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CitizenNews
眾說

西九故宮諮詢罪孽 ?


那天聽到林鄭宣佈西九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的消息,感到有些超現實,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樣「麻煩」的文化項目可以進行。在香港這個反文化的地方,弄故宮文化博物館這樣復雜的文化藝術項目,只會是兩面不是人。

首先香港大部分人都不太知道故宮的意義。香港傳媒只會從政治鬥爭看所有問題,看看林鄭宣佈後那些來勢洶洶的程序諮詢正義,就知道「九唔搭八」少做少錯才有好日子過。有人說這是文化統戰,要把香港人大陸化,但故宮博物院代表的正是中國的多元「繁體」文化藝術傳統,而不是甚麼簡體中文文化。故宮本身就是一個活的百科全書Wikipedia ,醫學、數學、書法、藝術、建築、歷史、政治、文化、文學,甚麼都有。

有人又說在香港設故宮是一國文化大於兩制文化,把香港文化中國化。故宮的中國化不就是民國創立的傳統中國化藝術研究基地嗎?香港人從來都不怕中國化,怕的是紅衞兵化。故宮正正是紅衞兵要打倒的文化對象,在香港成立故宮文化博物館不正正就是非紅衞兵化的工程嗎?

十年前我編了《西九藍圖》一書已經提出西九應建故宮博物院,理由很簡單,所有國際大都會應該設立一個面向全社會綜合型的文化藝術博物館。巴黎有羅浮宮博物館,紐約有大都會博物館,倫敦有大英博物館,這些博物館都是展示世界文化的演變,促進不同文化之間的交流。在香港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正好為香港建立一個具規模和影響力的平台,符合香港作為中西文化國際交流中心的角色。

明清兩朝見證了中西文化互動,明朝末年耶穌會來華傳教帶來科學,帶來文藝復興的西方美藝;清初康熙與天主教的互動;及後太平天國之亂,列強入侵,割讓香港,清朝退位皇朝終結,故宮開放。如此種種均是中西文化互動下的産物,故宮的收藏除了是中國各朝各代藝術文物精品,也包括大量中西文化交流的事物,科學、藝術、宗教、歷史、文化、醫學。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開館之時若來一個「康熙與天主教文物」展已經十分精彩;康熙學科學、數學,再探知天主教義,及至後來因拜祖先爭義天主教錯過了成為國教之傳說,已經是十分曲折離奇的故事。

故宮不是一般的博物館,故宮建築本身已經是中國建築規劃的活文物建築經典,故宮主建築本身很難建設更具規模的現代化展覽空間。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的功能正可以提供一個具規模配合現代科技展示故官文物的空間。

香港的貧苦大眾沒有到外地旅遊條件的家庭和學生,可以更方便、更容易參觀國際一級的文物藝術展覧。這樣有甚麼不好?政府支持文化項目的目的是令社會各階層,尤其貧苦大眾有更多機會欣賞具思想創意價值的展覽、演出以及直接學習體會藝術文化的技巧和創造。

香港有一流的交通航空通訊基建,缺乏的就是乎合國際都會規格、以香港本土文化定位的國際文化設施和機構。西九文化區的目標就是建立一個乎合國際都會規格的文化藝術場地及發展區;可借的是,西九所有項目一直超支一直拖延,場地越建越少,增加二百多億興建地下二千多車位停車場 (這些都沒有公開諮詢),整個項目已經由二百一十六億增加至四百多億。M+ 由原來以香港本土文化本位出發的定位被去掉,一千二百萬港元購入一個木板造的東京Sushi 壽司吧,希克中國當代藝術品藏藝術價值,只有拍買行估價仍未經過真正歷史社會考驗。

M+「全部」起用完全不了解香港、不會廣東話、沒有任何學術研究策展的策展人。以上這些都是那些程序正義人士囗中的諮詢偉大成果吧!諮詢後的結果是超支幾倍,場地數目大縮水、是誰的責任?立法會是不是監管不力?諮詢之後若沒有人去跟進諮詢是真是假?諮詢有何意義?

有人又會說香港不應排外,但不排外不等於可以不起用香港專家,像研究香港工業設計幾十年的英國人Matthew Turner 教授,研究香港攝影史的香港大學David Clark 教授都是適合人選。但M+ 著重的只是《紐約時報》的藝評,而不是讓香港藝術可以長遠發展的生態。

香港從來都是中西文化交流的中心,香港人一百多年來都是由來自中國不同地方的移民組成,上海、山東、北京、武漢、廣州、潮州、福建、廣西、桂林五湖四海;香港人本身的組成就是中國的縮影,故宮也是中國幾千年文化的一個縮影。在香港建故宮文化博物館只是自然不過。那些要求公開諮詢的,主要目標是透過公開諮詢進行權力鬥爭,本身完全和文化藝術無關。我只擔心這些公開諮詢又變成了只有聲音沒思想的虛空語言活動。

有人會問故宮文化博物館這樣精英的事物,和香港普通人有何關係?香港精英有資源飛到倫敦、紐約看展覽,香港普通人不一定會有這種機會,尤其貧苦大眾。博物館的本質是精英服務社會的平台,這個理想就是令所有人均可以欣賞和體會藝術文化之美。趙廣超兄從事中國傳統文化藝術和故宮文化教育十多二十年,著書立説,包括有深度的學術著作和深入淺出的普及教材。

他曾帶著學生在故宮博物院四處落地研究,他在中國未富起的環境下,在沒有甚麼長期支援的情況下,就是一件一件的研究工作造下去。趙廣超兄是百分百香港人,操流利廣東話,他在北京的工作正正是有些香港人過去幾十年在中國做的實事;他們都非常低調沒有甚麼巧言令色,不會甜言蜜語,也不要出什麼風頭;文化是這樣點點滴滴創造出來的。

有人又會問故宮和香港有什麼關係?故宮一直都是香港流行文化的想像源頭,金庸古龍的小説;麗的電視時期的武俠電視劇;邵氏出産的清裝電影;以至王晶周星馳的電影,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可以以流行文化角度去看真實故宮,例如策展一個「書劍恩仇錄的乾隆盛世」,香香公主是否真有其人?乾隆有沒可能有一個孿生兄弟?乾隆是如何生活的?乾隆真的是盛世嗎?

每個年代都有每個年代的風華,我成長的八十年代對中國改革開放充滿無限的幻想,中國是一個無限的可能。那個年代的年輕人喜歡背著背包乘火車到北京,到北京自然會到故宮。我就是那年代的年輕人,所以我們對中國沒有甚麼錯覺,我不會過份的盲目地去相信中國一切都好,也不會一面倒相信中國一切都不好。

今天的中國和香港有些對掉,中國在文化上完全開放,香港主流文化仍然活九十年代港式娛樂文化的完全封閉的系統。

今天香港不一樣是香港有一些人有一種自由思想,去思考和重新演譯中國文化藝術,但都不是主流。香港政府和香港人在回歸二十年後第一次面對自己文化的建制,這是香港再次被文化殖民,還是香港人可以掌握這個機遇示範如把中國傳統文化藝術,來一個香港式創意創新?這個也是香港仍然可以對中國有所影響的,因為中國在經濟和科技已經不用香港的轉化作用,香港唯一仍然有些能量的是文化藝術、公民社會。

要諮詢和研究的是如何把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建好?如何把香港故宮變成深入民心令香港變成一個更愛文化藝術的社會?這個難度真的很高,香港過去三十幾年活在那個紙醉金迷的低俗世界,金枝慾孽的宮庭八婆世界,這個也是故宮留下來的故事、東宮西宮的故事。除了這些西九故宮還可以有甚麼想像?

未來西九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可以策展甚麼展覽?
書劍恩仇錄乾隆大展
李小龍與龍
鹿鼎記康熙來了展
慈禧selfie圖片展
康熙與天主教
故宫與易經規劃
風水故宮
故宮工具展
皇室玩具展
古龍與明朝故宮
故宮鬼故事
故宮書法與字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