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CitizenNews
眾聞

胡佳:自由曉波後 我們開始自由劉霞


 

 

胡佳說:「自由曉波落幕,下一步我們開始自由劉霞。」網上圖片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昨日病逝,遺下《零八憲章》中的憲政民主夢,以及未知能否逃出監控的妻子劉霞。劉曉波夫婦的好友、內地維權人士胡佳接受《眾新聞》訪問時痛批,劉曉波去世顯然是內地當局的「政治謀殺」,並憂慮當局繼續監控劉霞、防止她散佈劉曉波的遺願。

「自由曉波」落幕,胡佳說,下一步「我們開始自由劉霞。」

外界關注劉霞目前情況,中新社報道今天指,「劉霞是中國公民,中國有關部門會依法保護她的合法權利」。報稱又聲稱,「劉霞現在是自由的,但她剛剛失去親人,正在悲傷中,盡量讓劉霞在劉曉波後事處理期間不受干擾,是家屬的希望,也是人之常情。」又指「劉曉波保外就醫期間,劉霞一直在瀋陽,依其本人意願隨時到病房陪護、探視。」

劉霞去年失去父親,今年失去母親,不足24小時前失去摯愛的丈夫劉曉波。胡佳接受訪問時形容,「在世界上,恐怕劉霞是此時此刻最痛苦的人」。劉霞多年來遭軟禁、劉霞弟弟劉暉判刑11年後獲保外就醫,胡佳說,劉霞一直以來精神和身體狀態都很糟糕,一直徘徊在崩潰的邊緣。雖然近日在等同牢獄的醫院得以照顧劉曉波,但胡佳慨嘆:「看著曉波一天天衰落下去、一天天遭受痛苦,她肯定有極大的心理創傷。」

胡佳表示,相信劉曉波託付心願和想法給劉霞,「顯然當局是不願意劉曉波生命中最後的囑託、最後的話語流向世界、流向中國社會的,所以他們繼續嚴控劉霞,甚至可能不讓她到劉曉波以前的居所。」他憶述2012年與多名朋友曾經闖進劉霞居所,其後劉霞弟弟劉暉被判刑,胡佳說現在更要去探訪劉霞,完成劉曉波的遺願。

胡佳表示,在過去一個星期美國及德國專家實地會診後,他們一班好友得到劉曉波直接委託、表達他要到德國美國治療的意願。他稱,兩國醫療專機已經準備好了,「尤其是美國方面,相關旅行整件全都完備」,兩國外交部和駐華機構一直協調,外界所知的工夫更可能冰山一角:「直至劉曉波(昨日)去世那個時段,仍然有西方國家,包括美國德國與中方進行外交斡旋」。他不評估劉曉波能到外國就醫有多接近,但慨嘆「沒法去推斷共產法西斯他們的做法,因為我們想到最壞的結果,他們總是會用更壞的結果,讓我們瞠目結舌。」

自言樂觀的胡佳說,現在劉霞出國機會比過去多,因為過去劉霞受制劉曉波,等於判了7年家獄。「就因為她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妻子,其實她本人是與世無爭的,想過得快快樂樂、有家有愛、有藝術,這就夠了,她就是這樣一個女人,不去想曉波的遠大目標:改變中國、確立民主和自由。」他相信,美國及德國會繼續斡旋爭取讓劉霞及劉暉到外國,促請中國基於基本人道,「讓劉霞前往自由、沒有恐懼的地方。」

劉曉波過世,胡佳狠批「顯然是一場政治謀殺」,因為當局承認劉曉波2012年在獄中開始腫瘤篩查、4月進行全面體檢,卻在6月才查出肝癌晚期。本身也有乙型肝炎的胡佳指出,如果用CT等檢測,完全可以發現腫瘤,「因為腫瘤不是一天兩天造成,而是一年兩年,可以體檢。」他形容,所謂突然發現腫瘤是「不合乎邏輯」。

至於劉曉波對中國的影響,胡佳將劉曉波比作中國的甘地。他提及劉曉波六四時砸爛槍枝、勸告學生離開天安門廣場避免遇害,「心性上來說是厭惡暴力、厭惡戰爭的,把他稱為中國的甘地,也是可以的。」他認為,劉曉波留下和平主義的理念,凸顯劉曉波有份起草的《零八憲章》,由百姓中開始樹立公民權利的概念。

被問及會否因事件對中國民主進程悲觀,胡佳提高聲調說:「悲觀是沒有任何意義的,絕望簡直就是自殺,所以這對我而言,只留下一個選項,就是中國民主化是樂觀的。」 

港大法律學院前教授戴大為(Michael Davis)接受《眾新聞》訪問時直言,中國在國家主席習近平統治下,看不到樂觀理由會邁向民主化。他比喻習近平好比美國總統特朗普,根本無視外界意見,兩人之別只是特朗普凡事「衝口而出」而已。

他也表示,劉曉波病情嚴重,但中共一直拒絕讓他離開,「正是因為怕劉曉波(自由後)可能說的話,同樣情況可能出現在劉霞身上」。

胡佳認為,當局不願意劉曉波生命中最後的囑託、最後的話語流向世界、流向中國社會,所以他們繼續嚴控劉霞,呼籲國際關注。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