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20個香港人 說香港20年


 

 

今天是2017年7月1日,香港回歸20年。記得1997年7月1日凌晨零時,香港人看着升起的中國國旗和香港特區區旗,有人興奮、有人期待、有人擔心、有人害怕、有人平靜、有人未出世......

20年過去,20個香港人訴說: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鄺小姐

鄺小姐 20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我在1997年2月出世。我長大後知道,爸爸媽媽對回歸感受唔大,可能階層問題,低下階層較重視搵食。反而有親戚覺得擔心,可能因為親戚學歷高又係有錢人,最後移民去其他地方生活。 另外,我阿媽嘅親戚有啲做過紅衛兵,對共產黨好反感,因為見到共產黨點衰。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近20年好多新移民來港、好多中港經濟交易,就好似非武裝式殖民,接收咗一個地方,將國家人民搬遷至此,令香港較容易接受新政權。睇得出內地同香港想文化融合,但香港人未必想接受內地人某啲陋習。現時中港關係變得好僵,我細個無話特別憎內地人,但最近5年出現好多關於內地人嘅負面新聞,我會心存芥蒂。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我覺得政府要做咗環保先,咁多屆政府都無人做,但全球都做緊環保議題,香港無可能唔做。另外,我希望香港發展多元產業,我係讀Creative Media,但見唔到香港文化工作有出路。香港其實唔係無人才,但文化工作者畢業後見到香港無出路,就會去外國發展,令人才流失。

黃先生

黃先生 53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我當晚睇電視,播映緊回歸交接典禮,心情幾興奮。因為香港受英國統治幾十年,終於回歸祖國。我喺內地出世,之後去英國讀博士,因為回歸先決定喺香港落地生根。我選擇住喺香港,因為工作環境和英國相似,較易適應;香港又係法治之都,較少貪腐,制度較內地更勝一籌。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近幾年香港有啲亂。我認為中央和香港的制度截然不同,雙方又互不理解,總以自己角度出發,唔會理會對方觀點。另外,雙方溝通不足,應該要多啲溝通,凝聚共識,先可以進步。我舉個例子,香港認為自己嘅制度無問題,但其實有問題,例如經濟有利於大地產商,政府唔干涉任何市場,尤其是房地產,令到樓價好貴,對老百姓不公道。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政府唔好只係諗住香港係金融中心,香港都要有工業和科技。大陸崛起,香港無改變,競爭力只會下降,應該趁機會做產業轉型。

曾女士

曾女士 57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回歸前夕我喺屋企,我住喺九龍城區,當時仲見到舊機場,回歸前一晚我就見到一架飛機低飛經過。我記得嗰陣英國政府撤離香港,彭Sir走啦,係中國駐守隊伍駛入香港嘅歷史時刻。英國統治香港咁耐,我對回歸係有期望,希望各方面能夠變好,經濟環境變好。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暫時嚟講,唔能夠否定當代青年有好特別嘅想法,佢哋無經歷過任何特別環境,所以有自己嘅期望,希望能夠自主自決。佢哋有理想,但思想未夠全面,佢哋無社會打滾嘅工作經驗,唔能夠從職場體驗香港社會特質,唔了解唔同階層嘅意見。基本上香港係中國一部份,唔能夠脫離。另外,民生方面的確有少許亂咗。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我期望林鄭新班子上場,唔好出現咁多亂子。民主派人士要睇返社會大氣候,唔係樣樣都反對,唔好為反而反。

陳女士

陳女士 60多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回歸前一晚都係正常咁過,當時會擔心香港回歸之後,六四事件或文革會重演。但驚都無用,我無錢走唔到,只可以逆來順受。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而家香港變咗銅鑼灣書店,你話,我擔唔擔心香港愈來愈多這樣的事件呢?無啦啦就畀被人捉走咗,驚都驚唔到,無錢無得走。唔講啦,可能講講吓我都被人捉走咗。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無期望,有咩可以期望。你話50年不變,梗係會變啦!香港日後可能隨時有陷阱,你睇高鐵一地兩檢,一陣內地公安到香港執法,你話有咩做唔出?

吳先生

吳先生 24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當時太細,無咩印象。第一次知道回歸,係小學教唱國歌。當時我唱得好大聲,然後周圍嘅同學用奇怪嘅眼光望住我。長大之後比較明白回歸係咩一回事,心感無奈。因為1997年係轉捩點,亦係香港人民主自決的黃金機會,而上一代人錯過咗。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政府官員仍然保留舊有施政思維,唔太肯做嘢。佢哋亦太自我,以為自己嘅決定一定正確,並唔係以民為本。我覺得佢哋係奴才心態,政府部門經常向中央跪低,猜度主子心意。呢個想法和思維,係梁振英上台後愈來愈嚴重。例如爭取普選,好明顯特首完全唔係企喺香港人角度出聲,而係處處奉承中央,將香港人的利益放喺最後。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如果香港政府無民主,唔該政府民生方面做好啲。連民生都做得唔好,我哋呢代人唔會想留喺香港。例如香港讀書都無保障,每年DSE考生爭學位競爭好大,但其實好多學位畀咗內地同學。表面話國際化,但似係內地化。2047年後,香港可能係中國其中一個省,但我唔希望會咁。

周先生

周先生 76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我當晚無睇電視,其實回唔回歸都一樣,英國政權同大陸政權都唔係幾好。鬼佬對香港人唔平等,因為佢哋睇唔起中國人;大陸政權又獨裁,令香港無自由。我都想移民,但無錢無條件。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學生搞運動係好,但你愈推動民主,大陸就愈收緊自由,反而仲衰過以前。以前共產黨覺得香港鍾意中國,所以唔多管我哋;點知香港人唔鐘意,要推翻共產政權,咁佢梗係管得緊啲。而家假假哋都有民主,共產黨收番就麻煩,立法會唔好拉布拉得太勁,令阿爺睇唔順眼就麻煩。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學生表達意見無問題,但唔好佔中。佔中維持秩序嘅警察都係人,都有老婆仔女,雙方受傷都唔太好。示威遊行和氣就好,可以靜坐和罷課,但影響民生就唔好啦!好似立法會咁,民主派拉布,阻住民生發展,基建停咗幾年,價錢又因為通漲升高,納稅人又要比多啲錢。

 

余先生

余先生 18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我4、5歲左右先知道回歸呢件事,當時父母話好多人移民,佢哋擔心內地體制入主香港後,政府會變得專制,失去法治精神。加上內地發生六四事件,令好多人好驚事件重演。我父母心態較開放,唔太驚,最後留在香港。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對回歸無感受,因為我同大陸聯繫唔大,由細到大都喺香港生活,覺得自己係香港人,但又唔討厭大陸。如果你好唔鍾意大陸,就有可能對回歸好反感;或者好愛大陸先會覺得回歸開心,但我兩者都唔係。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我覺得社會撕裂好嚴重,分裂為一方人支持政府,一方人反對政府。但係,有啲人太唔理性,以偏概全,政府有時未必錯晒,有時可能雙方都有錯。香港人太鍾意批評,我覺得批評本身無問題,但係你想為佢好而批評,定為咗踩佢而批評呢?當然,政府都要擺出更願意同市民溝通嘅態度,例如普選,我明白要有框架,慢慢改善;但接受框架嘅人都唔應該畫地為牢,要諗日後點樣進步。

趙先生

趙先生 44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好正常咁過,回歸中國又唔會驚,香港係中國領土,回歸好正常。對我嚟講無咩大影響,無特別討論呢件事。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中央和香港嘅衝突多咗,但都無可避免,兩班人嘅統治觀念唔同、文化唔同,香港一時好難接受中央嘅思想。中港矛盾較以前激烈,咁又難怪,你諗吓香港人1997年上到大陸消費,有錢咪好似大爺咁;依家變咗內地人發達,人哋落嚟消費,咪又係大爺咁款,但香港人唔鐘意。其實你點對人,人點對你。民生和經濟,政府一向都唔係點幫到市民。三屆特首,施政都無咩驚喜。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我希望取消強積金,我唔明白點解自己嘅錢,要拎去畀銀行佬賺。強積金都保障唔到我退休生活,有時仲可能蝕錢,咁不如我自己儲蓄。政府一係幫我哋儲蓄仲好,每年有利息,起碼一定唔會蝕。

吳女士

吳女士 66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我喺屋企睇電視,睇港督彭定康坐船離開。當時心情好複雜,唔知我嘅將來會點,唔知道呢個轉變會點。50年不變都係得個講字,講咗之後會唔會成真,我都唔知道答案。共產黨係我哋唔熟悉嘅政權,一個不確定嘅政權,不清楚他會做什麼,呢個政權本身太神秘,無人會知道佢會點做。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而家香港人都好清楚中共曾經做過嘅事,依家可以睇到香港前景,諗到香港未來會發生咩事。不論你喜唔喜歡、接唔接受、離唔離開,有20年經驗,香港人會知道點樣決定自己人生路向。邊個做中國國家主席好重要,因為佢可以控制一切,操控香港發展。呢個都係中國政權特色,以少數人,控制絕大部份人。香港將來發展如何,就要睇中國係邊個統領。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我希望管治者要有智慧、有良心、言行正直,唔好為個人利益而無所不為。如果香港政府質素差,香港就會無希望。

陸先生

陸先生 30多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我喺屋企睇電視,睇住交接儀式。當時年紀仲細,無咩感受,爸爸媽媽都無講過回歸心情。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我覺得香港發展得唔錯,經濟好咗;但政治差咗,效能差咗,多咗反對聲音。政府政策未必顧及所有人,忽略咗中產階層。民生還可以,都會減稅。最嚴重係每年樓價係咁升,中產永遠追唔到樓價升幅。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我希望不同政見的人,少啲爭拗,而家太多把聲啦,有時意見亦太強硬,政府應該做好啲溝通工作。

曾小姐

曾小姐 30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我當時睇緊新聞,心情無咩特別,因為細個無政治意識,覺得回歸係順理成章。爸爸媽媽都只係同我講,香港返番中國,我當時對回歸都無咩認識。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我感受好負面,制度變為人治,可能係中國人嘅劣根性。回歸以來,幾個特首都係聽晒中央話,將特首個人利益與中央關係,放喺香港人之上。中央亦太干預香港政治,例如每次政改態度都好強硬,無轉彎餘地,又唔肯同香港人傾共識。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我無期望,唔覺得林鄭上場會有咩分別。我諗政府都係好似清朝慈禧和皇帝嘅關係,慈禧就係中央,係背後操控一切;林鄭就係執政嘅傀儡皇帝。民生方面,最重要當然係穩定樓價,依家樓價貴得瘋狂。

馬女士

馬女士 40多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1997年7月1日凌晨時有睇電視,一家人一齊睇回歸交接,但無討論回歸嘅事。我無特別感受,因為係歷史事實,香港是中國一部分,亦唔會特別開心。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我覺得政治情況變差,政黨將好多事情政治化,與97前唔同。我覺得議員喺立法會多次拉布太過火,唔應該影響民生。我覺得政黨的行動為選票而做、為政治前途而做。唔似以前咁,大家都注重經濟,為改善自己生活而努力。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政治問題唔好再惡化,應該諗點做好香港發展。政黨都要多為市民著想,唔好只為選票做事。

梁先生

梁先生 18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過咗回歸我先出世,父母好少講呢件事,可能因為佢哋係低下階層,重視生活多過政治。佢哋有講過前一晚睇電視,心情唔太驚,因為無錢都無得移民,只可以慢慢接受改變。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我喺香港出世,生活咗咁多年,都無乜留意回歸,對回歸無咩感受。今年只係聽過政府用好多錢搞慶祝活動,活動比往年多,被議員批評浪費金錢。但我又無咩參加呢啲活動,又唔知道政府搞咗咩類型活動,唔知咁多錢用咗去邊。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我有踢波,我覺得香港忽略咗體育發展。政府口講要發展體育,但又要拆灣仔運動場、收番傑志訓練中心,我希望政府真係投放更多資源發展體育。另外,社會太偏激,只要你話政府某方面做得啱,已經被人話撐政府,市民應該理性啲。

陳女士

陳女士 73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我記得當晚睇電視、睇煙花,心情好高興。有菲律賓親戚專程返港慶祝回歸,一齊睇電視。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我認為香港福利發展得好好,非常滿意,老人睇醫生好平、又有醫療劵,老人家無辦法要求咁多。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民主派不知足,成日搗亂立法會,不斷拉布。我希望佢哋安靜啲,協助制訂民生政策。

陳先生

陳先生 68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我無咩心情,我喺內地出世,一直當自己係中國人,香港回歸祖國好正常。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我話香港無變呢,就呃你嘅。我就唔想提政治,唔係怕得失邊個,而係市民一向都改變唔到政局。反而覺得人與人之間嘅關係好冷淡,街上又多咗騙案,例如我經常坐喺銅鑼灣某廣場休息,有啲人走過嚟閒談,就同我講無錢搭車,最終我發現佢哋都係騙徒。人與人之間嘅關係只有利益,可能係富裕社會嘅後遺症。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我希望每個香港人都可以得到溫飽和開心。香港貧富差距很大,雖然有人富裕,但都有好多人生活得好苦。以銅鑼灣和北角為例,銅鑼灣係消費區,當然冠冕堂皇;北角就好多舊樓。深水埗同旺角都係好例子,一個窮人集中地,一個旺區。林鄭月娥上台,希望佢幫多啲窮人。

 

關小姐

關小姐 22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當時只得2歲,無咩印象。只記得爸爸驚回歸香港會唔同咗,但我哋無能力離開香港。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對回歸無咩特別感受,回歸都係儀式為主,唔覺得回歸同我有切身關係。20年來,感受唔到香港有咩變好咗;反而諗到多啲壞轉變,例如生活各方面赤化,大學學位內地人佔多,好少本地人;主流媒體用比較大陸的字眼,就好似「二奶」變「小三」,將譯名「希特拉」改為「希特勒」。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其實維持不變已經好好,再收窄香港的法治或自由,難以想像變成咩情況。我覺得中央而家太干涉香港政治,以前好少中央官員企出嚟講香港有咩做得唔啱、點樣破壞一國兩制。而家仲要有釋法,將法律講到好死,抹殺法律和人情的空間,中央明顯干預香港法治。

黃女士

黃女士 84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我有睇電視,仲記得回歸當日落大雨,彭定康搭船離開,佢個女唔捨得而喊。面對回歸,我當然都驚,唔知知道共產黨會點樣統治香港。我個仔當年就移民去澳洲,過咗兩年見到香港無咩事發生,先返香港生活。我都想走,但我仲要喺香港打工養另外兩個仔。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大陸專制政權,到香港回歸20年,都唔算有太大干預。但佢話50年不變,都預計到會愈來愈收窄自由,我年事已高,應該就睇唔到呢個情況,但年輕一代就慘。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我老啦,無咩期望。但香港樓價太貴,日後人口都會愈來愈多,政府一定要多建房屋,令香港市民有啲保障。

 

陳先生

陳先生 50多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我當晚有買叉燒慶祝,好似大時大節慶祝。我喺香港出世,但自小覺得自己是中國人。管治還管治,國籍唔會混淆。但都有少少擔心,中國可能對香港好專制,但董建華政府班子,好多官員都係奉行英國管治風格,所以都接受到。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我覺得香港交通網絡幾完善,而家又話建設第三條機場跑道。政治方面,我唔覺得中央干預得多,多干預就會進駐軍隊入香港啦。最衰係梁振英上台,佢做得唔好,議員就係咁拉布,通過唔到政策,中央最唔應該就係挺梁振英。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我希望政府官員多與立法會議員溝通,令運作暢順,通過更多政策。

馬先生

馬先生 16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回歸時我仲未出世,對上一次大型慶典(5年前)先知道回歸這件事。父母無提及過回歸心情,但有講過當年有移民潮,好多人擔心香港回歸後嘅經濟發展,父母某啲朋友都係因此移民。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對回歸無咩感受,一來我對政治較冷淡,加上年年都有回歸慶典,都無咩特別值得慶祝。年年慶典都差唔多,唔覺得回歸20周年有咩特別。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經濟方面,政府應投放更多資源,制訂福利政策,幫助貧窮人士。政治方面,我對政治較冷感,對民主無特別大期望,亦睇唔到民主有無出路。

郭先生

郭先生 44歲

1.   1997年,如何面對回歸?

我喺屋企睇電視,記得當時有放煙花。心情無特別,香港始終係中國的領土。回唔回歸無乜所謂,呢啲都係政府嘅事,我都改變唔到,所以唔會有感覺。

2.  1997至今20年,有甚麼感受?

我覺得整體發展都OK,無咩大問題。政治無得改變,我就唔評論,但我覺得反政府聲音屬小部分人。但係樓價太高就係問題,根本貴到買唔起,市民好痛苦。

3.  對香港未來有甚麼期望?

最緊要係降低樓價,希望政府唔好再傾向幫大財團,令市民無辦法安居樂業。起碼都要建多啲公營房屋,令更多人有屋住,唔使捱貴租及劏房。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