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線上談:三月普選特首非不可能 議會缺反對派批判不足


【《線上談》結集】

本集嘉賓:立法會議員謝偉俊

謝偉俊已任立法會議員13年, 今年立法會選舉由地區直選,轉到新跑道,參選選委會界別, 以高票勝出。他出席眾新聞節目《線上談》時指出自己「 性格係鍾意試下新嘢」,自己試過功能組別及直選, 所以想嘗試參與選委會界別。他亦覺得來年的特首選舉有可能為普選,並認為未來特首要有足夠的政治智慧以及親和力,也要能夠懂得國情和明白中央想法 。

3月有機會普選?

立法會選舉後翌日,中央即發表《香港民主發展白皮書》,稱新選舉制度優化香港民主,亦有提及制度為雙普選創造有利條件,謝偉俊表示以國家主席習近平「大刀闊斧」的作風,3月的特首選舉以普選產生並非不可能。但被問及如未來的普選是經過選舉委員會篩選,又是否一個「真普選」?他表示過去的門檻太過寬鬆,未能確保入閘人的背景。不過他覺得自從有了國家安全的門檻後,只要候選人能夠過到門檻,「中央就唔係好理你邊個選到」,而他認為這個底線是必須要有的。

被問及會否支持林鄭月娥連任,他笑言自己最喜歡答這些假設性問題。他表示,如果未來的選舉真是先經過選委會,再通過直選,如果林鄭肯接受這個挑戰,一定會「很好玩」。但他也坦言,現在很多政策方向也「不是特首話事」,北京才有是最終決定。

對於特首的條件,他覺得未來的特首一定要有足夠的政治智慧及親和力,也要能夠懂得國情「幫到國家手」,明白中央想法 。但林鄭是否有上述的特質呢?謝偉俊笑言要交給市民看看「收唔收貨」。 

選舉轉跑道 愛試新事物

謝偉俊13年的立法會議員生涯中,試過參與旅遊界功能組別選舉及地區直選,他認為地區直選有刺激的地方,可以落地接觸市民,但他稱自己「性格係鍾意試下新嘢」,覺得選委會「幾好玩」,所以想親自體驗。

對於地區直選議席較少,每區只有兩席,變相競爭變大,謝偉俊轉到選委會參選是否為了保住議席?他笑言自己有一個花名叫「西環契仔」,相信如果自己參與地區直選,在地區也會有足夠的支持者,並指自己在九龍東服務了兩屆亦是有優勢的。不過,他認為自己是時候要有一些新的經驗,讓新的人可以試試地區直選,所以才轉到選委會參選。

經過今屆立法會的選舉以後,他指雖然覺得地區直選「好玩」,又可以接觸市民,但其實交流機會很少,最多只是派傳單,談及的議題與深度都比較淺;相反,選委會選舉有很多機會接觸各選委,很多不同的機構會自發舉辦一些選舉論壇、交流會, 讓候選人能接觸不同的選委,可以深入了解對方、互相認識,而大政黨出席這類論壇時會全部出席,更會作主場邀請其他選委參與。他相信,選舉結果多多少少也反映在出席論壇的次數。

對於他轉界別參選,不少九龍東市民覺得遺憾,但謝偉俊說已承諾辦事處會繼續留在九東,服務當區市民。他亦透露,相信會有政策鼓勵大家(議員),即使是選委會議員,都會在地區設有辦事處,目的是希望大家「落地啲」、「親民啲」讓訊息去到地區。不要有40位議員有高高在上的感覺,只在立法會、中環、金鐘一帶。

至於外界猜測中聯辦在選舉中有協調的角色,謝偉俊表示,在新選舉制度底下,協調在所難免,例如在5個界別都需要提名人,而其中一個界別是全國政協人大,故他認為一定會有影響。他亦透露,往年人大政協多會有由中聯辦主導的「名單」存在, 而今屆除個別團體私底下有名單外,今次選舉也沒有中聯辦主導的统一名單。

沒反對派的議會 「建設有餘,批判不足」

談及今次選舉,參與地區直選的非建制派全軍覆沒,謝偉俊透露,曾與其他建制派人士預計,選舉原先的設計是預了10個席位, 即一半的直選議席讓非建制派爭取,但在「種種原因」之下,未知是選民「躺平」 或是「不積極」,不投票支持非建制派。他估計這一面倒的選情也不是原先選舉制度所要求的,並認為有必要讓市民慢慢認受這個制度。此外,他明白近來有很多大案件是矯枉過正,加上在社會如此動盪之時,普通以至偏黃的市民要參與這個選舉亦是一大難題。

回望泛民總辭後的議會,與今屆選舉後的立法會,謝偉俊有甚麼感受呢?他以8個字總結,「建設有餘,批判不足」。他認為在建設方面,在撥款或通過法例方面的確是順暢了。如果政府是「有為」的, 的確是可以追回很多過往未能通過的議案,例如一些房地產以及民生等問題;但在批判方面,當有個別部門及官員犯錯,整體上也少了一些「政府唔啱聽」的說話,亦少了一些集體向政府施壓的手段。此外,他也同意以往很多民生政策未能推動「唔可以賴晒反對派」,謝偉俊提到一些例子:最低工資、強積金對沖、增加撥款給教育、醫療等,提出反對的反而是建制派。他希望未來議員萬一遇上甚麼危機,亦要懂得「煞車」, 不要只懂得「踩油」。

談及新選舉制度的代表性,他以過去爭議最大的功能組別作例,並指其代表性可能比地區直選更高。謝偉俊表示議會需要有地區代表外,亦需要有工商界的精英互相「對衡」。他指出台灣及一些西方國家, 只着重一人一票,沒有着重一些精英的想法,有時會令社會傾向民粹主義,會導致制衡太多,建設太少的情況。而在選委會界別,除了「過份聽話」以外,亦能夠以「全面」的角度看,是一種另類的代表性。他形容現在的香港是一個很好的地方去嘗試一種尋找平衡的政治環境,不要像西方「只說不做」,但也要學習西方的透明度。

不過,謝偉俊亦指出,即使選舉制度完善,公務員的質素似乎未盡完善,但他表示現在「 民間未躺平,政府先躺平」,在過去「打餐死的時候」,政府都會以沒有共識為由,不做爭議性的工作。 而政府在寫政策文件也因以免「做多錯多」的原則,盡量簡短。他認為這絕對不是一個積極有為的政府應該做的事,他期望未來政府能夠面對所有困難,勇於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