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難道喜歡處女座


處女座的人很麻煩,常常會為了一兩個字眼、一兩個標點,深深不忿跟編輯爭論。為何我們不做這個故事?為何我們發布得很慢?很多微小細位,常常發起牢騷,對外人來說,可能只不過是雞毛蒜皮的事。我知道,有時候自己的倔強也為同事帶來壓力。直至內部得知停運前一日,我還跟編輯在拗撬。

我在社會最動盪的時刻加入眾新聞,還未簽約,那區不夠人,問我可不可以去看看;簽約那天,那區又有警察開槍,又要改改簽約的日子。我要多謝月華,願意給我很大空間想做的故事,我說想紀錄社會,她又會讓我去做。有時寫稿寫得很夜,凌晨三四時、又或凌晨五六時,但她從不催我交稿的人,我在寫,她就坐在一旁默默地等,這叫同行。

看似很細的平台,但這裏讓我走得很遠,學會在繁複的社會議題中,原來可以用數據新聞呈現,用鏡頭為社會紀實。最後,市民多謝記者、多謝我們陪伴他們,但我會說很多謝香港人選擇了我們,一同經歷社會最艱難無力之時。

趕時間,我們會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