引海量的「嬲」,但真正撐起、製造每天驚人流量,並留下各種寶貴私隱的,是用戶每天的互動點讚留言。

元宇宙必然承繼這個傳統,而且應該更色彩繽紛。若果大家認識電腦遊戲The Sims(模擬市民)[18] 及SimLife:The Genetic Playground(模擬生命:遺傳樂園)[19] ,就可以想像一下「內容創造」可以有多變幻莫測。Podcast用戶錄製聲音,YouTube用戶拍攝影片,SimLife玩家「設計」新物種。將來元宇宙的公民們一起制定法律,甚至「投票議決」,改變某個宇宙的物理、生物定律。

例如建構一個「色盲」宇宙,透過VR沉浸裝置,沒有膚色可見,沒有種族可辨,也許是一個不需害怕種族壓迫的虛擬樂土。翱翔得更高更遠一點:在實然世界,許多人因種族、外表、殘障、家庭背景等等,被定性為「失敗者」。他們也許可以在元宇宙中「改名換姓」,重新造夢,努力創造各種內容,圓實然世界的夢想,甚至透過創造的文字、音樂、景象、學術研究等等,轉過來造福實然世界。

 ii. 只是別太快頭腦發熱。誰敢保證元宇宙沒有另類歧視、不會夢碎?況且,事情有機會往幽暗一隅發展嗎?色盲宇宙出現了,「色情」宇宙呢?一個由猥褻大男人主導的宇宙。誰家女孩這麼笨,會主動加入這個宇宙?不需要,只要人工智能技術持續「進步」,令AI在元宇宙內獲得「女性身體」,擔任小鳥依人、臣服大男人的刻板角色,這個宇宙就「圓滿」了,甚至會大受歡迎,獲利甚豐。甚麼「二次元偶像」,可以榮休了。

是不是有點美劇《西部世界Westworld》[20] 的影子?

元宇宙變了「成人頻道」,充其量令筆者這種衛道之士皺眉頭。然而當「廣泛」的內容,觸及道德議題,就會開始挑戰我們的倫理判斷。《西部世界Westworld》有情慾,也有殺戮。在「限制級」元宇宙內,透過「合法」渠道,滿足了弒血慾望的individual,會精神暢快地、身心健康地重投實然世界,還是會成癮陷溺;甚至進一步把虛擬世界習以為常的怨憤兇殘,帶回人間?

但線上戰爭遊戲或「打喪屍」呢?應視為同樣激發戾氣的原兇嗎?界線如何劃清,避免或縱或枉?

那堆「古老」的爭執,諸如審查送檢、創作自由、煽動內容等等,固然會在元宇宙開闢新戰場。其他新議題亦會陸續上演,例如元宇宙內如何處理「通姦、謀殺、施暴」等「虛擬活動」。當有人付費「合法虐殺」一名AI個體,誰人要負責先行驗證他/她是否「真正AI」?或原來AI的反應這麼真實,背後來自實然世界的一名兒童……

《Black Mirror》劇照

想法很負面嗎?吾道不孤。網絡劇集《Black Mirror》[21] 的編導,對未來的虛擬世界,可能比筆者更悲觀,遂把各種聳人聽聞的想法,變成影像,立此存照。

 iii. 元宇宙結合人類的創意,既可以綻放人性光輝,掃除種族傷健等人間藩籬,亦可進一步激發陰霾惡意。

那裡不是烏托邦,切勿癡心錯付。

參與建構一個元宇宙,與建設一個實然政府架構/行政機器,並無二致。不爽、不浪漫、規範一大堆、需要謹慎執行思前想後……原來好悶蛋,與活在現實世界的技術官僚有何分別?

你不打算參與管理興建,只想跑進來閒雲野鶴,無所事事?你不管人人管你,人群聚集的地方就有是非有政治有衝突,還想往那裡避?

也許,日後在某個元宇宙之內,會有一個individual因為懨悶不堪,忽發奇想,在元宇宙中建構另一個元宇宙,讓他脫離繁喧,放空一下;或者發起「出走元宇宙」運動,跑回真實的山野草叢,在那裡流真實的汗、被真實的蚊蟲叮咬……

但願,到時地球還有真實;而非虛擬的田原曠野,可供「選擇」。

躺於元宇宙 造福這地球

最後,不如幻想多一點元宇宙技術有甚麼貢獻。對,就是協助我們「躺平」。

各項減碳減排目標難以達成,其實情有可原。我們如何大幅減少人類社會日常各種正常排碳活動?辦法之一,就是選擇活在元宇宙一段日子,或讓沉浸VR與活在實然交替頻繁。

何出此言?活在元宇宙的沉浸空間,不跑不跳,其實很省體力,謹需基本營養物料維生,日常的人間活動也可慢下來停下來。沒有活動,自然不需交通工具,排放自然下降。

但沉浸VR期間,卻可以補償基本維生的單調沉悶,亦可維持人與人之間的深度交住。首先,透過第5項核心特性的體現,人類日常各種口腹之慾,經元宇宙技術模擬,就可以令人深度沉浸於種種人間美味,盡情品嚐(感覺自己在品嚐)上等和牛與藍鰭吞拿魚,卻又不需真刀真槍的狩獵宰殺、砍樹種草或出海捕魚,尤其不需捕捉瀕危物種。接下來第2及第3項核心特性的體現,就可以令人足不出戶,不用車不乘船,同時又自覺天涯若比鄰。

看,多麼好!甚至稱得上非常「綠色」。人類未必因此神速達致減排目標,但總有幫助。不過並非沒有障礙:箇中體驗,與電影《Matrix》太過相似!所謂細思極恐,容易令人感到不安。若強行推銷,引發抗拒、反感甚至恐慌,就不妙了。

況且,本來循規蹈矩,願意遵守可持續原則經營的養牛戶及漁民,生計必受影響。難道本末倒置地呼籲他們走入元宇宙「躺平」,繼續養虛擬的牛、捕捉虛擬的藍鰭吞拿魚?沒有實體的漁牧工作收入,誰替他們支付元宇宙月費?

那裡不是烏托邦,更像一盤大生意。
 
註/延伸閱讀:

(12)  《IEEE 1394》 (Wedipedia)

(13)  《Google+》 (Wedipedia)

(14) 《讀書誌:〈開放原始碼:Linux 與自由軟體運動對抗軟體巨人的故事〉》 (方格子,22/6/2018) 

(15)  《Money supply》 (Wedipedia)

(16)  《貨幣供應的定義》(金融管理局季報,May2002) 

(17)  《Charter of Fundamental Rights of the European Union》 (Wikisource) 

(18) 《The Sims》 (Wikipedia) 

(19) 《SimLife》 (Wikipedia) 

(20) 《Westworld》 (Wikipedia) 

(21) 《Black Mirror》 (Wikipedia) 

聯絡作者

https://medium.com/@jianwen

https://vocus.cc/user/@jian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