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灣仔「南轅北轍」的一天


 

 

灣仔北是上班一族的聚集地方,然而處處封路、水馬圍城,對市民有一定影響。何君健攝

灣仔是一個獨特的社區,好像香港貧富懸殊的縮影:灣仔北是繁榮的象徵,這兒有領導人下榻的六星級酒店、舉行香港政商界盛事及香港回歸20周年官方活動的會議展覽中心、還有多幢著名商廈林立;灣仔南太原街及春園街卻處處可見小販檔,一幢幢舊樓之間,可見婆婆推着她載滿紙皮的車子穿梭老街。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港,他大部分時間在灣仔出入,灣仔這個社區「南轅北轍」的小人物,又過着怎麼樣的一天?

習近平周四中午抵港,警方清晨起在灣仔北會展一帶嚴密布防,該處是上班一族的聚集地方,然而處處封路、水馬圍城,對打工仔出入有一定影響。記者中午12時許,走訪中環廣場、會展廣場辦公大樓、港灣道、鷹君中心等商廈,聽聽白領的心聲。

在灣仔港鐵站通往會展的天橋上,記者穿插在人群中,行了幾步就見到多名便衣警員留守在天橋兩側。之後,前方有3名穿警察背心的人,手持對講機視察四周。再過一會便看見4名藍帽子迎面而來,他們一字排開,在人群間穿插前進。天橋橫跨車流量極高的告士打道,警方在此段天橋的兩側架設鐵馬,每十步就有一名藍帽子警員站崗駐守,原本車水馬龍的天橋,更顯狹窄,猶如書展舉行時的情境,但一些白領的心情,卻並非書迷所懷有的期待,而是焦急。

中環廣場往會展辦公大樓,沿途有不少警員,更有警員持槍巡邏。何君健攝

由中環廣場向會展辦公大樓前進,沿途有不少警員,更有藍帽子手持步槍巡邏,記者和持槍警員擦身而過,心裡不禁疑惑:香港,發生了什麼事?

記者印象最深刻是見到中環廣場被水馬包圍,廣場空地只有零星的人停留,這裡原本是享用午餐的休憩勝地,如今變成「水馬圍城」。有兩名OL談話時,其中一人說:「這裡間歇性封路,我明天叫的士在中環廣場附近停車,會不會很冒險?」她的朋友說:「不好啦,你都是搭地鐵較穩陣。」

進入會展廣場辦公大樓前,先要經過金屬探測門,有大量警員和大廈職員駐守。如要進入會展範圍,則要有掛頸的證件,上面印有姓名、照片及「回歸20周年」的標誌。記者站在辦公大樓的升降機大堂,有不少在此工作的白領詢問警員及保安員如何前往港灣道、如何到灣仔港鐵站等,可見打工仔並不知道封路詳情。

地面本來有斑馬線由辦公大樓前往中環廣場空地,但道路如今加入鐵馬及上鎖的鐵門。丘萃瑩攝

據記者觀察,如果想由會展辦公大樓前往中環廣場,地面本來有斑馬線直接往廣場空地,但現時換成了鐵馬及上鎖的鐵門。警員說:「不能由這兒出去,你要過對面,就要上天橋。」打工仔要外出享用午餐,只能夠經天橋出入,地面難以找到通道,估計要多花數分鐘。

一名女士想前往會展,但警方改路後,她不知哪裡是入口。丘萃瑩攝

記者在會展港灣道入口附近,見到一名身穿橙衣的女士,揹着環保袋,從辦公大樓停車場入口走出來。她一臉焦急,向警察問路:「怎樣進入會展?」警員指向停車場方向,女士則說:「剛剛警員說不是這裡。我要工作了,怎麼入去呢?平日都不是這樣的。」記者見到她和警員傾談了數分鐘,警員似乎仍未能解答女士的疑問。

警方於下午1時正,封閉鷹君中心來往會展廣場的行人天橋,約有數十人滯留。丘萃瑩攝

下午1時多,正值打工仔放飯高峰期,記者來到另一白領集中地鷹君中心。由於當時習近平車隊即將抵達萬麗海景酒店,警方原來在下午1時正,封閉鷹君中心來往會展廣場的行人天橋,約有數十人滯留在鷹君中心的一端。記者跟旁邊的白領一族閒聊,一名身穿啡色長裙的年輕OL,神情有點緊張地說:「早知我不來這裡吃午餐,我1時15分前就要回到公司,這次慘了!」她原來在中環廣場上班,事前不知道警方會封橋。

滯留的還有一家三口,爸爸戴着墨鏡問警員:「我可以怎樣離開呢?」警員答:「你要兜大圈才能離開,你等一等吧,大約15分鐘後就會解封。」只見「墨鏡爸爸」一臉無奈向妻兒解釋:「無辦法,就等一等吧!如果現在走,要兜很遠路呢!」結果習近平車隊在下午1時15分抵達酒店後,警方才解封天橋,市民才能尋回正常步伐。

記者問過數名灣仔打工仔對「水馬圍城」有何看法,在鷹君中心工作的王先生認為是擾民,「我今早提早了約半小時出門,講真的,警方布防非常誇張,不知道為何要封那麼多路。我是搭地鐵上班,警察在多條天橋兩側架設鐵馬,道路變得更加擠迫,放工時都不知怎算。」王先生看着會展前的水馬陣又說:「明明是香港人慶回歸,但如此擾民。」在中環廣場工作的陳小姐亦認為:「雖然對我影響不大,但見到灣仔多處被水馬包圍,四處也有警察駐守,不明白為何只是保護一個人,卻要這麼誇張。」

很多灣仔小販攤檔掛上國旗和區旗。丘萃瑩攝

另一邊廂,灣仔南因習近平不會來到,走在街頭感覺相對輕鬆,宛如走進另一個社區。在基層聚集的太原街,有些小販檔主正在整理散亂的太陽眼鏡,有些協助顧客尋找心頭好,有些與毗鄰的攤檔檔主談笑風生。經過的市民腳步較緩慢,不似會展一帶的白領「競步比賽」。這裡沒有持槍的警員,也沒有鐵馬封路。記者見到多個小販檔同樣掛上國旗和區旗,記者好奇詢問檔主,檔主起初答:「慶祝回歸嘛!」下一句卻是:「別人叫我掛的。」綜合其他檔主所說,有人指是區議員叫他們掛國旗,亦有人說是街坊組織派發國旗。

大多數受訪的攤檔檔主認為,灣仔北封路對他們的影響不大。售賣內衣褲的馬先生認為,封路會減少人流,「警方較以往擴大封路範圍,一定較少人來灣仔逛街,人流必定減少。香港回歸20年是大事,領導人又不是長期逗留,都可以接受,但封路一定阻礙市民出入。」

另一名檔主李太沒有掛上國旗,她不明白為何要大規模封路:「為什麼要這麼誇張呢?可能認為習主席是皇帝出巡。我倒不認為香港人想傷害習主席,大部份香港人都不想搞事。我覺得高官是刻意『做樣』給習主席看。」李太續說:「香港回歸後又沒有普選、民生做得不好、樓價高企、政府管治一屆比一屆差,我不覺得回歸值得慶祝。」

記者再訪問多名檔主,一名賣兒童服裝的女檔主也說:「我沒有留意封路情況,就算警方封了金紫荊廣場對我也沒有影響,我又不會特地去慶祝回歸。」

慶回歸,只發生在灣仔北那幾個角落。灣仔北的聚焦,難道也是香港人的聚焦?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