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立場新聞案】前《立場》記者揮燈狂奔送囚車 「等佢哋知道,我哋撐緊佢」


《立場新聞》前總編輯鍾沛權、署任總編輯林紹桐申請保釋遭拒。散庭後,西九龍法院一帶的街頭,各處都有前立場記者的身影。他們亮起手機燈,在街頭巷尾狂奔,試圖追趕每一輛駛出的囚車,讓昔日的上司、同事、朋友,看見他們手中的光明。

多名前《立場》記者奔跑追送囚車。眾新聞記者攝

攝影記者朗從事新聞攝影已有9年,他曾於《蘋果日報》工作7年,今年6月《蘋果》被控違反《國安法》倒閉後,他10月中轉職到《立場新聞》工作。

半年連失兩東家 嘆新生態難發揮寧願轉職

他抱著盡做的心態加入新公司,「相信有我做嘅空間,而且喺冇負擔情況下,可以做到咪做」。但未幾他迎來第二次失業、公司倒閉,「得三個月時間我做唔到好多嘢,影唔到好多好好嘅相,呢個係遺憾」。

朗今天到庭旁聽,直言當聽見提及一些被指煽動的文章時,不禁感到自責,「雖然我冇份寫,但我有份影,你有份做時,變咗要承擔嘅唔係你,係總編輯、係啲唔關事嘅人⋯」

朗坦言,雖不捨得一眾行家,但對香港環境並沒有留戀,他擔憂未來媒體生態只剩下單方面聲音,「你又可以點做呢?」隨著傳媒生態轉壞,他不打算再從事新聞攝影,「嚟緊當我加入愛國媒體,Facebook出一張相,張相唔夠愛國又冇得做。咁又係一個問題⋯咁倒不如,我唔好耽誤咗呢個身份,呢個身份不如放低佢⋯」

欣和晴是立場法庭組的記者,十分熟悉國安法案件的保釋程序,對於被告成功保釋的機會,一般她們都不存厚望。

卸下職務換上無奈 點燈但求陪伴

然而,當身份不再是記者,「被告」成為了自己昔日的同事,欣凝望裁判官在紙上不斷抖動的筆桿,格外漫長的等待,曾經讓她心中生出一絲希望,「你知道會畀保釋嘅機會好細⋯平時你唔係嗰種身份,你係記者,你會理性咁分析件事,但而家你只係希望佢有保釋」。

晴憶述,她今早9點半到達法院,但有其他同事來得更早,凌晨4點便開始排隊,徹夜未眠。晴說,今天在法庭內,她第一次體會到「蘋果人」的感受,「係見到一個好熟悉嘅人,不斷望向我地呢個方向,係覺得好無奈⋯真係好無奈」。

欣和晴都說,她們現在做可以的事不多,可以做的,就只有陪伴,就只有亮起手機燈,「等佢哋知道,我哋撐緊佢」。

我哋行得比人哋多、行得比人哋耐,市民睇完覺得我哋值得支持

前立場副採訪主任陳朗昇,今早以記協主席的身份接受商台節目訪問。他說,雖早已預料事件會發生,但「明知苦茶苦,飲落去嗰下,唔會因為你知而感受減少」。他慨嘆昨日忽然失去記者身份,不用擔心採訪工作,反而要組織同事到法庭排隊等公眾席、到警署送飯,體會到早前蘋果行家的痛苦。

當主持問到如何形容這種苦時,陳朗昇開始哽咽,提到警方昨質疑立場為何有大筆資金,「其實大家都知發生乜事,過去兩年無數個夜晚,我同同事喺香港街頭同香港人一齊面對,我哋行得比人哋多、行得比人哋耐,不斷做幾個鐘直播。市民睇完之後覺得我哋值得支持,所以支持我哋⋯但噚日咁樣講好似我哋有乜勾當,我覺得好唔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