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迷你倉死因研訊】火災第3天高級區長建議改用「進攻式」策略派員爆破救火 撤退後才知死者出事


【研訊第43天】

2016年淘大工業村時昌迷你倉大火導致兩名消防員殉職,死因庭今(23日)續研訊。有時任高級消防區長供稱,由於起火首兩天沿用的「防禦式」滅火策略不奏效,故他於第三天、即死者許志傑出事當日,建議改行「進攻式」派員入內爆破和滅火。另一時任高級消防區長則稱,死者被救出火場時仍有微弱呼吸。早前證供透露,死者被救出後約3至4分鐘,同袍才合力將他抬到地面交由救護員接手,其時他已沒脈搏及呼吸。

時任高級消防區長廖卓凡

防禦式救火進度緩慢 故改用進攻模式

時昌迷你倉於2016年6月21日起火,死者許志傑於第三天、即6月23日進入火場,其時已升為四級火警。現已退休的時任高級消防區長廖卓凡供稱,當日上午奉命到場後,帶隊前往起火的三樓。當時現場仍採取「防禦模式」向倉內持續射水,以防火勢蔓延。

惟廖認為滅火進度緩慢,水柱未能觸及火源,遂建議改用「進攻模式」,每四人一隊入火場爆破儲物倉及滅火,獲署理消防總長江炳林及副消防總長盧俊文批准,11時半開始實行。

沒人要求他調派人手協助搜救 

其後廖一直在火場外的2號樓梯當值,至晚上約8時撤回地面後,他才獲悉死者許志傑在火場暈倒,當時廖的隊伍已成功爆破約55個迷你倉,並撲熄部分火焰。廖表示執勤期間,從沒聽到有人大聲求救,火勢也沒劇烈變化。

在死者家屬的代表大狀查問下,廖進一步透露當晚8時撤退前,他一直在2號樓梯調派消防員入火場爆破及滅火,其間,並直言「我根本完全唔知(死者出事)」。

翻查早前證供,死者當晚6時42分經1號樓梯的入口指揮站進入火場,約20分鐘後失聯,至7時21分被抬出火場時已昏迷。

時任高級消防區長謝德輝

「接更」隊伍入火場後5分鐘 仍未見另一隊員撤出

現已退休的時任高級消防區長謝德輝則供稱,當日負責經1號樓梯入火場的人手調派策略。晚上7時許,他指派隸屬觀塘泵車的見習消防隊長邱曉生偕3名隊員入場救火,當中包括死者許志傑。

其後謝派了青山灣升降台一行5人入火場「接更」,但等了5分鐘仍不見觀塘泵車隊員出來。約1分鐘後,邱獨自逃出火場,再過1分鐘後,另外兩名隊員也先後逃出,其中一人的頭盔不知所終,另一人則不支倒地。未幾,青山灣升降台同袍才合力將死者許志傑抬出火場。

同袍花3至4分鐘才抬死者到地面 已無呼吸脈膊

謝憶述,當時死者已全身無力及面色蒼白,因地面滿佈雜物,故此青山灣升降台隊員花了1分鐘才成功將死者抬出梯間。一名同袍檢查死者狀況後,發現他仍有微弱呼吸,遂立即為他進行心外壓,然後數名消防員再合力將他揹到地面,交由救護員急救。

翻查早前證供,死者失聯前的氣樽存量已跌至低水平,他於當晚7時21分被救出三樓火場時,氣樽存量為零。約3至4分鐘後,死者才被抬到地面交由救護員接手,當時他已沒脈搏及呼吸。

數名青山灣升降台消防員合力抬出死者許志傑,其間一度力竭而需將死者放下。(有線新聞截圖)
死者張耀升(左)在火警首日遇險,死者許志傑(則)則於火警第三天遇險。

沒索取火場平面圖 「手頭資訊對我嚟講已足夠」

謝表示,事發時他已有20年救火經驗,但從沒參與迷你倉或間隔如此複雜的救火任務。他知道迷你倉起火首天已有同袍在火場失聯,亦知道間隔愈複雜,救火的危險性愈大。

研訊主任質疑,既然他早知有同袍出事,為何當日派人救火前不先索取起火樓層的平面圖?謝解釋,他已視察其他樓層的迷你倉間隔,而且火災會改變間隔狀態,「我當時覺得手頭嘅資訊對我嚟講已經足夠」;而且其任務是救火,應由「高層次指揮」索取平面圖。

主任又質疑,觀塘泵車三名同袍於數分鐘內先後逃出火場,已經「成隊散晒」,並且各人已筋疲力竭,為何謝不立即用對講機要求增援?謝解釋稱,三人在短時間內「一個接一個出嚟」,他根本沒時間或空間求救、或向上級匯報情況。

研訊明續。

案件編號:CCDI333-33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