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瘋狂寬鬆代價高 通脹收水債爆煲


眾新聞製圖

上周市場突然多了焦點,但來來去去仍那三個:通脹失控、急勁收水、陸債爆煲。其實始作俑者還是一眾央行以為寬鬆就是萬靈丹、超級寬鬆就是超級萬靈丹。十年前,美歐先後經歷嚴重需求打擊,信貸閉塞,狂印銀紙也沒推高通脹。查實今次性質不同,歐美需求、信貸沒受疫情打擊,狂印自然通脹狂升,結果要狂收水,新興國狂爆煲。

現在最需要狂印銀紙的其實是大陸,因為當地樓、債正大規模去槓桿。縱論經濟,現在也相當嚴峻:很多行業不是受樓債波及便是在內鬥下收檔,企業公然大規模裁員;畢業生難找工,只能讀完碩士讀博士以拖時間,在少子化下的畢業生已上有大批高堂,近有調查指近九成後生負債。老闆收檔伙記被裁加上人人負債,這趟真的非同小可。

現階段暫看還未有什麼異樣,人皆在等,等歐美通脹失控到某個位要被迫狂收水,亦等大陸樓債失控到某個點要狂放水。地球一邊狂收、另邊狂放,結果完全不難料到:就是資金會大舉流動。怎流向呢?最初可能是「炒政策」,由收水一方流向放水一方;但當炒過以後清醒過來,錢還是從前景差的流到前景好的一邊。那麼哪邊差哪邊好?

樓債爆煲,日本經驗有辦睇的,必有排衰。不過,歐美這樣狂谷致經濟資產過熱,亦不似捱得很久。當然,目前孳息曲線未見倒掛,未至即將衰退,但隨着歐美急收水,短息將急勁狠地抽,快過長息。在通脹急飆、長短息大幅波動下,曲線斜率也變得快,由倒掛到衰退的時差亦縮短——上次就只隔了三季。

節日在即,本周僅美國有零星樓市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