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六月三十日


二十年前的六月三十日晚上你在做些甚麼? 在家中跟家人吃飯萬日如常般渡過? 待在電視機前看英國如何一步一步撤出香港?在立法局外參加集會等待民選議員「落車」的一刻?

那一夜我跟所有前線記者一樣忙個不可開交,事多、儀式多、新聞火頭處處,沒份兒進會展見識降旗升旗的回歸大典,倒抽中了港英政府在添馬艦基地的告別儀式(Sunset Ceremony)。

告別儀式的看台是臨時蓋搭,入場時只隨便檢查一下,不算嚴格。來的人有達官貴人,也有尋常百姓,每一個都得到一份非常合時的紀念品:一把藍色/金黃色相間的九七紀念雨傘,傘面寫有香港九七幾個字。

英方告別儀式舉行時,雨下很大。美聯社

紀念品真的非常合時,儀式開始不久大雨就傾瀉而下,有人說老天在痛哭,有人說是洗滌恥辱,Whatever。總之人人撐傘,個個衣衫盡濕。有意思的是,沒有人因大雨來襲提早離開,受檢閱的士兵、表演的人、主禮的王子、首相、港督神態自若,沒有不耐煩或躲閃的意思,就像沒事兒一樣。

到儀式結束,雨依然滂沱,撐傘也不管用,可現場數千人仍捨不得離開。然後有人開始用力蹬在看台踏板,發出像鼓掌的聲音,接着大家都加入;一時間踏板聲震動全場,教人感動又心有點戚戚然。那一刻,大家對令香港成為「東方之珠」及內地劫難避風港的英國政府還是有些感謝,有些不捨的。

二十年過去,幾十分鐘告別集會的記憶已漸漸變淡,傘子還是好好的留着,只是捨不得再用來遮風擋雨了。

本文原刊於《都市日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