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難以封筆


資料照片

【翻譯:楊子朗】

英文原文:The thrill of picking up my pen again

距離我凌晨乘機由香港到洛杉磯已是四個月。在香港機場離境大堂, 我看到年輕的家庭帶著小孩,流著淚與家中長輩、雙親和親友道別。 對出生地一步步陷入極權的恐懼, 令他們決定前往西方國家展開新生活。

不少在97年主權移交前不安地離開的香港人,最後都回到香港, 這些家庭將來又會否有一日回到香港?樂隊Eagles 1977年的經典名曲Hotel California中唱到一句 「這酒店你可以隨時退房,但你永不能真正離開。(You can check out any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t never leave.)」

80年代移民潮中「退房」的人,始終發現他們的心不能真正離開。 於是當97後北京對香港採取自由寬鬆政策, 很多人回到自己的出生地。但經歷過2019年的社會運動, 北京決定以鐵腕手段管治香港。這次離開的人,很可能不會再回來。

我曾經離開香港,移居到倫敦、華盛頓、西雅圖等地, 最後因有工作機會重回到香港。當時,香港作為我的出生地, 仍是吸引我回來的地方。到了今天,人們問我會不會回來, 我會回答:「只會為探望親友。」

我不再認得我的出生地了。不單是因為看到被日漸侵蝕的媒體自由、 公民權利,又或是一些忽然高調表態的所謂「愛國者」 和他們盲目服從的奴隸嘴臉, 更是因為我對這政府和司法機關已經失去信心。

我現時定居紐約曼哈頓,仍有留意香港新聞。 早前讀到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和立法會候選人馮煒光的荒誕言論, 才讓我拾起久違的筆。

林鄭月娥本月3日接受官媒《環球時報》訪問。訪問影片截圖

林鄭月娥接受官媒《環球時報》訪問時指, 即使12月19日立法會選舉投票率低亦「不代表什麼」, 反而證明市民滿意特區政府工作表現和公信力。 這番話顯示林鄭月娥作為一個高薪離地的官僚, 對於平民百姓的想法一無所知。

記得2017年仍是特首候選人的林鄭月娥嗎?她不懂用八達通, 不知道在那兒買廁紙;不出意外地,林鄭月娥亦不懂民意。 對比其不受歡迎前任梁振英, 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林鄭月娥更為市民討厭。 同樣的民意調查亦顯示市民對特區政府工作感到不滿意。

將如此數據和事實解讀成公眾對林鄭月娥及其團隊感到滿意, 是歐威爾式否認事實的表現。若果低投票率對林鄭月娥來說真的「 不代表什麼」,又何必浪費公帑在報章上舖天蓋地的宣傳, 鼓勵市民投票?

如果言語有冒犯林太,請見諒; 但林鄭月娥強調香港人仍享有言論自由。言論自由當然並非絕對, 但我不認為自己濫用了它。 反而馮煒光應該學習如何行使他的言論自由,而又不鬧出笑話。

馮煒光上月26日出席香港再出發大聯盟舉辦的選舉論壇。直播影片截圖

馮煒光在一場立法會候選人論壇中,指香港應該去殖民地化, 除去英殖時期遺下的產物。我反對殖民化,但我亦不贊同粉飾歷史。 馮煒光需要知道一點,倘若他當選, 他便有道德義務實行他競選時的一言一行。

馮煒光要去殖民地化,首先當然向手持英國護照的所謂「愛國者」 說,他們應該感到羞恥; 馮煒光又敢不敢要求林鄭月娥的丈夫和兩個兒子放棄英國護照? 他又會否點名批鬥一邊靠公帑出糧、 另一邊將子女送到英國讀書的政府高官?

還有林鄭月娥居住的禮賓府和維多利亞港, 馮煒光會否動議拆卸林鄭月娥的官邸、將維港重新命名為大灣區港? 馮煒光提出高級官員晉升前,需到新疆及西藏掛職半年, 以學習去殖民地化的實現。馮煒光作為愛國者, 更應該身先士卒到當地過冬。

這些忽然「愛國者」在北京眼中終究會現形。 我過去的言論會證明我不支持港獨,我雖認為港區國安法過於嚴苛, 我亦說過我是個奉公守法的人。 因為我曾支持梁振英任內的一些政策,批評我的人會指控我是「 梁粉」。如果我真的再次拾起我的筆, 我會解釋為何我認為梁振英比林鄭月娥更應成為下一任香港領導人, 可是就現實看來香港又被迫再和林鄭月娥共度5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