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中共構建高科技「無縫」警察國家機器


 

 

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天眼」。美聯社圖片

 

2012年劉曉波的好友余杰逃亡美國,他說國安國保人員曾對他施酷刑,幹警更警告他,國安系統已充分掌握全國200多著名「反黨」知識分子的一切資料,「隨時把他們逮捕甚至活埋!」中共對付一切反對聲音的高科技監控系統在這幾年間的確突飛猛進。

中共政權對劉曉波、他的家人與支持者的滔天惡行已表露無為。但苛政在短期,甚至短中期極可能延續。理由很簡單,中共每年動用好幾百億人民幣構建一全天候、全方位、24小時的無縫警察國家機器;公安國安系統更大撒金錢與國內外IT公司開發監控軟件。無論劉曉波的生命可以延續多久,劉的夫人劉霞與親人,以及反獨裁的知識分子與公民社會活躍分子還繼續會被警察國家機器牢牢鉗制與萬般折磨。目前大陸的民主與公民社會運動進入空前低潮,他們的第一項難題是如何對付如虎添翼的警察國家大網絡!此維穩機器比起蘇共斯大林的KBG體系不知道要先進多少!

 (一) 最基本的監控制度是發揮毛澤東的「人海戰術」

王岐山當北京市長時的主要任務是籌備2008奧運,王與當時的政法委領導決定用人海戰術來保衛首都的安全。還記得在2008年初北京市徵召了850,000所謂「首都志願者」,他們名義上是向到北京參觀奧運的千萬外國遊客提供「向導」的服務。其實這批志願者兼線人的主要任務是把他們居住小區內的「安全情報」第一時間通知公安機搆。例如看到「形跡可疑」的新疆維吾爾族人入住區內的旅館,這些情報員便會通知有關當局採取必要措施。

這奧運模式在2010年上海世博與去年杭州舉行的G20國際峰會都發揮作用。上百萬的上海與杭州居民都成功地肩負志願情報員的工作,把可能造成傷亡或治安失控的「突發事件」減到最少。本月初獲習近平極力推薦而坐「直升飛機」出任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更進一步。他在七月初舉行的北京市公安工作會議上聲稱,要把首都兩千一百萬居民全部訓練成保安情報員。曾在浙江省當習總部下的蔡奇特別表揚北京朝陽區與西城區的保安志願者如何向北京公安部門提供了大量信息。蔡更下指示要把朝陽區的愛國群眾志願者打造為「全世界第五個最大的情報收集群體」。

北京市委書記蔡奇。網上圖片

 

 (二)利用高科技「人臉辨認」(facial recognition technology) 軟件掌握全國異見與「反動」人士的去向

中國人口快超過14億,但隨着科技的飛躍,類似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書中的Big Brother 已擁有一套24小時、全天候、全方位的機器可以近距離監控「反黨、反社會主義分子」。全國各大城市在過去七、八年間在繁忙的地方如機場、火車站、地鐵、公路與街道交叉點、以及大型寫字樓與商場設置了一億七千多萬個攝錄器;北京準備在2020年前把這些監視與「收料」設備增至四億多台。這些天眼為公安與國安建立「全國在逃人員信息庫」與「全國異見人士信息庫」屢建奇功。

更關鍵的是,中國的電腦工程師在研發人臉辨認技術方面已進入全世界最先進國家的行列。大陸媒體上最近不少報道各城市交通警察如何利用人臉辨認軟件鎖定不守交通規例的駕駛人士與不看紅綠燈的過路者。但來自民運人士的消息說,異見分子的臉部特徵已進入全國偵查網的信息庫,即使他們採取嚴謹的保密措施,但影像在機場、地鐵或交通要道的間諜攝影器材出現後,附有人臉辨認功能的大電腦便會馬上把資料送到公安部。換句話說,假如劉曉波在遠至四川或甘肅的異見人士朋友要到瀋陽醫院探他,這些在公安電腦系統已有記錄備案的人士在機場或高鐵便會被監控錄像機器「認出」,使他們無所遁形。

 (三)把大陸民眾納入「社會信用體系大數據」網絡庫

前幾年公安與國安系统已取得大陸社交網絡、網購網站、電子商務等IT供應商的合作,在全國超過7億人的網絡群體中建立所謂「社會信用」(social credit)資料庫(亦稱「國家信用管理信息體系」)。名義上此信息庫好像與國家安全沒有直接關係。它甚至有點類似信用卡公司的信用資料庫,把民眾的財政與信用「評分」與例如教育水平、消費喜好、出國記錄等資料放入一「大數據」網絡平台,目的是讓「社會信用」極差的公民不能利用信用卡或電子商務賬號瘋狂消費甚至進行欺詐活動。問題是,此大數據網由公安國安系統操控,使Big Brother 可以在分秒間洞悉超過半數中國人的敏感個人資料,為政法部門的掌控、監視等工作提供方便。

中國公安巡邏。美聯社圖片

 

 
(四)建立地區DNA信息庫

據多個外國傳媒報道,公安與國安部門在新疆南部與西部,即維吾爾人聚居的地方有系統地收集少數民族的DNA。目的很簡單,這些DNA樣本在幫助當局查處與捉拿「反中央分子」以及「疆獨」人士會起很大作用。新疆地區的確已變成英國學者Stein Ringen 研究的《完美的獨裁國家》《The Perfect Dictatorship》的「典範」。還記得設在烏魯木齊的公安局在去年已發出命令,所有疆人在購買菜刀與類似器皿時必須把名字與身份證號碼刻鑄在刀背上,維吾爾族民眾在喪失所有私隱的情況下更可能受到執法部門的騷擾。

對,這裡介紹的並不是恐怖科幻小說的劇本。習總上台後精力不是放在經濟或政治改革,而是在鞏固自己與習近平派系的權力之餘,大量揮霍納稅人的血汗錢去擴充維穩與國家警察機器。習與其他當權派大概以為這樣中共便可以長治久安,而「紅色貴族」更可以長期壟斷全國資源。但劉曉波事件已經充分說明,中國人不會無限期地容忍魯迅所言的吃人制度,大陸無論在內政外交有什麼風吹草動,或是經濟或金融領域出現大滑坡,反抗極權的聲音便會排山倒海地打垮大獨裁者的根基。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