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CitizenNews
眾聞

十優狀元棄I Bank尋藝術夢 「不再活在別人眼光,做番自己」


  

十優狀元鄺文傑現職表達藝術治療師,在東華三院旗下的服務中心擔任計劃主任(藝術治療)。丘萃瑩攝

上周文憑試放榜,和往年一樣,狀元是鎂光燈下的主角。究竟狀元的光輝是一剎那還是人生路上的永恒?狀元究竟是光環,還是包袱?

2003年會考考獲十優的鄺文傑(Aleck),因為十優,他的人生道路變得崎嶇,尋尋覓覓13年,才找到自己的理想事業。他曾經跟隨世俗眼中的尖子路,入讀中大計量金融,然後在I Bank投資銀行工作卻幾經掙扎。最終發現自己最喜歡的是藝術,現為一名表達藝術治療師,希望幫助弱勢社群。

31歲的Aleck臉上掛住爽朗的笑容,說起往事時口若懸河。Aleck從小在屯門長大,生於單親家庭,媽媽從事保險行業,住在私樓,家境尚可。他小時候就讀屋邨小學,成績名列前茅,母親從不擔心他的學業。Aleck小時也喜愛音樂,小學開始學習小提琴和鋼琴,至高中考獲八級。在屯門大的他笑言:「我細個夢想係做輕鐵司機,希望沿着鐵軌探索世界。」

成績優異的Aleck,中學升讀屯門區Band 1名校順德聯誼總會梁銶琚中學。中學時他繼續玩音樂,除了西樂更加入學校中樂團,經常四處演出。Aleck高中選修理科,除了中英數,也修讀生物、物理、化學、附加數學,另自修電腦、會計、經濟。在尖子匯聚的名校,Aleck成績處於中上游,卻未曾考進全級三甲,並非老師的「愛將」。

鄺文傑(前排左二)在2003年會考考獲十優成績,圖為他在中學就讀期間與麥兆明校長及其他同年拔尖的同學合照。 (受訪者提供)

2003年會考,全校也記得「鄺文傑」這個名字。放榜當日,Aleck一早到課室等待領取成績表。Aleck說:「前一晚,我一直在想,如果不夠分原校升中六,要找甚麼學校呢?」班主任派發成績前,鄭重宣布班中有兩名十優狀元。因為班中只有三人修讀十科,Aleck暗自猜想:「是我嗎?」當班主任宣讀其中一名十優生是「鄺文傑」,Aleck頃刻歡喜若狂:「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成績會咁勁,我又驚又喜,很難相信這是事實。」中學未曾坐上全級第一的寶座,但公開試他卻攀上全港考生的頂峰,如奇蹟降臨在身上。

他記得放榜當天,無數鏡頭對準他的臉孔,想不到自己會成為鎂光燈下的主角。傳媒向他追問不同的時事題,倒難不到他;惟問起他大學選修甚麼學系,卻考起他。「我沒有想那麼長遠,當時我說喜歡音樂,希望入大學後副修音樂,但沒有想過將來從事音樂相關的工作。」

一夜之間,Aleck被標籤為全校最優秀學生。狀元光環持續了一個月,中六開學後,光環轉𣊬變成包袱。班主任因Aleck取得10A,對他的期望愈來愈高,認為狀元必定要名列前茅。惟Aleck不斷努力學習,仍追不上成績最Top的同學。他說:「我在學校向來不是成績最好的,但公開試拉curve,該科成績最好的某個比例考生便會奪A。我可能在公開試各科表現也不錯,所以奪了10A,但我不是最聰明的學生。」

中六班主任更對全班同學說,有拔尖同學可能以為自己已經踩了一隻腳上岸而學習懶散,Aleck聽罷也感到不是味兒。他苦惱地說:「別人經常說,我是狀元,我一定甚麼都識。但我自問不是聰明絕頂,有時覺得自己明明有努力,卻得不到最好的結果,會質疑自己力有不逮,有時難免會傷心難過。成為狀元,有無名的壓力,令我經常不相信自己的能力。」

中六課程結束,Aleck公開試十優的成績,獲得香港中文大學青睞,提早一年「拔尖」上大學,不必考A-level。Aleck形容10A令他多了機會,亦少了選擇,「機會是我可以提早一年入大學,選擇入讀任何學系,四年學費全免。」

與此同時,狀元光環卻令Aleck大學選科多了顧慮,他當時背負的包袱,比一般人更沉重。他最喜歡天文學,但香港沒有一個學系與天文直接相關。老師跟他說,「你可以選擇物理系,讀上去有天文相關的課程。」起初他鐵定入物理學系,但身邊的朋友有微言,跟他說:「計量金融出來可做投資銀行,收入可觀,前路不錯。你成績這麼好,可以考慮一下。」他聽後不禁內心掙扎:「物理學系有甚麼出路呢?香港又不著重科研發展。難得我考到狀元,父母應該想我讀有前途的科目,計量金融出來做投資銀行,前路一定比讀物理的人好。」因為別人的一番話,最後他決定入讀中大的計量金融學系。

Aleck回想當日選科感觸良多,「社會將成績和職業掛勾,大家都寄望狀元修讀專業學系。當時的我,放棄最有興趣的科目,選擇一個我認識不深的學科。」狀元背負眾人期望,計量金融是Aleck的理想,還是社會大部分人憧憬的理想?

鄺文傑(左)自小喜愛音樂,在大學三年級時開始寫歌。 (受訪者提供)

狀元的大學生活,不一定過得比較輕鬆。Aleck入讀的計量金融學系是尖子集中地,在A-level考獲平均4A(拔尖者會考平均8A),才有機會獲取錄(註:2004至2005年高考入學成績,約為平均每人2A)。課程內容包括分析公司估價、估計投資產品升跌趨勢等。雖然Aleck中學時是理科生,也有修讀商科,但學習時亦感到吃力,「我在大學學習時經常遇到困難,自己並非很用心解決問題,成績一般,很快發現對這科不太感興趣。」同時,他淡忘了對音樂的熱誠,「昔日希望副修音樂,最後我選擇了副修較有用的語文科目。」直到他在大學三年級,參加了加拿大交換生計劃,在外國重燃音樂夢,「當時隻身在遠處生活,只剩下結他伴我走天涯,我就拿起結他,開始作曲和填詞。」

雖然Aleck(前排右二)對計量金融興趣不大,但畢業後仍投身金融業。圖為Aleck於2010年3月離開CFA Institute的照片。 (受訪者提供)

雖然Aleck對計量金融興趣不大,但他身邊的同學,都是以畢業後加入投資銀行為事業目標,他也再一次決定跟大隊而行。不過,十優狀元並沒有令他求職時一帆風順,也沒有為他帶來更多的工作機會。Aleck畢業時遇上2008年金融海嘯,找了半年才有金融相關的職位空缺。

Aleck畢業之初滿腔熱誠,但投身金融業5年後,明白自己並不屬於金融世界。他做過CFA Institute、資產管理公司,之後有機會加入投資大行摩根士丹利,擔任股票交易及業務( Institutional Equity Division)分析員。可惜,這夢寐而求的工作環境,卻令他最不開心,感到巨大壓力。「上司起初不信任我,曾試過坐在我旁邊逾一小時,監督我工作,而且語氣非常不友善,讓我感到很難受,亦令我深思這個是否我的理想事業。」

後來Aleck和上司關係好轉,有一次上司更稱讚他研究的項目,為公司帶來巨大收益,但Aleck卻沒有因為公司賺大錢而感到滿足,「其實金融數字十分虛無縹渺,我不明白分析這些數字有何用處,賺的錢又不是落我袋,我在此工作好像沒有意義。」慢慢地,他萌生了轉行的念頭。

另一邊廂,Aleck大學畢業後,多次受朋友邀請,在工作以外的時間,為社福機構創作歌曲,如2012年「樂心舍愛與光行動序幕」之音樂劇《香格里拉》的主題曲《On my way》、2015年香港善導會的慈善步行「甦WALK」的主題曲《給力》等。他重拾兒時的興趣,更在街頭獻唱,途人的掌聲讓他興奮不已,「一首歌由我親手創作,有人為此鼓掌,猶如肯定我的才華和能力。」他有感途人的掌聲比上司的稱讚更有份量,從中發現藝術才是自己的最愛,決定在2013年入讀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課程。

Aleck在活動中接觸到很多舞台劇演員,「雖然他們學歷低,但對戲劇充滿熱誠,磨練出精湛的演技。我就明白世上每個人也各有長處,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才可活出人生意義,找到自己的舞台。」

人生閱歷增多,Aleck對投資銀行的幻想也破滅,他從努力上進的工作態度,漸漸變為返工等放工的幽靈。加上他只是合約員工,收入不高,月入3萬至4萬元,福利亦不多。Aleck希望找長工,曾向上司提出請辭,上司雖然也想留住他,惟部門無法將他轉為長工,故轉介他到其他部門應徵。

Aleck到交易部門面試,高層問他平日喜歡做甚麼,他回答唱歌和看戲劇,並正在修讀藝術相關的碩士課程。高層聽到後,臉色一沉,反問他:「為甚麼要浪費時間?」此話當頭棒喝,Aleck當時怒髮衝冠,但不敢表露出來。但後來他明白,該名高層的意思,是指熱愛金融工作的人,應專心在這個範疇。Aleck現在回望看通了:「這個面試令我恍然大悟,我根本不適合活在金融世界,我應該追尋自己的藝術之路。」10A曾經令Aleck迷路,但歲月指引他重回理想。他驚覺自己以前只是活在別人的期望和夢鄉,自己的夢想卻一直被他置之不理。

Aleck回眸一看,兜兜轉轉13年,才找到做表達藝術治療師的理想。他記得,其實小時候已喜歡對人的工作、喜歡表演音樂、喜歡欣賞他才華的掌聲,但10A令他忘記初心。「不過,如果我不是走了崎嶇的路,可能我不會做表達藝術治療師。我畢業後參與了很多關懷弱勢社群的活動,在心中散播種子,漸漸變得很想幫助他人渡過難關,所以才會入行。」

「可能我兜了遠路,但路途的風光,指引我一步一步覓得理想,找到讓自己滿足的事業。」

鄺文傑曾和數位就讀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的同學,帶領一班愛滋病病毒感染者以塑膠彩繪畫,表達他們的人生歷程,以此抒發情感。(受訪者提供)

Aleck修讀的表達藝術治療碩士課程去年8月畢業,他正式成為表達藝術治療師,投入自己喜歡的工作。表達藝術治療融合了表達藝術和心理治療,利用視覺藝術、音樂、聲音、舞動、戲劇等,作輔導和教育渠道,讓受情緒困擾的人例如:基層、病人等能以藝術表達自我,從而得到情緒支援。 Aleck認為這份工作意義重大,以藝術幫助人解開心結,讓他最為滿足。Aleck說:「有些人不善於言語和文字表達自己,但透過唱歌、演戲等,他們會更容易打開心窗,紓解鬱結。」現時的他,重拾對工作的興趣,不再返工等放工,更會花私人時間研究不同形式的治療方法,或關心病人的近況。

鄺文傑運用白布,讓表達藝術治療參與者在減少恐懼的情況下,盡情表達自我。(受訪者提供)

他印象最深刻,是在醫院治療抑鬱的病人。當時他們用影子舞的方式,讓病人在白幕背後放膽做動作。一名病人平日情緒消極、說話不多,感覺就是沒有動力的人。但白幕後的他則翩翩起舞,很有活力。那位病人事後也自覺神奇,想不到脫離別人眼光後,他可以如此自由奔放。Aleck提起幫人的經歷,神采飛揚。

Aleck現時在東華三院旗下的服務中心擔任計劃主任(藝術治療),半職做表達藝術治療師,月入約1.5萬元。他也幫人寫歌填詞、還有其他有關表達藝術治療的工作及教育,計計埋埋共月入約3萬元,視乎工作量,跟以往在金融界收入差不多,卻多了無價的快樂和滿足。

很多人認為「狀元」能讓一個人平步青雲,而長大後的狀元Aleck,經過多年工作經驗,告訴大家:「十優狀元是努力溫習的肯定,只是人生階段小小的成就。在職場很少人在乎你是否十優狀元,大家都是看你的工作能力、領導能力和溝通能力。」Aleck寄語新一代的公開試考生:「不要因為他人而決定自己的前途,認清自己想做的事,才能找到人生意義。」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