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跟照顧者分享:要懂得放手


早前出席一個以照顧者為對象的分享會,當中提及的一個重點,就是懂得放手。
 
多年的個案工作經驗,見證過不少照顧者,比患有情緒或精神病的家人更不願放下,對患者承受的困苦,以至病情的起起跌跌等,態度更加緊張,也因此出現過度保護或管制狀況。
 
這些照顧者內心都有一份情意結,期望憑籍一己的努力,全心全意的照顧,自己的家人可以康復過來並「回復舊觀」。因此,他們都傾向將照顧工作或責任全扛上身。

網絡照片

照顧者將整副心神放在照顧患者,難免忽略其他親友,而自己的人生也完全被吞噬了,與對方緊緊地扣在一起。很多時,出於保護心態,擔心患者會復發,他們甚至會管制對方的一舉一動,由食藥,平日起居飲食、外出、工作,甚至社交等,每個範疇都要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患者並未有半分的自主與自由。
 
筆者曾遇上極端的例子:九十歲的長者一直將兒子留在家中,不讓他外出數十年,而他自己即使百病纏身,行動不便,也風雨不改,每天行數十級的樓梯,為兒子張羅早午晚三餐。另有母親擔心患上思覺失調的兒子不能認路,十多年來不讓他獨自外出,到對方三十多歲,仍然不懂搭地鐵,除了覆診,也極少離開自己的社區。
 
上述例子聽起來或有點誇張,不過,從事精神健康的同工都會同意,過分保護的情況其實相當普遍。試想想,復元人士減少與外界接觸,自然也更退縮,久而久之,習慣了「被照顧者」的角色,寧可留在照顧者編織的「安舒區」,也不願外出探索。照顧者的原意是促進患者康復,到頭來,病情反而難有突破。
 
另一種情況是,患者不願被管制,導致爭吵不斷,與照顧者長期處於敵對狀態;至於那些選擇服從的,也是心不甘情不願,內心怨憤不斷累積,漸漸地跟照顧者之間築了一道牆,無法達致坦誠溝通。
 
說到底,人的本性大抵是渴望自主自由的,這一點復元人士也沒有兩樣。照顧者可學習慢慢放手,由日常生活開始,讓患者有自己的選擇,例如飲食或社交等;即使選擇有欠精明,也學習承受結果。事實上,從錯誤中學習,這正正也是人生的一部分,也只有這樣人才會不斷成長。

美國社會學家David Karp 在其著作Speaking of Sadness 中,訪問了多位抑鬱症患者的照顧者,他們經歷了十多年的時間,終於醒覺到無論自己如何努力,患者的康復都不在掌握之內。
 
書中的照顧者學習放手,與患者訂定界線,給予自己多一點的時間與空間,發展個人興趣、夢想,滿足情感上的需要,最後心理狀況得到改善,反過來也更有精神照顧家人。
 
其中一位女被訪者,要兼顧工作與照顧患病的丈夫,在婚姻關係中一直扮演「強者」的角色,未敢流露自己軟弱的一面。這位女士以為自己已克盡照顧者角色,沒料到丈夫一直為此感到沉重壓力,覺得自己被比了下去,心裡面也存有一條刺。直到一次她因為壓力爆煲情緒崩潰了,丈夫見到太太真實的一面,反而有點釋懷;而兩夫妻經過坦誠溝通,對彼此的了解也加深了。女士開始追求自己的興趣,不再將所有工作以外的時間,都放在丈夫身上。
 
上述的例子,反映照顧者在處理與患者關係時,也要考慮是否傷害對方的尊嚴。而更重要的是,雙方要有坦誠溝通,而不是將所有想法與感受都埋藏在心中;否則,彼此之間累積愈多誤解,最終要修補也非易事。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