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劉曉波對前妻感「對不起她」 對劉霞「充滿負疚歉意」


 

 

劉曉波和劉霞是恩愛夫妻,苦難沒有令他們在心靈中分開。網上圖片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有兩段婚姻,他對前妻感到歉疚,因為他當時風流而引致婚姻破裂。第二任妻子是為人熟悉的劉霞,劉曉波在人生低谷時遇見她,經過多次牢獄之苦,劉霞亦不離不棄。劉霞自2010年起、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後被中國政府軟禁。長期孤獨的她患上抑鬱症、心臟病、嚴重失眠等,重病纏身卻一直陪伴在劉曉波身邊。

劉曉波前妻陶力,他們在中學開始相戀,育有兒子劉陶(後改名陶陶)。1982年,26歲的劉曉波在吉林大學畢業後,與東北師範大學中文系畢業生陶力共諧連理。陶力後來成為日文學者,其父陶德臻是北京師范大學教授,懂俄語及日語。

劉曉波曾在著作《末日幸存者的獨白》寫道:「陶力,我的前妻,我兒子劉陶的母親,無論是在我們沒有離婚時,還是在我們離婚時,我都對不起她。除了我放蕩的生活給予她心靈上、身體上的痛苦和絕望之外,我參與八九抗議運動的風風雨雨,也始終令她懸着心;在驚嚇中渡過了我回國後的日日夜夜。」

劉曉波又提到:「當我在廣場上和其他女人調情時,更沒有想過她那受過多次傷害的心靈還還在滴血。因此,陶力與我離婚,無論在甚麼時候、甚麼情况下都是理由充足的」、「像我這樣生性放蕩而又貪戀社會功名的人,根本就不配有家庭、不配做一個負責的丈夫和父親,不配得到陶力的愛」、「我從事民權運動,得到了美名。陶力呢?得到的無非痛苦、驚怖、焦慮,而她不但病骨支離,還要勉力撫養孩子,和我離婚,是合理合情的。」

撰寫《我無罪:劉曉波傳》的余杰曾形容:「80年代,30出頭的劉曉波是文壇風雲人物、年少得志。89年他從美國返北京參加民運,在天安門廣場跟侯德健、周舵、高新「四君子」絕食時,他還跟外國女記者調情,離婚後才醒覺當年風流原來對前妻造成很大傷害。」

劉曉波曾提及,陶力當年力勸他不要回國參加民運,並撤離廣場不要絕食。六四後劉曉波被捕,有說陶力因受不了而離婚。但余杰認為,六四後入獄並非劉陶兩人婚姻破裂的主因,「曉波自覺離婚的主因,是他沒有盡丈夫、盡父親的責任。」兩人於六四後離婚,陶力帶着兒子劉陶遠赴美國,從此過着隱姓埋名的生活。

劉曉波與第二任妻子劉霞於1996年結婚,劉霞比劉曉波年輕6歲。劉霞在北京出生,是詩人、畫家和攝影師,喜愛自由的性格和劉曉波十分相似。惟她和弟弟均不愛上學,沒有唸大學,劉曉波則是北師大中文系文藝理論博士。劉霞出身於中共高幹家庭,父親是財經系統的副部級高官,在中國銀行擔任要職,曾任中央財經大學的黨委書記。父親安排她在金融出版社和國家稅務局工作,但她不想當循規蹈矩的公務員,遂辭職成了自由人。

劉曉波與劉霞早年合照。網上圖片

劉曉波和劉霞早在1982年在北京認識,當時兩人在中國銀行食堂吃飯,劉霞先認識他的大學同學周進,然後再認識劉曉波。劉霞憶述:「反正因為老寫詩,就老在一起玩。他非常喜歡我寫的詩,喜歡吃我做的飯。」

起初兩人只是志趣相投的朋友,兩人的愛情故事在劉曉波的人生低谷萌芽。六四事件後,劉曉波遭警察綁架,在秦城監獄被關押20個月。當他獲釋時,已經被北京師範大學開除職務。在人生低谷,他與劉霞再度重逢,兩人漸漸墮入愛河。劉霞父母沒有因為劉曉波的特殊身分而反對這段戀情,兩位老人十分開明,他們很喜歡劉曉波的直率真誠,將他當作親兒子般看待。

劉曉波曾說:「我有一種強烈的欲望,要在千百個女人的身上發掘不同的美。」直到與劉霞相愛,他說:「如今,我終於在一個女子身上找到了所有的美。」劉曉波由八十年代的風流浪子,蛻變成專一男人。

劉曉波與劉霞對望時,兩人都露出甜蜜笑容。網上圖片

劉曉波一生多次進出監獄,劉霞堅持奔波勞碌探望他,他們連婚姻也與監獄有關。1995年,因為與王丹、陳小平、周舵等人起草「六四」六周年的呼籲書,劉曉波被北京市公安局軟禁,之後被判勞動教養三年,關押在大連勞教所。開初他和劉霞因為只是戀人關係,當局藉此阻止他們會面。劉霞在一首詩描述心情:「駛向集中營的那列火車,嗚咽地碾過我的身體,我卻拉不住你的手......」

後來,他們向有關部門提出結婚申請,最後由民政部的一位開明人士發函給公安部,公安部的一名副部長批示同意,才獲得結婚證書。1996年,有了結婚證書,劉霞才名正言順地以妻子的身分探望劉曉波。當劉霞看到公安部批准他們結婚的文件,不禁懷疑為何公民平凡的結婚要求,要經公安部副部長同意。

兩人的婚證也是在大連教養院領取的。劉霞回憶說:「拍攝結婚照時,當局攝影師的相機出現毛病,就將我倆的單人照拼合在一起,貼在結婚證上,然後請他們蓋上列印。這樣,我們終於成了合法的夫妻。」這張結婚證書,得來不易。

待劉曉波出獄後,兩人重拾恩愛的日子。劉曉波跟朋友一起在外面吃飯的時候,如果劉霞沒有一起來,每當有好吃的東西,劉曉波立即給劉霞打電話:「這裡有個菜太好吃了,我給你打包!」過馬路時,二人也會牽手,攜手渡過人生每段路。

劉霞在劉曉波身邊輕鬆扮鬼臉。網上圖片

2009年劉曉波因起草《零八憲章》,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2010年,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劉霞一直被中國政府軟禁,與外界隔絕。劉曉波於2010年入獄前發表的〈我沒有敵人〉文章,表示這二十年來最幸運的經歷,就是得到了妻子劉霞無私的愛。他又寫到:「我在有形的監獄中服刑,你在無形的心獄中等待,你的愛,就是超越高牆、穿透鐵窗的陽光,扶摸我的每寸皮膚,溫暖我的每個細胞,讓我始終保有內心的平和、坦蕩與明亮,讓獄中的每分鐘都充滿意義。而我對你的愛,充滿了負疚和歉意,有時沉重得讓我腳步蹣跚。」兩人海枯石爛的愛情,超越監獄的枷鎖,傳達到對方心中。

當然,劉霞曾抱怨日子太多風浪,但不是真的抱怨,而是出於對丈夫的愛護:「自從我遇見你後就不再有平靜的一天。」她只是想強調他們兩人之間的情感充斥着很多困難。劉霞淚盈滿臉過後,仍會繼續耐心等待風頭過去,靜待丈夫回到身邊。

劉霞遭軟禁時,長期受孤獨和壓抑影響,患上抑鬱症、心臟病、嚴重失眠,身心疲累,必須服用安眠藥入睡。她曾嘗試向外發聲求救,2012年分別有美聯社記者及維權人士胡佳,突破當局看守,探望被軟禁家中的劉霞,當時她哽咽落淚,稱自己和家人受到當局極大壓力。最終當局報復,拘捕她的弟弟,重判11年,要她噤聲。劉霞只獲准與少數親友通電話,通話全受監控,只要說錯一句話,就可能被剝奪探望劉曉波的權利,劉霞精神面對巨大的壓抑。

劉曉波和劉霞另一合照。網上圖片

儘管家人受迫害,自身受盡軟禁痛苦,劉霞多年來無悔支持劉曉波,從沒想過離棄他,還不斷寄送書籍給他。她認為,送書給丈夫,心就覺得踏實,這些書是他倆的感情聯繫。劉霞曾說過,我要嫁給「國家的敵人」,一直無怨無悔。兩人結婚逾20年仍膝下無孩,因為劉曉波曾說:「我不想要我的孩子,男孩或女孩都好,看着父親被警察帶走。」

劉霞至今受軟禁達7年,最近劉曉波證實患上末期肝癌,在瀋陽保外就醫,網上流傳一段劉霞哭訴丈夫病情的短片,劉霞哭着說:「不能動手術了,不能放療(電療),不能化療」,劉霞一直日夜守護,擔心不已。她和丈夫再次相擁,已是丈夫病重之時,她的哭訴讓人心碎。她在今日4月寫了一封信:「我渴望逃離。」惟到丈夫去世前,她仍被圍困於此。

據之前流傳出來的劉曉波和劉霞照片,劉曉波身材瘦削,一手摟着劉霞;劉霞依偎在丈夫手臂彎,注視着丈夫的臉,笑容幸福滿溢。兩人自2009年後闊別多時,能夠相視而笑,已經是最大的幸福。現時兩人分隔陰陽之地,正如劉曉波在〈我沒有敵人〉說:「我的愛是堅硬的、鋒利的,可以穿透任何阻礙。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

劉曉波被捕後,劉霞身心受創,她卻無怨無悔。美聯社圖片

 

兩人最後的日子,令人心酸,也令人羨慕。網上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