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立場》誕生因《主場》終結 反修例直播令人氣急升


警方今早(29日)以涉嫌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拘捕《立場新聞》多名前董事及總編輯,《立場》於下午宣佈停止運作,即時遣散所有員工。不過,當初《立場》的出現,亦是由終結誕生。

《立場》的前身為2012年成立的《主場新聞》,營運兩年後突然宣佈結束,創辦人之一蔡東豪及後聯同兩位資深傳媒人,其中包括是次被捕的《立場》前總編輯鍾沛權,於2014年12月創立《立場新聞》。創辦七年以來,反修例運動期間的直播深受讀者歡迎,其中被稱為「立場姐姐」的前記者何桂藍,直播7.21元朗站白衣人襲擊片段,有多達逾500萬觀看次數。

不過,《立場》亦多次遭政府官員點名批評,保安局局長鄧炳強便多番指其報道「偏頗」、「誤導」、「妖魔化」,又稱《立場》「已非第一次作出呢啲偏頗、誤導嘅報道」。保安局最終於今天凍結《立場》6,100萬元資金,令《立場》劃上句號。

《立場新聞》網頁於今日(29日)晚上11時移除所有內容,變成停運公告。《立場新聞》網頁截圖

傘運前夕突停運《主場》

《立場新聞》的前身為《主場新聞》,於2012年7月28日成立。創辦人為商台前營運總裁蔡東豪、文化媒體人梁文道、時事評論員劉細良及專欄作家宋漢生。《主場》以「我城.我觀點.我主場」為口號,希望讀者透過社交網絡成為自媒體,並建立港人的主場意識。

《主場》一直表明支持民主派。於2012年7月29日的反國民教育科大遊行中,《主場》表示支援,並於同日推出官方網站。該網站亦經常發表支持中國民主人士的文章,亦曾大篇幅報道「太陽花學運」。

不過,《主場》營運僅兩年,於2014年7月26日、即傘運前夕,蔡東豪突然在facebook發文,文中以「我恐懼、我誤判、我愧疚」為小題,指收支未能達至平衡,又認為香港的政治鬥爭氣氛令人極度不安,多位民主派人士被跟蹤、抹黑、翻舊帳,形容「一股白色恐怖氛圍在社會瀰漫」,遂決定結束《主場新聞》。

《主場》停辦後引發網民熱烈討論,當中不少針對蔡東豪於傘運期間「潛水」的批評,更有大批惡搞《主場》標誌的圖案。不過,大陸維權人士胡佳卻在Twitter上發文感謝《主場新聞》的堅持。

非牟利運作 不受財團權力機構黨派左右

在《主場》停辦數月後,於2014年12月23日,蔡東豪宣佈聯同資深傳媒人余家輝及鍾沛權創立新網站《立場新聞》。在《立場》的創刊辭中如此寫道:「《主場新聞》死,《立場新聞》生。過去數月,我們痛定思痛,思考如何重新站起來,《立場新聞》就是答案」。

《立場》強調編採自主,不受財團、金主、權力機構或黨派左右,以非牟利原則運作,亦會接受公眾捐款,所有款項只用於傳媒事業上。《立場》與《主場》不同的是,為確保《立場》不受任何人控制,3名發起人通過信託安排,放棄股權的經濟利益和處置股份的權利,意味信託安排長期持有《立場》股權,3位發起人沒有轉讓公司股份的能力。

過往有報道曾翻查公司註冊處資料,顯示Best Pencil (Hong Kong) Limited的股權,全由一間名為「Web Network Limited」的離岸公司持有,蔡東豪負責代表這間離岸公司簽字。

董事方面,於成立初期,《立場》共有多名董事,除了3位發起人外,還有5人,包括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前行政總裁方敏生、「文化監暴」發起人之一的何韻詩、歷任《信報》總編輯及主筆練乙錚,以及商人兼毅行者周達智。在被捕人士及通緝名單中,暫不見練乙錚及余家輝二人。

藝人何韻詩亦曾任《立場》董事之一。資料圖片

何桂藍7.21直播吸逾500萬觀看次數

反修例運動期間,《立場》因有大量直播令人氣急升,至今facebook專頁粉絲有約131萬人。於2019年6月至去年9月,《立場》在抗爭現場一共發佈了2,787次直播片段。當中最多人收看的,是「立場姐姐」何桂藍於7.21元朗站直播白衣人襲擊的片段,期間她被一名白衣人毆打。截至2020年9月初,該片段瀏覽次數高達526萬次。另外,何桂藍於同年7.1在立法會大樓直播及採訪衝入立法會的示威者,亦是運動期間經典直播之一。

「立場姐姐」何桂藍於7.21元朗站的直播,為《立場》最多人觀看的直播,截至去年9月有逾500萬觀看次數。資料圖片

國安法後停收贊助 董事、總編輯辭職

直至《國安法》實施後,《蘋果日報》於今年6月停刊,《立場》後來亦發公告交代多項措施,以保障讀者、作者及編採人員,包括將今年6月前刊出的博客文章、轉載文章和讀者投稿等評論文章全部暫時下架;與入職半年以上的員工終止僱傭合約,結清年資補償,隨後簽約重新聘用;以免公司資金被凍結,不再接受新會員捐款等等。

此外,《立場》母公司的6位董事,包括吳靄儀、何韻詩、方敏生、練乙錚、周達智及余家輝,亦接受建議辭去董事職務,僅兩名董事蔡東豪及鍾沛權留任。

直至今年11月7日,《蘋果》前副社長陳沛敏丈夫鍾沛權於facebook發文,指因家庭原因已於11月1日辭任《立場》總編輯一職,由副總編輯林紹桐署任。

鍾沛權於上月初發文指,因家庭原因已辭任《立場》總編輯一職,由副總編輯林紹桐署任。資料圖片

被鄧炳強多次點名批評

《立場》近期多次成為政府部門或官員點名批評的對象,最近一次為有關智慧監獄的報道。其於上月刊登「智慧監獄實驗記」的專題報道,探討智慧監獄下在囚者的狀況,懲教署於上月底率先發稿批評,指報道以遣返聲請人士的無理指控「大肆炒作」,將智慧監獄的管理模式「抹黑及妖魔化」。

本月初,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再主動點名,批評該報道偏頗、誤導和妖魔化執法部門,更指《立場》已非首次「作出呢啲偏頗、誤導嘅報道」。他又提及《立場》中大衝突兩周年的報道,認為與事實不符,稱警方從未入過中大,「我相信大家都知道事實,我哋警方當時只係守衛住二號橋,唔畀人掟汽油彈騷擾到吐露港公路」。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本月初曾點名批評《立場》報道偏頗,並「妖魔化」執法部門。資料圖片

鄧當時亦指,「任何人或者組織,無論你係用咩包裝,用媒體包裝又好、用非政府組織包裝又好,只要你係想違法,想危害國家安全,我哋一定會搵到證據,證明你係犯法」。事隔不足1個月,拘捕行動後,《立場》被凍結資金,隨即停止運作。

鍾沛權不妥協以令自己安全、容易生存下去

《立場》前總編輯鍾沛權曾於2019年接受傳媒訪問,被問到2014年的《主場》停運事件,現在會否再次重演,他曾透露,當年結束《主場》的原因,是一個「強力部門」針對一個香港傳媒機構施壓,因此創辦《立場》時已有心理準備。

鍾亦指,自己預料到未來幾年,香港情況會日漸變差,「23條立法一定會來,一定會以言入罪」,他又曾向同事說,假如23條來臨,我們「要同佢死過」,「我們仍然會是高危,因為我們不會有任何妥協,令自己安全些、容易些生存下去」。

至今,說好的23條已變成《國安法》,他在訪問中透露,《國安法》的條文出爐後,發現過往普通法的程序公義已被完全撕毀,所有準備作用都不大,「那我們惟有堅持做自己專業,看看最後那一刻真的來到時,我們能否支撐得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