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女校男教師性侵案】稱意淫對話只屬虛構「鹹故」 被告:明知不可跟學生性交才用色情言語調戲取代


男教師涉藉邀請15歲女學生到其住所看Netflix電影,伺機非禮;二人及後發展成情侶,疑至少5次沒有使用安全套性交。案件今日(22日)續審,被告自辯稱,與事主X的WhatsApp對話提及「I was inside you」、「not shooting inside is ok lah」等語句,只是兩人一起虛構的「鹹故內容」,非真實性交後的對白。被告又自言,與X談到「破處」話題時,「I hope it won’t hurt you next time」有一半是意淫,另一半是表達關懷,他正因知道不能與X性交,才「取而代之」用色情言語調戲。

被告作供完畢。法官陳廣池將案件押後至明年1月25日結案陳詞,2月25日裁決。

區域法院

被告馮霆麾(37歲)面對兩項非禮及五項與16歲以下兒童非法性交罪,案發2019年1月13日至8月2日期間。

被告今繼續自辯。控方盤問時多次引述被告與X的WhatsApp對話,質疑是二人真實發生性交後的對話,被告在庭上全盤否認,重申只是與X虛構的「鹹故內容」。

講破處過程 被告:一半意淫一半關懷

前年2月中(控方指稱對話圍繞二人曾發生的性交)

X:Last time not only kiss woh
被告:Yes, I was inside you(我嗰陣喺你入面)

控方問及對話的意思。被告庭上堅稱,他與X向來都有默契不會性交,只會接吻,這段對話只是虛構的「鹹故內容」,因為他先前有向X描述性交過程,甚至在她耳邊「講埋對佢做啲咩」,包括高潮、進入等。控方追問到底為何要說這些話,被告自言是想X感到難為情,又稱:「雖然露骨,但係調戲嘅行為。」

控方又問:「你唔驚講講下搞出火?」被告表示他有信心不會發生性行為。

X:Why no blood
被告:I didn’t look and study
X:If have blood, your finger will have gah mah
被告:Then I don’t know lah

控方問「why no blood」的意思,被告供稱X只是引述「插入去」的虛構故事,又指他們都會說一些「出乎意料」的東西,背後是「暗藏笑話」。

控方質疑,X的意思是希望下次不會再痛,代表他們之前有發生性交,被告否認,覺得講述意淫的說話不用負責,而當時只在描述破處的過程。他又斷斷續續地解釋:「係借呢個機會,一半係淫嘢,一半係關懷⋯⋯嘻嘻⋯⋯現實無咩機會講⋯⋯希望終有一日唔會再痛。」

官:你嘅形容詞咁緊要,連聽都會覺得痛?

被告供稱,他正正因為知道不可與X性交,才「取而代之」用這些色情言語調戲。法官陳廣池聞言表示不解,問:「你嘅形容詞咁緊要,連聽都會覺得痛?」被告回應指「想個故事係咁」,即是由他插入,而X有痛的感覺。

被告:I hope it won’t hurt you next time. I want to be close like that but not hurt you.

被告同意對話是帶有色情成份,但重申僅限於傳達色情的感受。

X:But leh, next time leh, should we buy something ah
被告:Not shooting inside is ok lah. I want to have all of you.

被告同意控方所指,當時理解X是意指買安全套,但重申只是描述性交過程,「因為講係唔需要負責」,而X都知道對話只是說笑,不是認真。被告又解釋,一般人若真的與一個未必成熟、性知識不太「完善」的女朋友發生性交,不能夠單以一句「不在體內射精便可」去回應。

法官陳廣池

前年3月9日(控方指稱是X離開被告家後的對話)

X:洗完白白,變返香,無晒怪味
被告:Strange smell? 
X:是的,我相信有不明液體,雖然已經抹咗,但相信會留低怪味,所以要沖返個靚涼

被告供稱怪味是指當時煮的食物,控方質疑:「你煮咩㗎?臭豆腐?」被告回應是蕃茄醬意粉,而非控方所指的精液,並解釋指這亦是故事的一部分,當時語帶隠晦是「唔想將件事點破」。

X說痛是指被貓弄傷

前年4月及8月

X:痛
被告:Hurts a lot?
X:無啦啦會痛一下
X:痛呀,點解會咁
被告:all broken

控方向被告指出,X感到痛是因為與被告發生性交,被告否認,堅稱是X在家中被貓弄傷,或是被他的指甲意外刮傷。控方質疑「點解去親你屋企都好易受傷」,被告表示X是借機撒嬌,想他表示愛意。

被告作供完畢。法官陳廣池將案件押後至明年1月25日結案陳詞,並將在2月25日裁決。

【案件編號:DCCC398/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