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變味


 

今年30/6過渡1/7的晚上跟二十年前不同,沒有行雷閃電傾盆大雨,沒有漫天煙花,也沒有眼淚、激情或掌聲,多的是無奈、平淡以至行禮如儀。

下班後沒有跟以往那樣找朋友喝酒吹水談談「當前形勢與未來任務」 ,只想一個人喝點酒、沉澱一下。早早選定要喝一支97年的酒以誌記這個日子。可97年在法國波爾多不算好年份,市面的選擇不多,心儀的97年Talbot遍尋不獲,碰上波爾多右岸的Chateau L' Evangile 這未喝過的酒莊,決定拿它作為紀念「過渡」的酒。

97 L' Evangile 在一些酒apps中評分頗高,喝下去果然沒有令人失望,豐富、 複雜的香味,像在雨後林中漫步;酒體纖濃合度,不太豐盈也不單薄,喝下去舒服得很,餘韻更是糾纏不休。當年農夫收割葡萄釀酒時也許不知道香港九七大限這回事,只知道自家的terroir優良,出產的酒歷20年、30年仍方當盛年,教人陶醉,不會迅速老朽衰壞,或俗稱的「越喝越散」!

一邊喝一邊想,香港過度才20年,卻已開始有點走下坡路、有些「散散地」的樣子,及不上 97 L'Evangile 的優雅、鮮活。這也許是因為「保存」的方法不對, 爭議太多社會溫度太高影響「酒質」, 又或是搖幌動盪太厲害令酒加快衰老。要是未來五年、十年還是這樣高壓高溫,到30年的時候只怕優雅盡失, 劣化嚴重得只剩酸味澀味。

香港明明是 Lafite、 Mouton 那樣的First Growth (一級酒莊),可以50年、100年不變, 怎麼20年就走樣變味!

文章原刋《都市日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