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手術狂想曲——病痛下的正念


2021年踏入倒數,回顧這一年,最大的體會是學正念不能讓你避過人生的逆境,我還是失去了曾經珍而重之的東西、還是要面對一個又一個突如其來的困局、還是會生病甚至需要動手術;只是,有了正念,你會知道自己還有選擇——選擇用甚麼心態去面對這些考驗。是的,這看來有點阿Q、有點卑微,但身處充滿未知的迷霧中,若然做到「生活和身體都很苦很苦,但心就是不苦」,那縱使看不見前路,還能自在又踏實地一步一步走下去。

網絡插圖

早前寫過 〈若擔憂太累,就讓自己回到當下〉 ,但坦白說我也不是寫過的都能做到。前陣子長了粒可怕的牙瘡,兩位牙醫看了直言不敢碰,需要轉介口腔頜面外科,這情況真的有夠嚇人,結果電腦斷層掃描發現裏面有個比一般情況大的囊腫,還一直悄悄侵蝕了附近的組織,即時有三顆牙齒要「判死」,專科醫生明言要動手術剪掉牙腳再取出囊腫化驗,又坦言手術複雜,必要時或需轉介醫學院。醫生當時非常隱晦的說「要看是不是不好的東西」,但我聽得懂,頓然晴天霹靂,它的位置也令我害怕手術或療程會毀容。那時我還未從人生另一沉重打擊走出來,醫療費令我百上加斤卻又因為屬牙科無法索賠,在連環打擊下真的有「天亡我也」之感,不禁心想:「惡性的話我不治療就算了。」然後掉進憂慮和自傷自憐的漩渦裏。
 
記得那時跟禪修老師說起,他給我這樣的一句:「咁等化驗結果出來先,到時治療就得了。」喔!這顯然不是安慰別人的說話,聽罷我內心一沉,但他說的卻是需要接受的現實。這句話最終讓我由衷相信「憂慮無用」,畢竟事情如何發展我已經完全控制不了,只能相信醫生,把一切交托給他處理。說起來,不幸中我也仍然得到幸運之神眷顧,本來很多親友很熱心介紹醫生給我,但那時沒心情比較,就直接找牙醫推介的一個,而看這位醫生時感受到他的一份仗義熱心,簡直讓人相信生命有奇蹟,我深信他會盡力幫我解決問題,也所以真的沒甚麼可以擔心了。此後每次再有擔心感覺浮現,我會把時間花在禪修上,始終看自己一呼一吸 或修習慈悲觀 總比擔憂好。
 
到了動手術的一天,張開口躺上手術椅上,正念就更加重要了,平時禪修的專注力轉移訓練大派用場。因為有局部麻醉,手術沒太多痛楚,但磨人的是意識清醒,會聽到那些高頻的鑽牙聲、刮牙聲,也從其他部位的觸覺隱約感受到皮肉割開,喉嚨嘗到血腥味,此時人自然會緊張,會不斷的猜到底在處理甚麼。那位手術助理很細心,看到我雙手拳頭握緊,就輕拍我的手,語調很溫柔的提醒我放鬆。經她這麼一說,我才記得我可以轉念,我開始嘗試將注意力轉移到呼吸上。但因為手術期間有時會按住了我的鼻子,專注在呼吸反而發現呼吸受阻,於是就將專注力轉移到手術室播放的音樂上,慢慢我內心竟哼着唱,那刻開始真的有這樣的感覺:原來做手術都可以這麼舒服!
 
「身苦」無可避免,但「心不苦」本身有種療癒的力量。那時候我真的很放鬆,放鬆得簡直有種渡假的心情,感覺就像躺在沙灘椅,唯一有點累的是要張開口接近兩小時,但我很享受那思想在翱翔的感覺。碰巧醫生和助理也風趣幽默,他們在手術中段開始說笑,例如聽到醫生應該是找到那囊腫時說「搵到你喇!」「終於見到你!」兩人的互動有時更令我有點忍俊不禁。會覺得他們太輕鬆了嗎?真的沒有,反而想起放在診所玻璃櫃裏面那面刻有「舉重若輕、德高望重」的銀碟。「舉重若輕」,不就是這個意思嗎?
 
最後手術順利,麻醉過後我連止痛藥都沒吃,傷口復元需時但總算保得住容貌,約一周後得知化驗結果是良性,只差明年還需要覆診觀察有沒有復發,當然那三顆牙齒無可避免已經壯烈犧牲。那一句「舉重若輕」自此成為一個重要的提醒,就像那句「慢慢來,比較快」,而正念就是讓你先平靜看清楚現實,讓你分清是否需要擔心、分清緩急輕重,自然讓你做到快而不忙亂、輕鬆面對沉重。人生嘛,關關難過關關過;笑看風雲,大概就是這樣練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