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二十年前後聽張惠妹


 

香港回歸的那一年,我在台灣滾石唱片公司上班,雖然是負責公司西洋音樂及海外分公司的事務,因為旅居台北,少不免會接觸到台灣的華語歌曲。

當年因為一首歌「其實你什麼都不要」而認識張惠妹,她的聲音帶點沙啞又高亢淸脆,音域寬廣,自然而有力,她把歌詞一句又一句的唱進聽者的心裏,讓人感動。

張惠妹不是創作人,但她有非凡的歌曲演譯的天份,她的恩師,已故台灣創作歌手張雨生的作品,她唱得最好,比師傅自己唱得更具吸引力,彌補了張雨生創作傳唱與流行度不足。

張惠妹和恩師張雨生。
今年首次發行「張雨生 / 口是心非」與「張惠妹首張專輯 / 姊妹」的黑膠唱片。

醉心搖滾樂的張雨生,在音樂創作上的才情,卓爾不凡,而且非常有野心,他是一個很自我的音樂人,作品當中很多都因而缺乏流行性。

在「其實你什麼都不要」同一張專輯「姊妹」裡,標題歌的曲與詞是張雨生寫的,點出了當時商業社會缺乏的原始生命力,張惠妹一反當年輕柔約的婉女聲典型,以原住民的純樸與熱力,唱得非常有爆發力,馬上得到新生代歌迷的認同,跟著她動起來。

「你讓世界更美好,你是我的姊妹 你是我的 Baby,Oh Yeah~ 不管相隔多遠 ,你是我的姊妹!你是我的 Baby,Oh Yeah~ 珍愛這份感覺,秋天紅葉搖,相映臉色嬌 你是淘氣小辣椒,冬天慶豐年,世界多悠閒,你讓煩惱不見了 。」

張惠妹-姊妹 (張雨生 曲/詞)

錄音的當天,張惠妹的媽媽、姊姊與妹妹特地從台東進錄音室給她伴唱,氛圍就如她們在老家的前園,在廣濶的星空下,圍坐着談心與高歌。

對原住民來說,唱歌就像呼吸一樣自然,他們的嗓子是與生俱來的,是天賜的禮物。

張雨生在專輯上又幫張惠妹冩了另一首歌「水藍色眼淚」,曲和詞都很美,前段由木結他伴着張惠妹輕唱,重拍的節奏與電子弦樂跟着響起,她的歌聲隨著配樂律動起來。 

張惠妹-水藍色眼涙 (張雨生 曲/詞)

「從我眼中你看到什麼,有沒有一種令人心悸的墜落,就像夜空多少 流星閃過,你抓不到一顆屬於我的夢,每一天如海浪般潮湧,向我襲捲卻不能夠停留,每一天枯坐在黑暗中,曲腿弓背望穿無窮虛空。」 

再聽這歌,更覺這不是一首情歌,講的是夢想,我們都為自已的夢想努力,可不可以找到屬於自已的夢?還是仍然望穿無窮空虛呢?

想起張雨生88年的舊作「我的未來不是夢」,是一首勵志的歌曲,由陳家麗作詞與翁孝良作曲:「你是不是像我整天忙著追求,追求一種你想不到的溫柔,你是不是像我曾經茫然失措。一次一次徘徊在十字街頭。因為我不在乎別人怎麼說,我從來沒有忘記我,對自己的承諾 對愛的執著。我的未來不是夢,我認真的過每一分鐘,我的未來不是夢,我的心跟著希望在動,跟著希望在動。」

張雨生-我的未來不是夢  (翁孝良:曲/陳家麗:詞)

張雨生在1997年底在車禍中逝世,結束了短短十年的音樂生涯,去世前再給張惠妹寫了三首歌:「一想到你呀」、「孤單Tequi la」與「Bad Boy」(收錄在「Bad Boy 」專輯內)。

二十年過去了,今年的台灣金曲獎,張雨生獲頒特別貢獻奬,身為張雨生徒弟,張惠妹演唱了張雨生多首遺作,唱到「我期待」時,她忍不住拭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