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南美屠殺華人慘劇的啟示


【撰文:言而】
 
在1879-84年間,南美發生了智利攻打秘魯的太平洋之戰(War of the Pacific,因為兩國皆處太平洋的沿海),其間秘魯當地千多名華人慘遭屠殺,成為南、北美洲殘害華人最慘烈的事件之一。
 
因為秘魯在1854年廢除了黑奴制度,故而引入大批華工取代黑奴,成為該國主要的糖及棉田勞工。雖然合約訂明多是八年便約滿,華工便可回復自由身,但是莊園買主通常會藉故延長合約限期,對待華工如同昔日黑奴般苛刻,不少遭繫上腳鐐,被主人買賣如同貨物流轉以圖利。
 
這樣的生財工具,怎會惹來殺身之禍呢?

1881年1月,智利士兵在秘魯首都利馬外圍駐紮。維基百科照片

根據學者Heidi Tinsman 在"Narrating Chinese Massacre in the South American War of the Pacific" Journal of Asian American Studies (October 2019: 277-313) 中的研究,牽涉入這場戰爭中的智利人、秘魯人及華人,卻各說各話,連誰是屠夫都莫衷一是:
 
智利人:不少華工趁戰亂藉機逃走,受到秘魯人的追殺。
 
秘魯人:華人是解放後的黑人所害,因為華工扼殺了他們在勞工市場的競爭力。
 
華人:華商在戰後曾去信駐秘魯的中國領事館,申訴主要的共犯是戰敗的秘魯士兵、當地官員和警察。
 
不過,學者Heidi Tinsman卻指出,這些理據背後,卻隠藏著更大的私慾權謀。
 
智利人攻入秘魯時,對當地人也進行了殘酷的屠殺,智利人突顯秘魯人戮害華人,有淡化自己入侵時的暴行之嫌。
 
至於秘魯人將所有責任推卸於黑裔身上,自然是為目無法紀的軍人及趁勢橫行的地方官員脱罪。
 
華商也刻意不提文盲的華工乘戰亂逃離莊園苦況的情景,因為華商們其實也有參與華工買賣的勾當。
 
故此,雖然明明是發生了屠殺,可是,介入事件的三國人,卻自說自話,掩飾己方的醜惡。是否很像日本名導演黑澤明所拍的電影《羅生門》呢?

《羅生門》劇照。

這部電影改編自日本名作家芥川龍之介的著作《羅生門》與《竹林中》,所演述的謀殺案包括了被殺的武士,受強暴的妻子及強盜三人。
 
強盜:雖然承認自己強暴了武士妻,卻力辯是在與武士公平比劍下,才殺死了後者。
 
武士妻:受蹂躪後換來丈夫的鄙視眼光,懇求丈夫殺死她以明節,卻由於受辱悲傷過度而昏厥,手中所持的短刀因而誤刺武士。
 
武士的鬼魂(通過靈媒):怒指妻子被姦污,還厚顏要求強盜帶她遠走他鄉,武士在忘情的妻子逃跑後,因憤恨而舉刀自行了斷。
 
三個人都道出一番醜化他人、抬高自己的表白,盡顯人性的卑污與偽善,與牽涉南美屠殺華人慘劇的三國人如出一轍。
 
可是,就連《羅生門》這部電影的製作也陷入了謊話中,電影公司老闆明明批評作品難以看懂,還將推動這部片的高層降職。可是,在電視訪問裏,卻自詡為電影的推手,居功至偉。
 
黑澤明在他的自傳《蝦蟆的油》中說,「這簡直是《羅生門》啊。」他慨嘆人性真可悲,總是無法如實談論自己,可是,他忽然卡住了⋯「我寫這本類自傳,裏面真的都老老實實地寫我自己嗎?」「於是筆尖無法繼續前進。」書便停在這兒了。
 
看透人性虛僞的黑澤明,也坦承無法洞悉自己潛藏的陰暗面,那麽,是否深藏的内心黑洞便可為所欲為呢?
 
然而,任憑我們自欺欺人,卻無法瞞騙造物主,舊約聖經的〈詩篇〉很清楚說明,「我往那裡去躲避你(神)的靈?我往那裡逃躲避你的面?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裡;我若在陰間下榻,你也在那𥚃。」(139章:7-8)
 
你是否體察到自己也卡在羅生門的人性中?創造我們的神完全明白我們受心底陰沉處捆綁之苦,請聽祂的呼喚,與祂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