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憑着愛,我信有出路


攝於《小王子》畫作展「星の流浪曲Le Havre」,此圖經裁剪。Ophelie C

2021年成為了過去,踏入新的一年,在這裏想邀請大家給自己30秒鐘,試試用以下這個方式許一個新年願望:
 
1. 先閉上雙眼,放鬆眉心、膊頭
 
2. 想像放眼整個香港,看到所有人都很放鬆、很快樂,每個人臉上都掛上輕鬆且無憂無慮的笑容;不分職業,不分你我
 
3. 你也許會有點情緒、有些感覺,但這留待張開眼之後才處理。在閉上眼這短短半分鐘的時間裏,嘗試專注給香港所有人發放一份祝福:讓每個香港人都幸福、快樂、祥和……
*
*
*
謝謝你繼續看到這裏!文章其實是否看下去也不要緊,最重要的試試上述的許願方式,給自己一點時間,體驗一下由衷祝福所有人給你的觸動。

****

今次的題目來自80年代末舊歌《憑着愛》,那個年代小孩子喜歡寫新年卡祝福,願望不是「友誼永固」就是「世界和平」,當時總是覺得世界和平與我關係不大,長大後才明瞭世界和平遠比自己和誰的友誼影響深遠。前幾天一位前輩來短訊:「有正能量就傳輸過來吧!」老實說,我從來不是一個充滿正能量的人,只是因為常常掉進負能量的漩渦裏,所以比較懂得如何從負面情緒爬出來而已。但經他這麼說,想起了兒時這首歌,想分享這樣的一個許願方法。
 
這許願方式演化自佛教的慈悲觀想像練習,那是我過去幾年每天早晚練習的禪修。任世事如何不似預期,任當天發生了甚麼不如意甚至讓我焦慮、驚恐的事,每當我坐上禪墊、閉上眼跟着老師的錄音給香港送上祝福,那所有人一起微笑的畫面總是讓我深信這個地方仍然充滿希望和快樂的可能。此際內心會散發一份平和,足以讓我的肌肉不再繃緊、呼吸慢慢順暢、思緒也平靜下來。
 
別以為想像是輕忽現實危機、自欺欺人,慈心(metta)本身有種化解敵意的力量。記得有位法師分享過自己在山林修行的趣事——事後說來很有趣,但身在其中應該好可怕——他在風雨交加的夜晚獨個兒在山林坐禪時,聽到山豹的咆哮聲。他坦言當時打從心裏顫抖,更笑說那刻才知道毛管直竪原來是從手尖開始擴散到身上,問他最後如何面對,他說得輕鬆:「繼續練慈悲觀啦!要保命啊!平時也沒有這麼專注!」慈悲觀可以保命?看過一本談森林修行的書也如是說,這不是依靠誰來保祐你,而是實際求生法則:若你有任何動作去一探究竟,人性裏恐懼和敵意所驅使的行為反而會驚擾那些猛獸,令你的處境更危險。
 
佛經故事對慈悲觀重要典籍《慈經》由來的解說也很類似,說當初出家人在森林修行時打擾了樹神,招惹對方製造可怕幻象恐嚇他們離開,於是佛陀教他們修習慈心面對。據說他們修習後散發無限的愛心,這份愛感動了那些樹神,從此彼此和平共存。
 
當然,現實不是佛經故事,未來發展未必有和諧結局,但其實我們所恐懼憂心的噩夢也不一定成真。我們都習慣慨嘆世事無常,卻往往把專注力緊盯在順境無常,忽略逆境也是無常;就是因為世事不似預期,我們才有走出逆境的希望,不至絕望。我們沒法奢望一切恒久不變,但可以嘗試以愛擁抱變化、以包容代替對立、以溝通取代猜疑。
 
彼此多一分愛,世界就是會有點不一樣!
 
即使最終無法改變世界,就在此時此刻讓內心一嚐充滿愛的滋味也好,很多時我們最需要的不過是愛。每次心煩意亂時,我都會聽《慈經》的唱頌,每一次細聽都會細味當中的意思、想像祝福的畫面;從祝福自己慢慢擴展身邊的親朋好友,以至全宇宙一切生物,那種想像至今還是讓我很感動。這份感動起碼讓我在紛亂中得到安穩,在這裏分享頭尾幾句:

願我無敵意、無危險
願我無精神的痛苦
願我無身體的痛苦
願我保持快樂……
 
願一切眾生脫離痛苦
願他們不失去以正當途徑所獲取的一切
願他們依據個人所造的因果而受生
 
上至最高的天眾
下至苦道中的眾生……
願他們無精神的痛苦、無敵意,
願他們無身體的痛苦、無危險。

是的,現實和理想的距離會加重無力感,放鬆也真的很難,畢竟敵意和恐懼均來自天性,求生的確需要戰鬥或者避險;當你跟山豹四目交投之際,也不應依靠慈悲觀保護你。但要是已經做好風險評估、下了決定,明知敵意或恐懼已經多餘,就不要讓它們無限發酵,任由它們支配。
 
這些年來,每個人都很累。但始終相信,只有愛,才能徹底戰勝彼此的恐懼;也只有愛,才能讓彼此放下對立和敵意,一起體驗真正的放鬆和自在。
 
新一年,祝福香港所有人遠離身體以至精神上的痛苦,得到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