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還柙韓籍商人死因研訊 在囚前教授許金山憶述死者因父親爽約情緒低落 出事前疑用筆插頸


韓籍男商人2018年1月來港時涉於酒店殺害妻兒,同年4月還柙期間疑用床單布條纏頸不治,死因庭今(16日)繼續研訊。在囚的中大前醫學教授許金山獲傳召作供,憶述當年在收押所結識死者,死者得知父親將來港探望他,充滿期盼,因韓國國民眼中死者如同「怪獸」一樣,父親的探望代表父親已原諒他。不過最終父親沒有如期出現,死者情緒一落千丈。許稱,在死者出事後才察覺事前有些端倪,例如死者頸及臉上有瘀傷,出事前一日更分派他最愛的朱古力及餅乾給囚友。

因翻譯英語而認識 指死者掛念妻兒

許金山以英文作供,證人席有兩名懲教員看管。許自2017年9月起拘押於荔枝角收押所,屬於甲級在囚人士。因他協助充當英語翻譯,故在死者Kim Minho(43歲)初到埗時就認識對方。許形容死者的英文相當不錯,「雖然沒我般好」,從言談中得知死者曾在美國修讀商業碩士課程。許認為死者為人友好,雖然是有錢人,但在收押所做清潔工作時,亦願意並做得很好,是個負責任的人。

許稱,死者初進收柙所時,大家都知道他發生何事。死者因妻兒的死而影響到情緒,許指死者疼愛家人,很掛念他們,「他告訴我,在夜裡醒來想起他們會傷感」,又說死者會抽很多煙來處理情緒。

嚴父不支持死者事業 生意受制於中韓關係緊張

死者有談到與父母的關係,他稱父親是傳統的韓國人,他在嚴格管教下成長,與爸爸關係並不太好。死者透露以前他在韓國須接受軍訓,父親的地位及職級有能力將他調到不太辛苦的部門,但父親沒有這樣做,死者要接受艱辛訓練,感到傷心。父親亦不支持死者的生意,兩人常有拗撬。

許金山稱以他所知,死者的生意其實能賺錢,並非生意不好。死者有兩項事業,分別是擁有一款朱古力的專營權,以及將一間咖啡廳引進到南韓,希望將其推廣到中國及亞洲其他地區。但是,韓國當時引進美國導彈對抗朝鮮,使中韓關係緊張,中國對於韓國的商業交流很多阻撓,死者成為中韓關係的「受害者」。許稱,死者沒有實際說過他的生意有幾大困難,但說過有些問題。

在囚前教授許金山指韓傳媒眼中死者是一頭「怪獸」,國民都排斥及唾罵他。(資料圖片)

早上梳好頭迎接探訪惟父親失約 下午失望流淚躲在角落

許稱,在日間活動時,死者大部份時間會與他談天,又會看很多書,並會寫信給父親。死者有次見過私人律師後告訴許,父親將會在4月3日來港探訪他。研訊主任問到,死者是否十分期待父親探訪給他支持。許說要代入韓國人的思想去看這件事,因為死者的案件發生後,韓國傳媒眼中死者是一頭「怪獸」,國民都排斥及唾罵他,父親因兒子的作為感到恥辱,而韓國領事館的反應流於表面,像每個人都已裁判他一樣,認為他是一頭惡魔。

許續說,死者知道自己犯下如此重大的罪行,父親來探望他對他意義很大,代表父親已原諒了他,死者對此很大期望,甚至在原定的探訪日子打扮好一點、梳好頭髮,「他一直想著會有人叫他到探訪室,但最終都沒有人來。」

許:曾見死者有傷痕 出事後想到應是用筆插頸

準備探訪那天朝早,死者還四處跟人說笑,指幸好探訪室隔著玻璃,否則爸爸或會一拳打向他。結果父親失約,令死者相當失望,他流淚並獨自躲在角落。許稱自那日起,死者的情緒有很大改變,失去信心,「說話都有點口吃,開始不知道自己想做些甚麼,不想有人在他旁邊,好像變了另一個人般」。

許又留意到,數天後死者面色暗沉,面部及頸部有些瘀傷、膿瘡及受感染,「到他出事我才意識到,那些應是他勒住自己的瘀傷及用筆插頸的傷痕」。當時死者解釋因睡得不好,才會面色欠佳及有黑眼圈。囚友還以為是他的囚倉不衛生,有昆蟲咬他導致感染,故合力為他清潔囚倉,死者相當感激。

研訊主任問死者有否透露過尋死,許稱沒有,指死者被捕後一度轉到小欖病精神治療中心作評估,稱對命案沒有印象,不知發生何事,早上在酒店起床就看到案發現場,對此震驚,但從未想過自殺。

安排女友子女探死者助寄物資

許又稱,因為死者初入收柙所時甚麼都沒有,故他安排其女友及子女探望死者,為死者張羅日常物資,如朱古力、餅乾、剃刀、香煙等等,令死者的生活環境較好,亦讓他起碼可以與人談話,「這樣比較有人性」。死者曾要求許的女友幫他找來太太及兒子的相片。

許透露,他亦安排女友協助發電郵給死者父親的私人秘書,詢問需否就探訪提供協助,但對方一直沒有回覆。

死者出事前最後一次接受探訪時,死者卻稱「甚麼都不需要」,還在出事前一日的日間活動時,將他最愛吃的朱古力、餅乾等東西分給他人。許供稱:「事後看才知道發生何事,當時只是覺得他很仁慈。」

另一囚友:佢真係好掛住爸爸,佢耿耿於懷

另一囚友呂永業作供稱,死者提及過父親對他很嚴,2018年農曆新年前的一次公務探訪,死者得知爸爸會來探望他,當時他表現緊張,擔心爸爸見到他會打他,但死者仍是很想見到爸爸。

最後父親沒有來訪,死者表現得不開心,並稱很掛念父親,「佢好尊敬佢爸爸,但佢無出現過」。呂形容死者性格隨和,是個多笑容的人,他與死者投契,「特別玩得埋,搭哂膊頭咁,用肚腩頂下大家」。在死者出事前一晚他們仍在玩,呂稱沒有感受到死者不開心,「我真係唔明點解佢要咁做」,他沒有收到死者派的用品。

有陪審員問,懲教人員是否知悉死者頸上的傷口。呂稱有陪同死者一同向「醫官」索取藥膏,故懲教應有看過他的傷口。呂在作供完畢前,特意重申:「我想講,佢真係好掛住佢爸爸,佢耿耿於懷。」研訊下午繼續。

案件編號:CCDI269/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