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明月幾時有 烏雲早掩蓋


 

有關當年留在香港的文人被救回國的事,早有所聞。那時還想,這些文人知道等著他們的悲慘命運就在眼前嗎?茅盾(也許較年輕的觀眾不知道,多口說一句:茅盾原名沈德鴻,字雁冰。故在電影中不斷被稱為沈先生)是少數幾個能活到文革過後的,算是長壽。大部分都捱不過。

許鞍華導演的電影永遠是有碗話碗,有碟話碟,不會去搞什麼深層意義,或者充滿意象,要觀眾玩猜謎遊戲。《明月幾時有》比較風格化的鏡頭連接,在似乎是冷眼旁觀的手法下,實際感人肺腑,動情至深。末尾鏡頭轉到如今的香港,既接應了梁家輝那些黑白訪問片段,也令人覺得和電影的名字有著一些想像的關聯。香港,到底也已到了問一句:「明月幾時有」的環境。

片中寫得最出色的角色當然是飾演周迅母親的葉德嫻。一個平凡,只希望自己在亂世中生存,卻不知不覺涉入對抗日軍的游擊活動。那份莫名其妙的荒誕感,和對兒女,對國家的愛,並不來自宏大的道理,而是因為「好心腸」。顯示導演對平民,尤其是女性的深層理解。其他角色對比起來,便有點概念化。彭于晏這個短槍隊愛國份子,就只是一個理型。

導演無意搞煽情大悲劇,很多場面的處理都相當克制。或者那場行刑場面,沒必要來個大特寫鏡頭,但,這也只是各人的創作取向不同,無所謂好壞對錯。

幾乎許鞍華導演想找的老演員,或一眾朋友都連番上場,難免有些角色有前冇後,或者可有可無。永瀨正敏的日本軍人角色就有些奇怪。是電影要照顧日本市場?還是希望不要太有政治立場,避免掉進單面化的劣境?這個便不清楚。因為交待不清,最後跟霍建華的對手戲,觀眾便很難理解兩人之間的感情有多深。這個角色同時也反映出面面俱圓的態度,會損失了一些深度。

為什麼一個日本軍人如此喜歡「明月幾時有」這句詩。向他解釋平仄的寫詩守則,有那些作用?而這句帶點無奈悲哀的詩句,應該是中國人問的問題,也是整部電影要追問的。

這一段真正被遺忘的歷史,是香港歷史缺失的一塊,許鞍華始終保持中性的敘述手法,的確填補了空白的地方,是香港人值得知道,並深思的過去某一處不被重視的事件。有了這一塊拼圖,才有較完整的香港歷史。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